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26章 胭脂虎

    陈浮生火赶到石青峰,魏端公元?#29616;?#31532;一个像陈浮生投诚的王储一脸小心翼翼在会所门口候着,两尊等人高的彩塑桃木们神雕像衬托得他比较滑稽,陈浮生下车后问道:她到了?

    刚到没多久,在喝茶,没你话,我们哪敢对这位观音菩萨指手画脚,对了,我们石青峰请来的摄影师?#24425;?#20010;脾气很倔的种,我总不好方便跟他说他等下伺候的是杀人如麻的上海竹叶青指不定人?#19968;?#24403;我在说冷笑话.两头都不容易讨好的王储干脆把包袱丢给陈浮生,反正这个天马行空的策划?#24425;?#20182;一力主张,否则以王储的性格胆识是能离竹叶青十米绝不九米.

    你忙你的,按照成元芳给你的计划书走,有问题第一时间找我商谈.陈浮生也不为难王储,走进石青峰会所大门,一个长飘飘的中年男人在摆弄他的宝贝照相机,因为陈浮生事先盯住过王储摄影方面不能带助手,也不能弄出大阵势,只准一个人一台照相机.

    那很有文艺气息的男人聚精会神坐在椅子上,?#36824;?#25830;拭相继,有事一个走火入魔的?#19968;?就跟陈庆之玩刀枪一摸一样,陷进去就出不来,不过陈浮生实在是不能接受这类文艺货色,不是愤世嫉俗就是酸皱强调,他自己也觉得他就是一个剃平头穿廉价衣服,?#19981;?#36466;在树桩上胜过坑上吃饭的小百姓,跟这类文化人出起来没有共同语言,自惭?#39759;?#23681;啊.

    到天元阁,竹叶青没有喝茶,桌?#25103;?#30528;陈浮生记忆犹新的碧绿酒壶,见到陈浮生,她给他也到了一杯酒,陈浮生坐下后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辛辣,绝对的辛辣,谈不上香醇,陈浮生原本以为是什么牌子的上等老酒,陈浮生对红酒和茶水没有研究,不过?#22253;?#37202;还算熟悉,这杯酒不重口留香的余味,否则都吞不下去,陈浮生断定这酒绝对卖的不贵,不过很符合当年老酒鬼的胃口,大雪天刮烟炮的日子喝上几口绝对暖心.

    竹叶青笑道:能适应?

    陈浮生一杯喝尽,一抹嘴递出杯子酣畅道:再来一杯

    不给了,每次出门我就带这么一壶.竹叶青摇头道.

    什么时候去重庆?陈浮生可不敢和她随意调侃玩笑,也就把话题转移到正事.

    出石青峰就直接去机场.竹叶青稍显慵懒地靠着檀木椅子,如果光头蒙冲这些熟悉她的人就知道她包括上海在内的全国11处房产,没有一个地方的椅子能让人舒舒服服靠着的,每一条椅子靠背要么中间镂空要么雕刻成凹凸不平的八仙过海图,竹叶青于细微处苛求自己的令人指程度可见一斑.

    能不能一起吃顿晚饭?老鸳鸯,肯定有符合你口味的菜.陈浮生尴尬道.

    竹叶青斜眼瞥了一下陈浮生,没有说话,轻轻摇晃着酒壶.

    无锡有个王京泉据说认识你,他刚好来南京跟我场子有点摩擦,这不才刚解决,就想您老人家能够赏个脸.陈浮生笑道.

    没兴趣.竹叶青一口回绝.

    ?#21183;?#22992;姐.陈浮生悲痛欲绝道.

    别恶心我.

    竹叶青没好脸色道,稍稍换了个姿势,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凝视着又开始大路走不通就琢磨着走歪门邪道的陈浮生,玩味道:你就不怕比尔耳机?#30340;?#21507;软饭?吃媳妇的还不够,现在再来吃我竹叶青的软饭?

    陈浮生坐正身体,笑道:这有什么怕不怕的,真是吃软饭,那天底下也就我陈浮生能同时吃媳妇曹蒹葭跟上海竹叶青的软饭,别人要说们尽管红眼病吃他们的酸葡萄,咱鸟都不鸟,一群给你提鞋都不配的?#21916;?比我这种乡巴佬都不如,还有资格戳老子脊梁骨?那得?#20154;?#20204;跟老子一样连吃饭拉屎睡觉都想怎么吃苦打拼,才?#24515;?#24213;气!

    竹叶青不知为?#20301;?#26159;给陈浮生倒了第二杯酒,倒酒的时候让人看不清表情,轻声道:知道当初在上海赵鲲鹏雇的人是谁的手下吗?

    陈浮生身体一震,接过酒杯,没有说话.

    对,是我.

    竹叶青也坐直了身子,微笑道:因为我想与其让别人把你整死,还不如亲生把你的脊梁骨给折弯了.

    为什么?陈浮生苦笑道.

    不好说.

    竹叶青自?#20439;?#21917;了一口,陷入?#20102;??#36335;?#22312;自言自语,你当初第一次在孙老头房子里跟我见的面,我也跟你说过我是去拿一本日记.我跟你一样,你是从小被你娘养大,在张家寨吃尽白眼,我则是跟着我爸在大江南北流传闯荡,算不上坎坷磨难,也就是在你上山猎杀野猪山跳的时候,我已经开始适应杀人,别用那种?#21019;?#24618;物的直勾勾眼神看我,小心我挖你眼睛,第一次蒙虫出手被你躲过去是你?#20197;?这一次如果我动手你觉得有几分胜算?

    陈浮生正襟危坐道:我?#24425;?#20154;,不是神仙不是妖怪,不过普通人肯定算不?#25103;?#21017;太矫情做作了,不过我一直觉得?#35805;?#20154;当人,?#35805;?#33258;己当人,才能获?#20204;崴赏?#24555;.你呗赵鲲鹏赶出上海,我本以为你这辈子就算完了,没想到你能在南京斗狗场活蹦乱跳地出现在我面前,而?#19968;?#25402;人摸狗样,我当时就好奇,是不是你遇到了贵人,答案是也不是,于是我让商甲午跟你玩,不过等我看到曹蒹葭大着肚子,我犹豫了,不是因为忌惮她背后的家族,只是她一句话打败了我15岁以后的全部人生.这世上最疼你的也许是你那个妖孽哥哥陈浮生,但最爱你确?#30340;?#20010;叫曹蒹葭的傻女人,你现在肯定不懂,等你爬到一个你以为可以与她家族平等对话的位置,你肯定还是不懂.她为什么付出,你也不懂,正因为你不懂,她才能开开心心等你,一个傻子去拼了命巴不得24小时都可以用来奋斗挣扎,一个傻乎乎去等自己男人从孩子长成孩子的父亲.

    陈浮生脑子一片混乱,他不太能跟?#29616;?#21494;青的思维,这?#20154;?#21069;不久跟高智商女性代表荞麦交谈都来得头疼.而竹叶青也不管陈浮生苦等下文,一口一口喝着酒,似乎不?#25954;?#24320;口,陈浮生要是?#24515;?#20010;降龙伏虎的本领说不定翻过她身体抽**,可陈浮生现在手里就是拿着枪支扛着炸药包都没胜算,只能任由她呆.

    她的确是个神经病.

    陈浮生只能这么解释,否则没有一个女人会点燃烟花然后漂?#20102;u一枪爆头.

    竹叶青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让陈浮生彻底无语的话,我承认我是疯子.

    恐怕那个不曾被人打败的彪?#20998;?#22269;器碰?#29616;?#21494;青,也只能华丽地落败,竹叶青一点一点解开马尾辫,柔声道:去观音堂等我,只能由你来拍照,一路上不能让谁见到我,否则我见一个杀一个.

    陈浮生半响没反应过来,因为此刻竹叶青的风情再次让他见识到了那位马尾辫美女在烟花下抗一把狙击的倾国倾城.

    终于回神,立即跑出去让王储把相关人员都驱散,当?#24187;?#24536;记那位问题哥?#21069;?#30456;机借给他耍耍,陈浮生曾经在山水华门连怎么修理热水器都辛勤研究过,当?#24187;灰怕?#25481;摄像,不精通,但也马马虎虎,后来也跟媳妇讨教过,他照相不?#19981;?#25293;摄自然景观,只对人物?#34892;?#36259;,而且只求能拍出神韵,这一点与媳妇不谋而合.

    石青峰观音堂.

    陈浮生站在门口目瞪口呆.

    脱掉外套的竹叶青白衣白裤,都是麻质,粗朴而自然,就如同一尊白衣观音.

    她走进观音堂,脱掉袜子,露出一双纤弱雪嫩玉足,双腿结合跏?#31859;?#20110;仰覆莲座之上.

    竹叶青二手虚心合掌,拇指小拇指各头相捻,余下六指微屈,如开敷莲花形.

    手腕上一根红?#21487;?

    另一只则挂有一串由一百零八颗檀木珠子串成的?#29260;?#24565;珠,安详垂下.

    观自在菩萨相何等?#25628;?

    只是她嘴上那抹红胭脂,却是惊心动魄,她不曾金刚怒目,却让人连亵渎之心都不敢生出.

    陈浮生目瞪口呆.

    她不不怒不羞不愤.

    陈浮生心中叹息.

    ?#38738;?

    竹叶青缓缓起身,陈浮生焦急道:能不能再拍一张?

    竹叶青重新坐下,两手左覆有仰,令?#35802;?#30528;.以右大指叉左小指,以左大指叉右小指.中间六指缚着手腕,如三股形.

    那一抹胭脂依旧震慑人心.

    ?#38738;?

    陈浮生怔怔捧着相机,竹叶青穿好鞋袜后,与他擦肩而过,淡淡道:我等你陪我一起跳黄浦江的那一天,在那一天之前,我永远都不会是你的最后一张?#30528;?这个世界,能救自己的,能成就自己的,也只有自己,救别人无法胜造七级浮屠,杀几个挡在路上的也绝对下不了十八层地狱.

    蛇蝎心肠竹叶青.

    原来是杀人如麻胭脂虎.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36739;?#38190;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吉林快3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