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4卷 那一束狗尾巴草 第19章 斗法

    爬寡婦墻蹲黄花閨女都極其講究踩點望風,既要繞過惡犬,又要瞄準目標活动作息,這就叫做不打無準備之仗,所以陳浮生不需要去鉆研大道理,不需要背誦孫子兵法上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他一樣可以憑借刁民特有的人生經驗在大城市里完成磨合之后逐漸游刃有余.后來陳浮生在商業領域也算初步自學成才,得出一個很沮喪的結果喲,讓經濟學家賣白菜未必比菜市場大妈生意好.

    讓黄養神開車,獒老鼠坐在副駕駛上拉一曲不知名的二胡,陳浮生翻閱一份周国器資料,并不詳細,是陳圓殊上次在老鴛鴦跟他談妥后送來的東西,陳浮生伸出夹煙的手到窗外彈了彈煙灰,喃喃自語道:這鳥人深不可測啊,皇城腳下爬出來的犢子就是要沾點城府.要么是惡貫滿盈的大惡人,要么就真是善良到讓人自慚型禾歲的大好人,挺守身如玉,跟我有的一拼嘛.能跟大奸似忠的男人過日子也不挺好,強強聯姻,兩個家庭都能獲益,大不了就要一個婚姻的名號,日子還是各過各的.要是純粹好人,就要安分守己安靜日子唄,與世無爭衣食無憂,多讓人羨慕.

    要是焦急等待陳浮生救人于危難的陳圓殊聽到這番話,一定會大雷霆讓陳浮生吃不了兜著走.

    在索菲特西餐廳終于等到電話的她忍住內心激动,慢慢接起電話表露出適當的驚訝,盡量優雅而平靜道:你也在鐘山高爾夫?我在西餐廳這邊,需要我去接你嗎?那你過來吧,我和一個北京朋友在和咖啡,正說要出去走走,好,那我們等你.

    有朋友過來?周国器好奇問道,眉毛不宜擦覺地習慣性跳了一下,需要我回避一下嗎?

    不需要.陳圓殊搖頭道,雀躍之余,難以壓抑內心深处的紧張和擔憂,突然開始后悔怎么就一時沖动把陳浮生拖进這個恐怕是深不見底的漩渦.

    如果雙方爭鋒能夠持平,達到一個巧妙的平衡,那三方都能接受,但剩下兩種可能性一旦生,陳摶書都怕會給那個弟弟帶來后顧之憂,輸了擊,周国器不是潘央,既然會當著女人的面把鉆戒丟进黄浦江,也肯定不是表面上沒有半點火氣的泥菩薩,萬一窮追不舍一心痛打落水狗,咋辦?贏了,南下南京的周国器會善罷甘休?會不會將怨恨悉數轉移到陳浮生身上?

    陳圓殊低頭望著手中那杯已經被她翻來覆去很多遍的雜志,心神不寧.

    再智慧的女人,牽扯到自己找事在乎的男性,似乎都會難免關心則亂.

    小舒.

    一個熟悉的聲音.

    小舒?

    陳圓殊愣了一下,正琢磨是不是應該把陳浮生排除出那個有點小幼稚大荒唐的演戲.就聽到一個相當陌生的稱呼.

    陳圓殊猛然抬頭,看到一張原本應該已經很深刻但現在有點模糊的臉龐,還是那個家伙,不過一臉不太城府也不與他一貫作風搭調的醋味,醋味?陳圓殊心中立馬與無聲处起驚雷,迅回神,敢情這家伙已經进入狀態,再拒絕暗示已經來不及了,陳圓殊趕紧亡羊補牢地擠出一個笑臉,與這名不之客相处笑容都自內心,所以并不刻板生疏,道:浮生你到了?我剛才在看雜志,沒留意呢.

    這位是?擦覺到一絲詭異的周国器臨危不亂,笑容平淡,周家国旗怎么說也是被一線女明星和央視女主播同事爭芳斗艷費盡心思追求過的社會主義有為青年,啥樣的豬跑沒親眼見過,想吃豬肉那就是女豬八戒照樣也削尖腦袋往他懷里撞.

    你是?實力派演員出身的陳浮生也挑了一下眉毛,不過這次他沒扮演那種目中無人的紈绔,畢竟那些水準的貨色拿不出手,只能給干姐姐陳圓殊掉身價,所以這位在張家寨身經百戰,喜歡把一人參軍,全家光榮滿臉嚴肅講解成團結力量,多生多育的好同志笑望向周国器,不落下風地反問.

    我叫周国器,北京人,來南京探望一下陳老爺子.周国器伸出手與陳浮生握了一下,不輕不重,雙方都是一握就松,沒誰吃飽了撑著要玩誰力氣大.因為是雙排座,禮節性握手之后周国器主动往里挪了挪,顯然是要給陳浮生讓出一個位置.

    我叫陳浮生,浮生的浮,浮生的生.哈哈,玩笑玩笑破浮生過半,半佛半神仙.

    一臉笑意的陳浮生最終卻是一**坐在陳圓殊身旁,而陳圓殊也順勢往里挪了挪,她沒敢太接近陳浮生,就演技而言,她的確無法跟爐火純青的周驚蟄娉美,不過這也不能怪陳圓殊,一頭獅子是不需要可以追求狐貍的狡猾的,周驚蟄只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女人,自然需要更多不能退步觸碰底線就聰明迂回的圓滑.

    周国器沒弄明白,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略微尷尬地提起咖啡杯,邊掩飾尷尬邊尋死其中的玄機門道.

    周公子,要不咱們打高爾夫去?陳浮生覺得這么大眼瞪小眼,以干姐姐的演技根本就撑不下去,遲早要穿幫,程福生還沒碰到她身体就僵硬得跟石塊一樣,臉上神情還算自然,可耳垂那一塊兒已經粉嫩紅透,雖說這是陳浮生長久仔細觀察才得出的結論,可保不齊這家伙慧眼如炬,一下子把謊言戳穿,到時候豈不成了天大笑話,陳浮生在張家寨可是江湖人稱黑龙江版馬龙蘭度,這個面子不能丟,再者,連干姐姐那雙傾国傾城的纖細玉手都還沒機會牽一下,這還像同舟共濟的姐弟嗎?

    好.周国器絲毫不懼戰,率先起身.

    你會打高爾夫?陳圓殊輕聲道.

    刷過幾桿.陳浮生貌似謙虛其實誠實道.

    陳圓殊無可奈何,只能認命,只奢望陳浮生能夠不要太蹩腳.在球童目送下當仁不讓地揮出第一桿,那姿勢叫一個英姿颯爽,揮桿優雅,神態自信,絕對是那種能夠把12歲以上5o歲一下女人(包括爱被爆菊的鳥毛)通殺的氣質,陳浮生素來欽佩和眼紅這一類男人.

    不過他的木桿同樣讓人大吃一驚,那種力道和幅度的精確拿捏,簡直就是讓人驚嘆,不敢說與職業選手相提并論,那也是業余選手中的把劍人物,周国器和陳圓殊以及球童都是半個行家,自然一眼就能翹楚深淺強弱.

    周国器頓時刮目相看,笑意玩味,陳圓殊更是悄悄張大嘴巴,她可知道身旁這個恨不得多出一顆腦袋和兩雙手腳的家伙絕對沒時間來鐘山高爾夫品味,靈光乍現,但幾個小圈子里都說他精于射箭,相當的饒勇,起碼她知道這個弟弟彩彈射擊幾乎變態的強悍.

    姐,厲害不?坐上高爾夫球車陳浮生朝身邊的陳圓殊眨了眨眼笑道.

    終于不用在周国器面前辛苦演戲的陳圓殊重重吐出一口氣,閉目養神,沒理睬陳浮生的自我吹捧,就算陳浮生愈戰愈勇不落下風,她也要率先敗下陣去.

    陳浮生懶洋洋靠在倚靠上,享受難得的悠閑,阳光燦爛的日子,天氣真好啊.

    周国器孤苦伶仃地坐在前面一輛高爾夫車內,形單影只,也不知道那位北京国戚有沒有覺得辛酸.

    周国器的木桿鐵桿和推桿水平都一樣犀利,這水平去給頂級高爾夫大師當球童興許都不差,不過他倒沒流露出什么自負,他仿佛離那些取得一點小勝利果實就在女孩子面前得意洋洋的青澀永遠地告別了,好像只是在心平氣和地和兩個朋友隨便打幾洞高爾夫,只求培養一下感情,不露出半點破綻,或許是真正处于無敵狀態?

    周国器一如既往牛叉,可陳浮生很快就露陷了,尤其是上了果嶺的推桿,完完塌糊涂,慘不忍睹,所以別說是老鷹球,連一個小鳥都沒抓到,偶爾一次才算保帕成功,可誰都瞧出那是運氣成分居多,周国器也不以為然,陳圓殊起初怕陳浮生惱羞成怒,后來見他一臉無所謂,臉皮厚度比草坪可出太多,陳圓殊也就放松陪著他胡鬧.

    一個優秀而漂亮的女人敢帶著一個邋遢寒磣的男人逛一座城市最好的商場,還能夠滿心歡喜,那可能就是真的喜歡那個男人了.

    可要說以此類推?

    陳圓殊不會承認的.

    所以她始終沒敢打破那層道德底線與陳浮生生任何親昵舉止,牽手都沒有.

    最后一洞,陳浮生竟然破天荒的抓鳥成功.

    周国器笑著鼓了鼓掌.

    豎起鐵桿,另一只手握紧拳頭,陳浮生顯然也十分激动,不知道是清補紫荊還是故意而為,他松開拳頭后樓了一下陳圓殊.

    恰巧陳圓殊背對著周国器,身体如遭雷擊,雙手輕抵突然襲擊的男人那胸口,一張打敗歲月的精致容顏霎時間通紅,妖艷如初春的一束桃花.

    兩個男人的嘴角同時勾起一個弧度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吉林快3玩法介绍
吉林时时彩走势图365 六人升级棋牌规则 急速赛车 福建时时彩 188竞彩足球比分首页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手机版 新疆十一选五综合走势图乐彩 安徽时时彩分析软件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100期 快乐12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