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17章 逝去的青春

    幼儿园的时候,老师手里的小红花就是天底下最珍贵的宝贝,小学的时候见到老师在菜市场买菜会觉得很震惊,初中的时候开始懂得质疑所谓园丁是不是果真春蚕到**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到了高中大多数人会由质疑转成淡漠,然后踏入大学这小社会,这其实就是最大的教育成果。

    陈浮生没上过幼儿园和学前班,字都是疯?#24598;賢方?#30340;”小学成绩一直不错,否则也进不去镇中学,他对大学一向很敬畏向往,那是建立在中学给他留下恶劣印象的基础之上,所以上海李员那小王?#35828;?#22312;学校拉山头打架斗殴拐美眉,陈浮生一直不反?#26657;?#19968;个小孩子如果在小学刻没了血**和灵气,实在不?#30097;?#26395;将来能在一个接一个的挫折面前破而后立,陈浮生跟着李江潮来到办公室前,望着一些个眼神好奇略带敬畏的少年少女,不乏夹杂有对李江潮的眼红,陈浮生心中一叹,以后自己的孩子一定要跟媳妇一起好好培养,教他做一个好人,聪明的好人,能让身边所有亲人幸福安康的聪明的好人。

    办公室很大,比陈浮生当年那所中学要明亮宽敞很多倍,想必这里头的老师也是不缺什么特级教师几级教师的吓人名衔,李江潮象征**敲敲门,喊了声杨老师,一个坐在窗口位?#38376;?#20445;温杯的男人笑着招招手,挺清秀一个年轻人,应?#20040;?#20107;教育上作没有几年,根据李江潮介绍这个教数学的班主任杨清口碑不错,因为他到底是留校察看还是记过处分不惜在会议上跟丁宏达展开争执,数学老师一般都逻辑清晰,一番据理力争把政务处主任批驳得下不了台,当中肯定有给自己班学生护犊子成分,也有将数学其实很拔尖的李江潮视作得意门生的私心。

    再者他其实是常务副校长程天杰一系成员,曾是程天杰学生,前者去年才由一所省重点中学的教务处二把手空降到这所学校,杨清自然而然在今年跟着鸡犬升天,程天杰与丁宏达处处争锋相对,杨清也不?#30097;?#26395;能脚踏两只船,还不如早早表态,争取早点坐?#30340;?#32423;长的位置,福利也能再上一个台阶。

    老师毕竟不是真的蜡烛,是园丁也得?#21592;?#20102;才有力气洒水灌溉去教书育人,归根到底也是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

    “你是李江潮家长吧?”杨清主动给陈浮生搬了一张空闲下来的椅子,他显?#28784;?#30475;到刚才楼下的排场,只不过一时半会儿还没能联想出是眼前年轻男人让教育部门兴师动众,大帮菩萨不辞辛苦来这座小庙。

    陈浮生没急着坐下去,而是跟任何一个见着老师都求着讨好着的家长一样赶紧掏出一包烟,递给杨清一根,杨清本来想要礼节**拒绝,可看到烟?#26657;?#30524;睛一亮,铁盒装的黄鹤楼1916,这可不容易尝到,就顺势接过来,陈浮生还是没坐下去,现在办公?#19968;?#26412;上已经坐满,十几个教师中男**占六成,陈浮生微弓着身子一根一根过去,满脸灿烂真诚笑容,哪里符合一个敢拒绝教育局副局长握手的跋扈衙内身份形象,一盒黄鹤楼很快就只剩下一根,陈浮生肉疼?#26377;?#30140;却不动声色地放回口袋,这才坐下去,?#25954;?#36947;:“杨老师,我们做家长的不常来学校跟你们勾当,是我们不对,还让江潮给你们和班级添麻?#24120;?#20197;后我们一定改正。

    哦对了,杨老师,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陈名浮生,是李江潮表哥,你喊我小陈就可以了。?#20445;?#24681;,跟我们保持联络总是好事情,我做班主任的也好第一时间跟你们沟通。”杨清很满意眼前年轻男人的态度,不像一些个家里条件优越就?#19981;?#26469;学校摆谱的家长,更不是那种动不动就拿权势给学校和老师施压的权贵,杨清骨子里还留有不少?#24418;?#30952;灭的文人气息,有一次班里一个在省移动公司做副经理学生家长?#31383;?#20844;室朝他咆哮,把他儿子早恋和中考垫底都归罪于学校教导过失,把杨清气得七窍生烟却无济于事,一样米养百样人,做老师久了就会现哭笑不得事情海了去。“杨老师,江潮这孩子要是接下来还不努力你就抽他,不打不成材。”陈浮生笑道。

    附近几个老师都被逗乐。

    “赵老师,你们几个都是江潮的任课老师,刚好小陈也在这里,都说说情况,透透底,我们也好一起把江潮的成绩拉上去。”杨清心里舒坦,本来以他的资历坐上高二班主任就不太服众,恰好。班的教师都资历深厚,这一直是杨清心里一根刺,现在出现一个跟他很?#21523;?#30340;家长陈浮生,杨清自然要借势一回,不过喊陈浮生“小陈”杨清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毕竟扯大旗也好狐假虎威也罢,眼前干净利落的平头男人都是跟教育厅大佬关系亲密的人物,说他执掌一校领导人生杀大权都不为过,自认做人坦荡的杨清固然不怵他,但也绝不敢心安理得地小陈来小陈去,人心隔肚皮,杨清最忌惮笑里藏刀的上位者。

    “理综没大问题,?#20197;?#23601;跟教生物的王老师和化学的蒋老师?#25945;?#36807;,江潮这孩子脑袋灵光,如果不是经常犯一些没必要的小错误,能有起码2o分拉升空间,再做一点难度题的针对**训练,大概可以加35分。”物理老师?#21592;?#21892;是一个秃顶中年男人,拿着那根黄鹤楼1916在玻璃桌上轻轻敲打,眼神和蔼,老师虽?#30340;?#20813;有这样那样的私心,可?#23637;?#24456;大部分都是尽心尽职,?#34453;?#26395;自己班里走出去的学生能够出人头地,他们?#25104;?#20063;有面?#21360;?br />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做老师的哪一个不曾怀揣着桃李满天下的纯真梦想,只是随着时间推移一些人灰心了一些人世故了而已。

    生物老师和化学老师都点点头,认可?#21592;?#21892;的论点。他们三个教理科的教师对李江潮并没有恶?#26657;?#19968;直把这孩子视作有脑子却?#19978;?#19981;肯用心的好苗?#21360;?br />
    “35分?如果按照上?#25991;?#25311;考理综成绩基础上再加35分这成绩都可以排进年段前十了啊。”杨清微微惊讶道。

    ?#21592;?#21892;笑着点头。

    “语文基础比?#23219;?#24369;,最关键是江潮的作文总是?#19981;?#20559;题,我说了几次他好像也没听进去。”李江潮的语文老师是年过五十的女人,也许是气质关系,并不显老,对于李江潮的固执她也实在是无可奈何,这学生对于语文和英语两门课程不重视是出了名,不是睡觉就是呆,她总不能打骂,也只能仍由李江潮吃老本应?#29322;?#35797;。

    陈浮生皱了皱眉头,李江潮立即表态道:?#20843;?#32769;师,我这个学期一定赶上去,保证认真听课。”老教师没有抱太大希望,但总算欣慰一些。

    “关老师没来?”杨清笑问道,只剩下最后?#24187;?#33521;语了。“小关去给江潮那个班上课去了,估计还不知道江潮在办公室。”老教师轻笑道。

    “江潮先去上课,好好努力,争取期末冲进前十”杨清挥挥手道,陈浮生暂时留在办公室,百感交集。

    六年中学生?#27169;?#20182;踏足教师办公室的次数屈指可数,像他这种高不成低不就毫无特长的学生要得到老师青睐,难如上青天,见到班主任会不由自主生出敬畏,碰到身子丰腴的美女老师会手心冒汗,更别提?#32423;?#36319;校领导擦肩而过都要忐忑一番。杨清很体贴地翻出一个烟灰缸,放在桌角上,陈浮生立即掏出烟,先给杨清点上,杨清边抽烟边说一些李江潮在学校里的表现,不过并不急于切入学校处分的正题,而陈浮生趁机在心里难得的狠狠感慨,想起高中时代的琐碎点滴?#27605;?#33509;隔世。

    他已经在高规格很上层的慈善拍卖会上出过大风头,本就只想骄傲给张家寨那小旮旯看的虚荣心也得到十分满足,以他最忌讳枪打出头鸟的**子若非感激李青乌感叹李红兵,若非从李江潮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怎么会特地?#36153;?#21381;长人情,让秘书高缘?#24576;?#25240;腾出这样的大阵仗,?#21155;?#20182;心底最深层的私心,是否有感伤某个女人蝴蝶飞不过沧海,是否有还给自己悲哀学生生涯一个耳光的报复心理,以他现在?#27465;?#22806;人自然不得而知。

    陈浮生离开办公室的时候都不曾提起处分一事,杨清?#35835;?#19968;下,很快想通,别说自己老师程天杰副校长,就连一把手胡锦夏也知道该怎么做,生活总是很骨感的,就像个能穿。号装的模特,人生总是很现实的,就像杨清抽完了只剩下烟灰缸里一个烟**的黄鹤楼洲6,自称“小陈,也处处以小陈自居的年轻男人走之前特地双手送出六张名片,每个任课老师一张,关老师那张由他转交,平头男人递名片的时候毕恭毕敬,而绝不是让杨清这帮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教书匠报给他电话号码,杨清感觉这个其?#30340;?#32426;跟他差不多的男人给他上了一课,感触良多。

    “小杨啊,这个叫陈浮生的年轻人不简单呐。”还舍不得抽黄鹤楼的?#21592;?#21892;**了**自己的?#21644;罰?#39047;为感?#23613;?#20182;以前都是喊杨清为杨老师,现在喊小杨,含义不言而喻,也许从今天起,杨清才将自己班级的任课老师真正拧成一股绳。

    “富人之所以有钱,可见还是有原因的。”杨清轻笑道,握着名片,感觉份?#32771;?#37325;。

    一屋子人情世故都无比娴熟了的老师皆是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陈浮生顺着走廊走过去,刻意让域养神和张奇航去楼下车里等着,班,2班,然后是最后一个重点班3班,他看到了最后排靠窗的李江潮,眼神坚毅,陈浮生知道他是与姐姐一样是艰辛的,但也是?#20197;?#30340;,起码?#20154;?#33258;己要?#20197;?#35768;多,李江潮努力一把,就可以考?#29616;?#28857;大学,甚至是排名前十的名牌学府。而当年那个在东北黑龙江不起眼乡镇中学的穷小子,就是伸长了脖子拼了小命也只能求温饱,挣扎在专科和本科之间,最后还是没逃出结局凄凉,灰溜溜回到张家寨,躲起来**?#19997;冢?#25447;劳一辈子的娘不怪他,把仅剩一丝希望全部放弃交给弟弟的傻大个连屁都没放一个,只是屁颠屁颠帮他弄了个篮球架,傻啦吧唧没半点怨言地看他打篮球,蹲在边?#20384;?#21621;傻笑,那么多年其中?#20102;幔?#38472;浮生对谁说去?

    都随风飘散了。

    陈浮生自嘲地笑了笑。

    陈浮生一点都不想嚣张跋扈给与他无争无害的人看,他只希望身边的人都能?#20154;?#24403;年更挺直腰杆。陈富贵说他冰天雪地里跳下额?#25293;?#27827;去捞张三千他娘的尸体,说他双手磨出血进山去下套子给村子得了肺痨身子腐烂的老八路挣饭吃,说他这个弟弟是好人,陈浮生不敢当,他只想守着自己微不足道的底线本分做人,不让小坟包里那个?#25293;?#30340;疯?#24598;?#37202;鬼睡得不?#24066;模?#19981;让娘投胎路上走得不踏实,现在,他还想让媳妇家里的人知道他们无比器重的继承人没选错男人,他一直觉得自己哪有太多值得称赞吹嘘的美德,都是瞎扯,他现在还怨当年没能看够张瘸子黄花闺女的出浴画面。

    陈浮生咧开嘴自言?#26434;?#31505;道:“帮亲不帮理的傻富贵,也就你瞅着我是好人,我要是好人,这世上就没有坏人了?#19969;!?br />
    陈浮生突然现整间教室都在看着自?#28023;?#35270;线一扫,才现原来教课的老师停下?#37096;?#30447;着他。

    教李江潮的英语老师叫关老师。

    关诗经?

    她咋?#30001;?#28023;跑南京来了?

    难道我就有那?#21019;?#39749;力,让她跟着私奔过来?陈浮生摇摇头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轻轻点点头,算是回应那位同样犹豫不决的美女关老师,这才确定陈浮生身份的老师先让学生?#35859;?#31185;书章节,走出来一脸讶异地睁大水灵眸子,西装笔挺,神清气爽,说不上跋扈,但?#26434;?#19968;股唯有成功人士才彰显出来的淡定气?#24076;?#36825;还是上海那个给调皮鬼李昆撑腰做坏事的年轻男人吗?

    “关老师,你怎么也跑南京来了?”陈浮生柔声笑道,不敢太声张,毕竟不熟,也不好意思在一大票学生面前跟一个教书育人的年轻美女老师过于套近乎。

    ?#25300;椅?#23130;夫调到南京上作,我就跟过来了。你是怎么回事只”关诗经微笑道,显然她也见识到陈浮生自习课下课期间的惊人表现,大眸子充满好奇,千万不要低估一个女**的八卦雄心。

    ?#25300;?#34920;弟李江潮恰好在你班上,我来学校了解一下有关他前不久留校察看处分的情况,关老师,我们真挺有缘分的,如果婚姻办在南京,能不能请我喝喜酒啊?”陈浮生笑道,说不上遗憾,99%的美女都得嫁作他人妇,然后为熟丨女控们提供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情和风景,例如李江潮身边那个一见到丝丨袜眼镜英语老师就被直接瞬秒的不纯洁牲口,现在正勾长脖子用斗鸡眼?#27807;?#20851;诗经的玲珑背影,估计他这一年没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20302;?#24847;*丨亵读这?#24187;?#22899;老师。

    “好的。”关诗经点点头,心中叹息一声。

    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可这才一年多吧?

    关诗经神情复杂地微笑着,不知怎么有些后悔提到未婚夫。

    “那你忙,?#19968;?#26377;点事情。”陈浮生接到一条短信,陈圆殊十万火急的“求?#21462;?#31435;即撤退,八成是跟?#26412;?#20844;子哥斗阵占了下风。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23548;?#36820;回目录)加入书签
吉林快3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