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94章 义气

    陈浮生在石青峰死人会所陪沦为进攻之鸟的成元芳一起吃晚饭,这段时间她一步都没有离开俱乐部,处境可怜,不过气色尚佳,不至于失魂落魄,会所负责人私底下告诉陈浮生这位黑寡妇饮食作息正常,就是去佛堂的次数也日渐频繁,陈浮生在饭桌上大致透露了些形式,也提起理店的遭遇和乔麦德部署,成元芳感慨道:疯女人不止我一个。

    你清不清楚那位乔家大小姐的底细?陈浮生皱眉道,混黑道不是砍?#25104;?#26432;就能够喝酒吃肉玩女人,太耗精力,得照?#35828;?#26041;方面面,白道上关系要经营大殿,几个同行业不容小觑,洗钱不能出纰漏,场子出麻烦就需要亲自出马欠人情,加上给交集场上的三教九流朋友办事做活,偶尔还需要跟一些个风水高人请教学问,最后还得培养一支信得过战斗力不俗的青年近卫军,陈浮生手下人马不少,但能办正式的就寥寥几个,一天也就24小时,陈浮生也就只有一颗脑袋一双手?#25945;?#33151;,他到南京才多久,一年多而已,他又是一个力求完美的偏执狂,想要绵绵聚到比登天还难。原本以为乔家有老爷子坐镇不敢有人冒头刺他一下,没料到还真窜出一个不声不响的乔麦,也算是侧面给陈浮生敲了一次警钟。

    “只听说过是个脑子很灵光的女人,南京数一数二的高材生。本人没有接触过,不清楚她的性格。”成元芳摇头道,她给陈浮生夹了一块菜,心中难免有愧疚,她清楚这个男人的根基,所以知道按照他的性子龚红泉这种级数的对手原本最早应该在两三年后才出现,做生意赚了陈浮生多少成元芳不会心慈手软,但把一个处于平步青云中的男人拖进漩?#26657;?#21487;能把命都搭上,成元芳再没有良心也会心有不忍,小声提醒:“我知道乔家出事情后一个女人自杀了,你往这条线索上花点时间查一查,我们女人的报复心量很奇怪的。”

    “好的。”陈浮生点头道,成元芳如小家碧玉的媳妇一般给他平?#35828;?#37202;,还真让他有点不适应,略微尴尬地安慰她:“我相信龚红泉?#37096;?#25353;耐不住性子了,打持久战只会对他没好处,毕竟?#20063;?#26159;地头蛇。”

    “查不到他的行踪吗?”成元芳忐忑问道。

    这一片江山是他步一步打杀拼搏出来的,陈浮生不想失去一尺一寸。

    “你比我更不容易,我是靠李雄銮这块踏板才有今天,借了他太多东风,所以至今不敢彻底决裂。你不一样,今天你离了某个人,都不会大波折。”进了石青峰就极少沾酒的成元芳突然倒了一杯白酒,香醇扑鼻,一饮而尽,继续倒了两杯也都是一口其喝光。连饮三杯,大杯,一杯少说也有一两半,说不尽的**,面不改色道:“敬你。”

    ?#29100;次?#20063;不需要这么多,需要?#19968;?#25964;吗?”陈浮生现在对喝酒实在是很头疼,?#36127;?#27599;天都要小喝三天一大喝,酒量马马虎虎,但他的酒品上佳,是那种被对方一激就奋不顾身的人,所以呕吐成了家常便饭,他现在身体不像早年那样弱,但也吃不消这?#21050;裕?#23219;妇和干姐姐陈圆殊加上黄丹青都劝他少喝,奈何一上酒桌就身不由己,陈浮生真怵了酒味。

    “不用。”

    成元芳体贴道。宛尔一笑。他也是酒精?#20339;?#21335;京圈子内号称两斤白酒不倒的酒桌高手。知道其中的苦处,一杯两杯是小饮,仪情健身,三杯四杯抛开嗜酒如命的人不说,就都跟愉悦没多大关系。一两斤下肚,就算全部是水也撑肚子,何况酒量往往后劲足,即便当时能死抗下,第二天也是头痛的半死不活,成元芳清楚陈浮生的酒量,国医更费解陈浮生怎么每一天都神采熠熠精神抖擞,跟天天吃了春丨药一般坚挺。

    “成姐,我想办一个南京富太太俱乐部,整合资源,你有没有意见?”陈浮生放下筷子,点燃一跟烟,酒足饭饱的抽烟最为舒坦,其中畅快不足为外人道,“我刚好有这家石青蜂,不想闲置着十天半个月才接待一两个大人物,太浪费。我手上也有几个经理候选人,王储负责大框架布置,王解放天生就是贵夫杀手,黄养神也?#21069;?#38754;玲珑的聪明人,加上袁淳,我想这个团队大致能应付一家俱乐部的运营,只是我没经验,具体落到这中性质的俱乐部,他门几个也都没跟没底,我想征询一下你的意思”

    你找我算找对菩萨找对庙了。成元芳笑道,正好我这段时间?#39057;没牛?#24110;你起草一份计划书。做富太太俱乐部最紧要的就是不能流俗,女人,尤其是成功人士背后的女性,多精明多算计,你不拿出真金白银的实惠,她们肯定来也匆匆去也匆?#25671;?#23447;旨,我帮你策划,过?#25945;?#20808;给你大纲。

    “越详细越好,我可以顺便当做教科书学习一下。”陈浮生心情大好,抽烟也越大口,吐出的烟圈愈浓重。

    成元芳微微一笑,继而心中叹息。

    现在尚且能够平起平坐,一年后,两年后?成元芳没来由惆怅伤感起来,只是那张保养极佳的精致脸庞没流露出丝毫,到了她这个年纪,?#30473;?#35782;的各色男人都见识过,尝过几种因人而异,但偶尔碰上一个动心到由于这样那样原因不能去占有的男人,肯定不会嚎啕大哭怨天尤人,但这种遗憾不?#21069;?#28023;誓山?#35828;?#20570;精神支柱的小女孩们能够理解。

    “以后要找女孩子出轨尝鲜,不如我?#31383;?#20320;挑,帮你省心省力。”半斤酒下肚,成元芳说了个脱口而出就觉不妥的荒唐提议。

    “成姐,你改行做老鸨了?我可还没做?#38754;?#23458;的准?#28014;!?#38472;浮生一愣,继而大笑。

    “老鸨老鸨的多难听,我这不是怕你被花花世界眯了眼,你老婆一看就知道骨子里清高,不看不起谁,但也很难看得起谁,这种女人注定不会?#19981;?#29609;情趣那一套,我看你也就现在老实,天底下没一个不沾荤偷嘴的猫,与其堵不如输,我把关,你老婆估计也放心,男人偶尔**出轨比精神背叛好多了。”成元芳自有她一套歪理。

    “再说再说。”陈浮生搪塞过去。

    成元芳夜没傻到戳穿,不拒绝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晚上7点,陈浮生到达在南京掀起一股吸金飓风的密码酒吧,密码已经火爆到8点左右就有将近7成的上座率,即使在工作日不预定也未必能在凌晨1点钟前拿到位置,足见密码这块?#20449;?#30340;号召力,虽说开业日的盈利百万不可能再被复制,但一段时间观察下来,成元芳和江亚楼这两位权威人士保守估计接下来一年内每天纯利润都可以保持在45万到55万之间,陈浮生最?#19981;?#29616;金,尤其是能用麻袋装的那种,所以如今每次靠近密码酒吧,他都贼幸福?#25238;?#20852;奋,就差没把酒高歌脱衣跳舞,?#25104;系?#26159;越来越冷静,定力修为这东西就得慢慢磨,一点一点?#22659;?#26469;。陈浮生总以为自己?#23545;?#27604;不上魏公公,其实在很多人眼?#26657;?#20182;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把逐渐与身份不符的奥迪a4停在酒吧外头,走入喧闹却不嘈杂的宽敞酒吧,袁淳和贾朋正在酒吧中央舞台附近?#33268;郟?#21488;上有五六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充满稚气,都在十来岁左右,陈浮生不知道这两个密码支柱人物今晚又会搞什么鬼,走过去问道:“怎么弄了?#21644;?#23376;军过来,酒?#26432;?#31455;乌烟瘴气,会不会出事情?”

    见是大老板陈浮生,贾朋拍胸脯保证道:“陈哥你放心,不给你添乱,也出不了岔子。我和袁淳虽然整天争?#24120;?#20294;有一点达成高度一致,那就是必须每个星期刺激一次顾客的神经,让他们爽到其他酒?#19978;?#21463;不到的东西。密码这么好的开局,谁来经营都不忍?#33041;?#22312;自己手上。”

    “他们都是我手把手培训出来的秘密武器。”

    袁淳神秘兮兮,转头望向那群在台上戏耍打闹的孩子,因为才7点种,酒吧只有寥寥无几的最铁杆顾客,袁淳也不怕泄露天机,拍拍手掌示意五六个孩子安静下来,象一个称职的幼教老师和蔼可亲道:“你们有没有信心打好晚上这一仗?”

    “?#26657; ?#23401;子们异口同声道,贾朋赶紧让人拿糖果给这群袁淳不知道从哪里请来的小祖宗。

    陈浮生认出他们都是开?#30340;?#22825;与钢琴男义气配合袁?#22659;?#21733;特摇滚的唱诗班孩子,也就不担心他?#20052;?#22330;。?#35328;?#28147;喊到一边,再?#30473;?#26379;去把保安副总管孙润农喊来,陈浮生叮嘱两人道“孩子的人身安全一定要注意,否则很容易受人诟病,现在网络这一块我这个人太落伍,搞不懂,但直到真出了漏子我就算让政丨府方面摆平,也会对密码造成不可挽回的损伤,小淳,孩子是你找来的,别让他们?#36951;埽?#28070;农你就专门负责这一项,出问题我不找别人,只找你。”

    孙润农使劲点头,现在他小日子充实的很,晚上在密码酒吧赚钱,白天变着花样追求忽视章玉梅,之一切都拜陈浮生所?#20572;?#20570;事干活自然卖命。袁淳解释道:“这些孩子都是教堂唱诗班的成?#20445;?#25105;当然会负责他们的安全。”

    “你信教?”陈浮生惊讶道,没料到袁淳还是个泡教堂的人。

    “信。”袁淳坚定道。

    那有?#27838;?#25105;去?#31169;?#22530;,见识以下。陈浮生微笑道。袁淳点头,有点小雀?#23613;?#20182;很期待把陈浮生传道成基督徒后的情景。晚点,陈浮生当时在二楼正和几个道上的朋友一起把酒言欢,那几个男人场子都带苏州无锡一带,在南京没有什么直接利益冲突,处起来轻?#23578;?#22810;。突然听到爆棚的笑声,陈浮生起身来到栏杆附近,哑然失笑。原来是袁淳亲自上阵的一曲暗哥特摇滚乐后轮到那群孩子上场,唱一脍炙人口的地道童声版ei11ryou,虽不如袁淳?#21069;惆?#31028;恢弘,但胜在突兀的神奇,试想一排老气横秋不失灵气的清一色孩子站在台上,造型可爱的演唱一旋律节奏都很适合酒吧的歌曲,那绝对是另一种异类的拉风我吸引眼球,整座酒吧顿时被这个充满创意的插曲引爆,气氛堪称激烈,不少顾客都要拿出手机来拍摄这一段精?#36866;?#39057;。

    回到小区已经将近凌晨一点半,在小房间按部就班处理完一切事务后,简单洗漱?#35828;?#24202;上就立即熟睡过去,睡的很死,连媳妇曹兼霞轻轻?#37027;?#26469;房间帮他盖被子都没有察觉。

    天气冷,不知道余云豹从哪里喊来一辆货?#25285;?#25343;了木炭火炉和锅碗瓢盆外加半条土狗肉,配料蔬菜也都不?#20445;?#20182;折腾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确很有一手,路子多,和颇对胃口的樊老鼠两人在货车?#36842;?#37324;夹起炉子吃狗肉火锅,最后导致连轿车里小憩的孔道德都经不起狗肉诱惑,和黄养神一起爬上货?#25285;?#22235;个人喝酒吃肉,酒是高度数的老白干,肉?#25104;?#22909;的草狗,好不快哉。

    “神仙哥什么都好,就是对女人没兴趣。”余云豹满嘴油腻道,在他心?#24656;?#38472;浮生的形象?#36127;?#23436;美。

    “少废话,你懂个屁。”黄养神白了一眼道。

    老孔,二狗兄弟说明天让你一起跟着去个地方。樊老鼠看似漫不经心道,啃着余云豹特别孝敬给他的狗腿。

    黄养神嘴上撕咬狗肉的动作微微停顿,没有开口。

    一只衣袖空荡荡的孔道德点头,细嚼慢咽,蹲在炉子旁边,炭火?#25214;?#24471;他那张方正脸庞格外坚毅。

    死?#38590;?#30340;他既然答应给陈浮生卖命,一开始就没准备能有个葬身的地方,这教实诚,也叫义气。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吉林快3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