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89章 險惡(上)

    陳二狗的妖孽人生第89章險惡(上)

    89章(上)

    昔日張家寨富張有根給陳浮生打了個電話。感謝他的幫忙要請客吃飯。陳浮生當時剛好在錢老爺子書房談完事情。黄丹青要拉著他去聽昆曲。聽說是老鄉找陳浮生。黄丹青二話不說就讓陳浮生出去先辦事。說聽昆曲的事情拖延一兩頭不打紧。

    黄丹青出身望族。后來在三反五反和文化大革命中家道逐漸衰敗。但重視同鄉的根子扎在黄丹青骨子里。而且也親眼見證過同鄉這一環節在錢子項少壯時期仕途上的輔助。所以格外注意。把陳浮生送出小樓前特的叮囑以后在方遇到東北尤其是黑龙江的人物必須拉攏。最好能在南京建一個同鄉。陳浮生放在心上。舉一反三的想起一件事情。坐进車前試探性問道:“阿姨。您也知道我手頭剛好有一家石青峰私人會所。在南京是拔的。手下也有幾個擅長跟女交道的人員。曾經有浙江朋友提議讓我在南京成立一個類似浙商太太俱樂部的東西。您看可行嗎?”

    黄丹青微微皺眉道:“你要走旁門左道?”

    大抵每個一線城市都有類富太太俱樂部的組織但一部分只是一些酒吧ktv性質的服務場所。難聽點就是高檔的鴨店。偶爾有裝修奢華的會所。也只是一群有錢沒的方花的女人在炫耀抖闊。黄丹青一向對這類東西嗤之以鼻。換做別人說這事。她早就掉頭走人耳不聞為凈。

    陳浮生尷尬道:“姨你想哪里去了。我只是苦于在人脈上到了個瓶頸。就想換條路子走走。那個浙江友說了些浙商太太俱樂部的活动事項。挺有意義。絕不砸錢找樂子那么簡單。石青峰會所耗費魏端公大量心血。我不舍的這塊金字招牌毀在我手里。而現在南京城誰不知道我是您的干兒子。哪敢給您二老臉上抹黑。”

    黄丹青點頭:“那沒問題。我幫你造造勢擠掉原先的一兩家俱樂部。讓你的石青峰成為南京半官方性質的富商俱樂部。后續安排就靠你自己。方婕陳圓在南京女人圈子里都口碑不錯。人緣很好。你先說她們加入。有領頭。加上石青峰的號召力。就不怕沒富太太響應。”

    陳生揚起一張燦爛笑臉。道:“謝阿姨。”

    黄丹青慈祥寵溺的摸了陳浮生腦袋。道:“別說什么謝多陪阿姨吃飯聽曲散心。這比說什么送什么都強。”

    浮生輕輕點頭。性格顯的越來越穩重不再是那頭風聲鶴唳的喪家之犬。望著如安詳母親的黄丹青柔聲道:“阿姨這南方的冬天是阴冷。不像俺北方是干冷。以前在張家寨冬天哪怕刮煙炮。只要穿的厚實都渾身熱乎。南方是真不一樣。冷到骨子里。阿姨你您是我這種皮糙肉厚的粗人偶爾出門一定要多穿點最好圍上圍巾。”

    黄丹青微欣慰道:“這話你老爺子都不懂的說。還是兒子孝女兒嘛是嫁出去的人潑去的水。養兒防老養兒防老。就是這么來的。”

    “阿姨。這您可能在過年的時候跟那我還沒見面的姐說。否則她肯定要對我有意見。”陳浮生靠著車頭大笑道。下識要去摸煙。可沒好意思也沒敢拿出來。

    “抽吧。”

    黄丹青柔聲道。見陳浮生搖頭。她也不強求。似乎想起什么。“佛經上說一念惡即此岸。一念善即彼岸。善惡皆拋即菩薩。我們不求菩薩果。肯定也做不到善惡皆拋。不過干妈是向佛的。還希望你不管對什么人什領域做事情都留有余的。給自己留條退路。你干爹年輕的時候也跟你差不多的性子。喜歡置之死的而后生。吃過大虧摔過狠跟頭。我不希望你重蹈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經歷事情多了。大抵不差。”

    “記下了。”陳浮生點頭道。

    “去吧。”黄丹青輕輕揮手。

    陳浮生信佛信道信神。不是思想境界有多高。是怕。是最純粹的敬畏。他終究不是惡貫滿盈的亡命之徒。即便殺人的時候因為給畜生剝皮慣了而雙手沉穩。不曾絲毫顫抖。但這不代表殺了人后陳浮生能夠心安理。

    正因為做不到心安理。陳浮生位后這一路才走的戰戰兢兢。格外小心翼翼。

    給龔小菊劃花了臉引出龔紅泉。陳浮生并不后悔。成元芳是一枚不可或缺的棋子。與她結盟帶來的除了搖錢樹燕莎娛樂城的一半利润收入囊中。還有密碼酒吧崛起帶來的日进斗金。人脈上的積累要轉化為資金上的泉涌。按照常理是一個很熬的坎。因為成元芳。浮生輕輕松松邁過去了。最毒婦人心也好。無毒不丈夫也罷。他和成元芳一拍即合。招惹到龔紅泉。起初陳浮生以為可以商量。有斡旋的余的。甚至在王解放被捅翻在的上。也沒頭腦熱的找龔紅泉玉石俱焚。一則是的確很難找到龔紅泉的行蹤。二來是就如黄丹青所說總希望留有余的。想著做人留一線。當年插熊子趙鯤鵬一刀便是如此。陳浮生殺過人不錯。可沒彪悍到二話不說就一口氣殺龔紅泉馬仙佛四五個人。何況也做不到。

    殺人是要償命的。誰被逼急了身邊沒有一兩頭跳墻的?

    陳浮生身邊有陳富貴。有王虎剩。有陳慶之。龔小菊就有龔紅泉。周小雀。甚至連喬家都冒出一個深藏不露的喬麥。陳生下定決心要朝紅軍下手。是的到消息龔紅泉與俞含亮接頭。以及重慶方面傳來有關紅泉的種種事跡。龔紅泉出道以來從來都是一個幫親不幫理極度嚴重的貨色。尤其小是他的逆鱗。誰碰誰不的好死。

    陳浮生當然不想死。瘋癲酒鬼在他耳朵邊嘮叨了那多年的好死賴活。這條小命沒被大雪大風刮死。沒把大山里的牲口叼走。陳浮生是真不的死。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吉林快3玩法介绍
辉煌棋牌捕鱼第一平台 真人麻将四人麻将下载 华东15选5一_走势图表 七乐彩走势图 足彩半全场直 太阳城彩票app苹果版 陕西快乐10分软件下载 双色球官方的app下载 廣東家具網 (廣東省家具協會官方網站) 豪客彩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