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31章 上床

    陳浮生已經吐到全身乏力,突然有人走過來輕輕敲打他的后背,陳浮生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轉身,繼續扶著墻干嘔,沒有人能悄無聲息突破周小雀的防備,只有自己人才能被周小雀方形,敢這么做的除了袁淳就只有周驚蟄,因為怕被戚霞和雙胞胎姐妹的骚擾的周驚蟄辛酸道:“你天天這么喝,連命都不要了?”

    “喝完就吐出去不太傷身。”陳浮生終于緩過勁,在周驚蟄攙扶下走到離嘔吐地點一段距離的墻角跟坐下,掏出那包壓皺了的煙,顫抖著點燃一根煙已經兩腿麻,她最后還是把圍巾墊在地上,坐在陳浮生身邊,靠著墻,也抽起煙,孤男寡女,卻誰都沒往情y方面动歪腦筋。

    “你就是喝水也傷身,亂七八糟的酒混在一起,把你的胃胡攪一通,吐出去就真沒事了?”素來哎干凈的周驚蟄靠著墻抽著煙,冷風拂面,她甚至不敢去看那張底子蒼白喝酒后就如紅臉關公格外眼紅的清瘦臉龐。

    “人生最長不過百年,誰能真的大醉三萬六千五百場?能醉一場是一場。這話時一個老酒鬼說的,仔細回想一下,跟你認識后,都沒能表現出太多霸氣的場面,不是被喬少亂刀圍殺,就是被龔紅泉設計,那時候我還野心勃勃說要保養你做金絲雀,現在回頭再看,怎么都像笑話,善意的笑話。”陳浮生微笑道,她不允許酒精麻醉自己太多,轉頭近距離凝視著身邊的大美女,也許就是醉醺醺狀態下看女人會倍加妖媚,她伸出手,周驚蟄沒有躲避,眼神清澈,而陳浮生也不是要輕薄這位花旦妝容無人能敵的女人,只是輕輕將她手里的煙扣去,自己抽了一口,道:“喝酒傷身,抽煙不一樣百害而無一利,尤其是女人,男人抽煙還能越抽越滄桑,你們女人何苦來哉。”

    周驚蟄沒有解釋,陳浮生等抽完一口,又從他手里拿回去,抽了一口。

    一根煙就這樣被一口一嘴瓜分。

    最后熄滅的煙頭留在陳浮生手里,輕輕一拋,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

    “不知道是哪本雜志上看到一個論點,說在生活這本大部頭辭海里,信奉婚姻是事業跳板的女人一抓一大把,花點心思找到一個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婦以夫貴,自然而然身價百倍,而爱比性還不重要,是件無關紧要的東西,有了更好,沒有也不至于斃命。”

    周驚蟄感慨道,“我覺得不全錯,但也不全對,就像我自己,我庸俗、勢力、世故,當然是那種女人其中一員,唯一不同的就是我運氣好,長了一張不錯的臉蛋,也成功了。現在有錢的男人多精明啊,女人個個是狐貍精,男人也不傻,簡直就是猴精里的猴王,斗來斗去,吃虧的還是女人多。陳浮生,你就是這種男人的典型,哪個精明的女人能從你身上掏出錢占大便宜?能走近你的,都是聰明甚至是智慧的女人了。

    陳浮生揉了揉太阳**,不敢再抽煙,腹中反胃,惡心得厲害,自嘲地頭疼道:“我現在頭有點暈乎,不太理解你想說什么,是在是因為不擅長感性,對這一類思維都不太能抓住主要矛盾,所以語文作文最高就是班級平均線水準,美女見諒一個。”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

    周驚蟄使勁搖了搖頭,突然定住陳浮生,放聲笑道:“那就干脆直白的說,你現在想不想跟我上床?”

    “想。”

    陳浮生毫不猶豫道,毫無征兆地朝周驚蟄做了哥特并不阳光燦爛的鬼臉,仿佛回光返照,精神了些許,“不過你不答應,我也不答應。其實這個問題如果我們兩個都酩酊大醉了,醉生夢死了,你再問,我肯定用實際行动問答你,絕不拖泥帶水。

    “如果還是孩子多好。”周驚蟄感傷道,歪著腦袋,兩根手指把玩一枚耳環。

    “還是賊單純的孩子,以為牽牽手就會生孩子的那種,是嗎?”陳浮生笑道。

    “當然不是。”周驚蟄搖搖頭道,似乎不想多說,站起身,不打算再要那塊圍巾,道:“回去吧,別虎頭蛇尾,你那個叫黄養神的手下還等著你最后一錘定音,好好一個開頭別浪費了,對你來說一個張雨荷不算什么,可對黄養神來說就是一輩子的規劃。”

    “有道理。”

    陳浮生掙扎起身,周驚蟄幫了一把,陳浮生在兩人身体接觸的時候壓低聲音道:“還有機會嗎?”

    “什么?”周驚蟄納悶道。

    “上床啊。”陳浮生理所當然道。

    “你敢?你的奧迪,還是我的奔驰?你由膽量咱們就去,戰決。”周驚蟄媚眼如絲道,一臉挑釁。

    “等我會酒吧吃點東西補充一下体力行不行?咱們不玩閃電戰,玩持久戰。”陳浮生厚顏無恥道,手輕輕搂住周驚蟄的小蠻腰,手感美妙。

    周驚蟄只是輕輕一扭身,便掙脱的陳浮生并不蠻橫的糾缠,頭也不回道:“你啊你就別跟我裝大色狼了,就你那點斤兩我會不清楚?你這輩子都做不來**女人感情的情圣,乖乖做你的模范丈夫吧!”

    “我可跟著你上車嘍。”陳浮生嚷道。

    周驚蟄轉身媚笑著朝陳浮生豎起一根中指。

    陳浮生站在遠处,哈哈大笑。

    周小雀站在他身后,也忍不住輕聲道:“不上?”

    陳浮生撇撇嘴道:“你真以為她肯讓我這么輕易征服了?我多少斤兩她一清二楚,她有多少道行我也心里有數,在沒有完全擊潰她底線之前淪為她的裙下之臣,我的家庭是要完蛋的。你以為她肯心甘情愿做金屋藏嬌的金絲雀?要是肯,她早就跟柴进之號上了,女人蛇吞象起來時可怕的。

    周小雀試探性問道:“你是不是不能完全控制的棋子,就不會輕易去挪动?”

    陳浮生轉身走向密碼酒吧,苦笑道:“沒你說得那么多大道理。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不想‘闖紅燈’,這個狡猾的狐貍精,實在是太狡詐了,你能想象一個男人興致勃勃扒下一個漂亮女人的裤子卻現她正好是那個啥嗎?”

    周小雀翻白眼道:“你們真般配,一對狗男女。”

    陳浮生揉了揉下巴道:“抽空可以練習一下J夫y婦劍,一定天下第一。

    (12號和13號兩天更新,會比較癲狂。原諒我今天的萎靡吧,實在是沒狀態。)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吉林快3玩法介绍
云南11选5开奖号 炒股课程视频百度云盘 历届西甲冠军 炒股入门书籍推荐 山东十一选五历史开 香港赛马派彩和赛果 茅台五粮液股票行情 股票分析师培训 股票配资论坛365 钱龙股票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