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20章 流年

    在北京一面面紅旗下長大的北京大少即便一路吃癟,最后還見到暗藏玄機的一幕,但他依然沒有亂咬人,不屑也不愿意在陳圓殊面前落了下乘,他這次南下只不過是奉旨相親,家里的兩位大長已經熬不住身邊同僚都抱上剁子剎女,到南京之前周国器對陳圓殊的了解只是一張照片一迭公式化資料,還有一個有關葉燕趙的傳奇故事,實在談不上走火入魔。:整理想當年那位皇親国戚嬌蠻公主被他捉奸在床,他也沒一個耳光把她扇下床或者把那膽大包天的兄弟揍成內出血,只是甩給他們一張卡,說是他家床小麻煩兩位去北京飯店開個房間滾大床,最后就如跟陳圓殊所說和平分手,誰也沒哭鬧上吊,現在周国器還會無聊了就跟名花有主的她曖昧短信,沒事就玩些無傷大雅的**挑逗,而她那位新晉的上門女婿也不敢有絲毫怨言,以周国器在北京城將近3o年跌容生涯積累出來的修為,見到陳浮生的“無心之舉”也只是一笑置之,陳圓殊若沒有一兩個拿得出臺面跟他爭的對手,還真對不起那位傳聞至今仍舊耿耿于懷的葉少。

    周国器沒有缠著兩人一起吃飯,而是微笑告辭,主动去找一群十之**都是攀附他家族關系搭上線的南京朋友,走之前不忘跟陳浮生握了一下,言語誠懇地邀請陳浮生去北京度假,說有機會明年夏天可以一起去承德避暑山莊,陳浮生也順著桿子與他交換了名片,他自然還是那個青禾集團人力部副經理的身份,等周国器坐高爾夫球車遠去,陳浮生低頭瞥了瞥那張制作精良的名片,納悶道:“中国青年政治學院!

    姐,這是什么政丨府部門?”

    陳圓殊笑道:“那就是中央團校。周国器是根正苗紅的共青團系少壯派骨干成員,用我爸的話說周国器在青年干部梯隊中還是份量很重的。不過現在身在局中的人不太喜歡被人直白提起烙印在他們身上的這一層色彩”我看他權力欲也不是特別旺盛。也不好說他以后能走到哪個高度,官場升遷沉浮誰都料不準,北京實在太大了,臥虎藏龙,周国器家庭在北京也不算核心圈,所以比較低調,也比較隨和姐,說實話這男人不挺有風度,进退得當,不驕不躁,你怎么就看不上眼,我感覺南京我見到的那批**當中也就吳煌有這水準,能城府到讓人覺著沒有城府,真不容易,這才3o歲,又不是你我兩家老爺子那種歲數。”陳浮生由衷感嘆道,眼睛一直盯著身旁周国器一走就如獲大赦的陳圓殊,她還是那個在山水華門讓陳浮生摸不清丨真實年齡的市花級美女,不過現在他卻不再是那個開了電瓶車在小區里晃荡等餡餅砸到頭頂的小青年。

    “那你的意思是門當戶對,我就得嫁了?”陳圓殊苦悶道,撇下兩名球童與陳浮生走在鐘山高爾夫的寬廣草坪上,沒有例如西餐廳狹窄空間的逼及和壓迫,加上暫時成功擺脱周国器,她心情本來已經舒暢許多”可陳浮生哪壺不開提哪壺”一下子就采氣。

    “姐,歲月不饒人哪。”陳浮生卻貌似沒有察覺出陳圓殊嘴里的憤懣”抬頭望著天空,閑庭信步,眼角余光始終沒有錯過她一點神情變化,自顧自道:“你也老夫不小了,現在不流行一個稱呼叫剩女,你可悠著點,很多時候過了這村就沒了那店,有的賊有人生哲理,生活尤其婚姻就跟行走于沒有回頭路的麥田一樣,不能奢望最后一株麥穩是最飽滿最適合自己的,你看這個周国器相貌堂堂,雖說不是吳煌家庭那樣土皇帝,可也不差多少啊,畢竟是天子腳下,大官多,人家能冒頭即便擠不进核心層也可以理解嘛,看架勢也是家里出過省部級的牛人,更多章節請上自动識別指不定還不止一個,吐口唾沫都能把我淹死,你看他不也沒朝我吐口水?這就說明周国器同志是一名黨性坚定有素質有道德的好男人,這樣的女婿送上門陳老爺子能不收下?姐,你就湊合用吧。

    本來陳圓殊已經準備勃然大怒,在陳浮生面前做一回河東獅吼的母老虎,聽到“剩女”的時候就開始瀕臨崩潰和憤怒邊緣,聽到麥穗那一說法更是悲從中來,泛起一股無法言說的凝重苦澀,咬著嘴唇正要飆,抬頭卻看到一張促狹的溫暖臉龐,然后就聽到他含沙射影地調侃周国器,臉色立即阴轉晴,可那股悲傷卻依著慣性蔓延開來,仿佛找到一個宣泄口,紅著眼睛湿润著眼眶伸手擰住陳浮生耳朵,哽咽道:“好啊,你翅膀硬了,敢拿姐的終生大事開涮了?”姐姐,母老虎誰敢要你?再擰我可反擊了。陳浮生歪著腦袋抗爭道。

    陳圓殊狠狠一擰,像個孩子賭氣一般。

    陳浮生順水推舟握住陳圓殊那只擰得他生疼的纖手,卻沒有阻止她繼續蹂躪他的耳朵,反正只求一個·僵持。

    這家伙打的鬼算盤再精明不過,你擰好了,我摸著補償回來,俺耳朵粗糙,您小手玉润,怎么看都是天大的便宜。

    陳圓殊起初羞憤惱怒只顧著享受手指傳來“糟蹋”陳浮生耳朵的快感,卻突然察覺到根本不是那回事,也沒見他喊疼,更沒見他阻止,只是趁機握住她的手,用手心和拇指肚不停摩挲,陳圓殊終于現那張一臉陶醉的混蛋臉龐,就跟一個偷著了葷腥的貓,而且還是很賤的那種,陳圓殊臉皮不及這廝十分之一,立即缩手,所幸他并沒有得寸进尺握著不放。

    一氣之下陳圓殊也不顧不得連爱情創傷后都沒放棄的優雅,伸出腳狠狠踢了陳浮生一下,見陳浮生裝模作樣一副痛徹心扉的樣子,雖然知道是演戲,陳圓殊還心疼和后悔,不過想到他有越過雷池嚴重嫌疑的“調戲”,陳圓殊實在是氣不打一处來,她興許自己都沒有察覺到她那雙令人垂誕的手在輕輕顫抖,不知道是氣憤,還是一種潛藏在心底犯忌后的興奮。

    但就像陳浮生把一顆高爾夫球拋擲到湖泊,湖面很快歸于平靜。

    一顆石子丟下心湖,偶爾荡起波瀾,也一樣會安詳下去,沒辦法一下子就興風作浪。

    與周国器暗戰一番后的陳浮生收斂起輕浮,揮舞著球桿適應姿勢,他對那些很考驗力道精準度的体力游戲都很鐘情,張家寨里的扎枪和弓獵,到后來有事沒事就玩射擊,高爾夫雖然不如前幾者讓他癡迷,但畢竟將采談生意拉關系都有可能用上,他很樂意做到周国器那樣自信而強大,與人作戰,只要不死陳浮生就大無畏,他今天身上的儲備本就是博眾家之長,拜師不夠就偷師,自力更生才能豐衣足食,哪個·在黑土地上刨出飯溫飽的農民不懂那大道理?陳浮生笑道:“說正經的,這么一鬧周国器肯定要杳我底細,到時候知道我的真實身份后,以他的城府或者說修養,一定不會放棄對你的追求,換位思考一下,我就是一個對他構不成威脅的龙套,姐你當初也真是病急亂投醫,他是準備跟你打持久戰的男人,怎么可能我們演一場戲就知難而退,估計以后少不了我出馬。哈哈,好壹23中文網這也間接說明我在姐心中地位根本就是不可撼动啊,本年度南京十佳青年非我莫屬了。”,陳圓殊微微一笑,挑了一处樹蔭坐下,雙手環膝曲著身子,不理睬身旁陳浮生略微肆無忌憚的欣賞眼神,柔聲道:“放心吧,他在南京呆不久,后天他就要參加中央團校青干培訓班,要不是這樣,我也不會找你演戲,姐實在是不希望跟別的南京男人牽扯上關系。”

    “姐你這么一說,我才記起過兩天也要參加黨校培訓。”陳浮生感嘆道,省委黨校,想想都要比第一次踏进上海復旦大學更加充滿神圣感,不過聯想到人家周公子是中央團校里的骨干,自己卻最多只是省委黨校勉強趕上末班車鍍一次金的匆匆過客,這差距著實大了點。

    轉頭望著弓起身子坐在樹蔭中的姐姐,陳浮生忍不住笑了,自言自語道:“咱還真是一坨不是鮮花就不讓插的牛糞啊,就是牛糞,也這么霸氣,怪不得能讓京城大少都退避了。…,陳圓殊點頭歡快笑道:“對,你就是一坨牛糞,姐還是那朵年輕青春的小紅花。”

    “姐,那你來插丨我吧,我可是一坨很有營養的牛糞,鮮花都能得到滋润,越來越嬌艷,今年19明年,8哦。…陳浮生厚顏無恥道。

    俏臉微紅的陳圓殊一頓软綿綿的拳打腳踢,卻再不敢擰陳浮生耳朵。

    沒有還手的陳浮生收回視線,躺在地上,望著透過樹葉灑落下來的細碎阳光,許久,閉上眼睛輕聲道:“姐,只要你不怕等,不找到比我優秀數倍的男人,我是不會把你交出來的。”

    陳圓殊轉頭凝視著那張認真而偏執的臉龐,伸出手,輕柔覆蓋在他眼睛上。

    誰拿誰的流年,亂了浮生?

    (第二章凌晨)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吉林快3玩法介绍
排列和值走势图 山东麻将玩法规则 如何网络玩刮刮彩赚钱 麻将游戏下载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 波克棋牌下载新版 中国竟彩单场推荐 香港麻将规则 遗漏广西快乐10分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