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70章 大才,大材

    王阿蒙胡攪蠻缠一鬧,局外人的嘉賓大多都成了丈二面相覷,卻理不出個頭緒,又不好找知情打破沙鍋問到底,只能作罷,不過這場慈善晚宴最后一場拍賣因為一幅草書跌宕起伏,也算長眼,不虛此行,記下了前老書記義子陳浮生的深厚底蘊,也記下了陳圓殊這一群女人的出手豪放,尤其是陳春雷老爺子的閨女,竟然力壓吳煌一截,有心人都開始揣測錢陳兩家是不是用這種方式傳達某種信號,而吳煌的錦上添花也讓人重新估量陳浮生,假設吳陳錢三家真因為三代繼承人的默契而結成同盟,那實在是無法想象的政壇地震。

    “只是個玩笑?”齊東吳起身離場的時候自言自語道。

    “搗亂的是真搗亂,只不過被找茬的人不想擴大沖突,就四兩撥千斤轉移了視線。”看似純真簡單不諳世事的童心輕聲道。

    “有點意思。”就氣場而言遠比童心高出數個境界的齊東吳竟也仿佛沒有絲毫質她的意思,自然而然就認可她的判斷,兩人手挽手與眾人一起走出大廳,齊東吳望著前方不遠处的單身美女周驚蟄,詢問道:“我怎么覺著這個陳浮生看起來有點眼熟。”

    “不奇怪,他是我們校友,跟我同窗六年,你高二那會兒頂替胡老師給我們班上數學課,他是唯一能在黑板上解析出你所有考題的學生,他要不是被語文和英語拖累得夠嗆,說不定真能考上哈工大。”童心心平氣和道,“我們初中英語老師口語一塌糊涂,所以教出來的學生聽力都一塌糊涂,更別談什么口語,他勉勉強強考上縣重點中學,結果只能做墊底的鳳尾,老師不待見他的孤僻固執,同學不喜歡他的鄉下人狡黠高中三年,荒廢了。”

    “我只是有些眼,不知道這些。”齊東吳微笑道。

    “你那時候光芒萬丈現在樣目中無人,連老師都瞧不順眼他哪能入你法眼。”童心感慨道。

    “那他怎到了南京就大放光彩了?”齊東吳扶了一下眼鏡,一只山村野鸡二十年不曾鳴叫結果一鳴驚人的概率是多大?按照齊東吳的理解是無限接近于零。

    “誰知道呢。”

    童心挽紧齊東吳的手臂平靜道,“也許京是他的福地吧。樹挪死,人挪活,命這東西,我們凡夫俗子不好妄自揣度的。”

    齊東吳與童只是南京這座城市地匆匆過客。錢子項黄丹青和陳春雷一伙人卻是扎根南京半輩子地老人。加上身邊差不多歲數地官場狐貍或青天式人物比惹眼。錢子項故意與陳春雷一同走出金陵飯店。還邀請陳春雷有空一起喝茶下象棋。陳春雷也沒拒絕。一天沒有在棋盤上殺敗過錢子項。他就一天不好說殺遍省委大樓無敵手。人流中與陳浮生走得較近地角色如青禾企劃部地沈海和集團副總朱振華和瑪索酒吧老板江亞樓都頗為自豪。談起陳浮生都以稱兄道弟地哥們自居。身價倍增。今晚錢老書記義子一幅《寄辛幼安和見懷韻》拍出75o萬天價肯定會成為接下來南京最大地談資。

    錢老爺子一出金陵飯店讓高緣給陳浮生打招呼立即去趟他家。而陳春雷與錢子項分開后也如出一轍地讓陳圓殊回家。

    臉上紅一塊青一塊地子王阿蒙坐在洗手間外面地地上靠著墻。入鄉隨俗抽一根南京香煙肖桃花站在他身旁欲言又止。雷聲大跋扈出場雨點小憋屈落幕地黄瓜男再也無法變戲法般抽出一個黄瓜。一口一口抽著并不習慣地香煙肖桃花不問話。一直多過說地胖子就不開口。

    “不鬧了?”肖桃花沒好氣道點心疼。也替王阿蒙不值京津自家地盤上。阿蒙哪怕不是最跳地那個京城大少。可誰敢拖著他在洗手間玩單挑。這事情說出去誰會信。肖桃花是與胖子只差沒穿一條裤衩長大地小。王阿蒙以前帶某王牌集團軍分部拿幾百只枪硬頂武警部隊地風波還歷歷在目。以為靠幾張車證就能闖紅燈、結果被阿蒙從長安街一路驅趕到北京郊區地官二代也不只有一兩個。何曾如此落魄。王阿蒙不委屈。肖桃花都覺著辛酸。

    “今天不鬧了。”王阿蒙撓撓頭道。掏不出黄瓜。被他掏出一顆希臘o1impicc方塊公司出產地7階魔方。十指眼花繚亂地轉动方格。源于匈牙利地魔術方塊與中国華容道和法国獨立鉆石并列為世界三大智力游戲。7階魔方足夠讓初學望而生畏。

    “沒出息。”肖桃花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道。

    “不是被打一次就是沒出息,也不是天天踩人就有出息。”王阿蒙輕描淡寫輕笑道,抬起頭望了眼冷若冰霜的肖桃花,低頭繼續把玩那只魔術方塊,他的爱好比較特殊,有黄瓜的時候優先吃黄瓜,沒黄瓜的時候假如有筆有紙就玩數獨,既沒有黄瓜啃有沒有紙筆那就玩魔方,這才養成了沉默寡言的個性和那張標志性苦瓜臉。

    見死黨抿著嘴,胖子十指不曾停止靈巧轉动,叼著煙繼續道:“咱也不是無良的紈绔子弟,欺男霸女的事情不做,坑蒙拐騙的事情不做,最多就是撞見了

    的事不順心的人,拉虎皮扯大旗靠著老子爺爺們狐一直就是這么沒出息來著,這次好不容易碰上個旗鼓相當的爺們,桃花,你就讓我打架打舒暢了,我還真能少五十斤肉不成。你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跟黄昆大乾一樣回去得了,別陪我在南京浪費時間。”

    “他配嗎?”肖桃花恨恨道。

    “不配嗎?”胖子笑道,一根煙很快抽完,把魔方放回口袋,起身拍拍**,找垃圾箱丟掉熄滅的煙頭,“你就別嘴硬了,我知道你心里也挺佩服那小子,能把我們一鍋端不是神人也是個牛人吧?你別瞪我,我說實話不怕你瞪,就是爺爺從八寶山骨灰盒里爬出來瞪我也是這句話,哦,就許我們正面交鋒許敵人耍點阴謀詭計?那還要戰略戰術干什么,我們直接跟美国佬比拼炸药當量好了。”

    肖桃花轉頭不去看死黨那張說實話很滑稽的臉龐生怕破功忍不住笑出聲,頭一甩,馬尾辮便跟著一荡。

    “肖桃花同志,你這種僵化思想是要不得滴,跟不上波瀾壯闊的時代步伐,將來是要吃大虧滴。”王阿蒙學著他爺爺的湖南腔調一本正經道。

    肖桃花苦笑道:“你還能開玩笑,被打成這樣你還真說自己酣暢淋漓?”

    王阿蒙點了點頭。

    肖桃花嘆息一聲,不再試圖解這頭犟牛。

    “其實我出1萬的時候我就后悔了。”極少與人掏心窩的王阿蒙哪怕在肖桃花印象中也是那個背黑鍋喜歡一背到底、人不犯我我絕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未必犯人的大院子弟人家一些不爭氣的是囂張得無法無天,這胖子是純良得一塌糊涂,最不喜歡跟人言語交流,不過今天是例外,所以肖桃花豎起耳朵聽他嘮叨,“你也知道我書沒用心讀過么陳亮什么寄辛幼安的都沒聽說過,字寫得好壞與否也瞧著頭疼,但既然一群人肯那么賣力捧,除去其中的貓膩成分,也不談阴謀你的話說就是不以最大惡心揣測陳浮生,那么這個叫陳浮生的家伙肯定有一定斤兩,看他上次彩彈射擊場上的為人处事不濟也比你我兩個吃家族飯沾父輩光的紅色子弟故事多吧?丫你說我一個渾渾噩噩被趕出家門的北方胖子為爭一口氣,讓他下不了臺不是過火了點,幼稚了點?”

    “知道反省了不像你,阿蒙。”肖桃花側。

    “當時他要是個耳光甩過來,我當然一腿還回去。”胖子呵呵笑道,“但他既然能夠急中生智把我拐到洗手間,我也樂意順水推舟,事情真鬧大,我可不想我老子讓南京軍區司令員动用軍隊把我拷回去。

    桃花,不是我不想抖闊耍風啊,奈何咱們兩家幫親不幫理的老爺子都入土為安嘍,老爹叔伯一輩的又格外小心翼翼,表面上還得做幫理不幫親的事情,沒勁。”

    “那這件事情?”肖桃花納:道。

    “你甭管,我一個人解決,自己拉屎自己擦**。你回你的国防大學,趕紧找個好男人嫁了,省得兩家人都罵我帶著你不務正業。”王阿蒙翻了個白眼道。

    “放心,你要是最后被陳浮生玩殘玩死了,我會回來幫你報仇的。”肖桃花冷笑道,轉身就走,干脆利落,很有軍人風范。

    “桃花,我要是在南京找到膽大不怕死的男人,一定趕紧把你推銷出去。”王阿蒙喊道。

    “滾,丫別逼老娘爆粗口。”肖桃花轉身朝王阿蒙豎起中指,拋下一句狠話,“不把那個阴險小人給利索拾掇了,以后咱倆不認識。”

    王阿蒙那張苦瓜臉更苦了。

    “75o萬。”陳春雷坐在書房椅子上,微低著頭,眼睛透過厚重鏡片直直盯著寶貝女兒陳圓殊。

    陳圓殊一副要打要罵隨你便我就是死不悔改的倔強姿態。

    陳春雷忍俊不禁道:“女大不中留,古人誠不欺我啊。別跟爸賭氣,爸也沒教訓你的意思,75o萬做慈善捐出去,一點一點賺出來的你都不心疼,我心疼什么。我頂多就是真得替這項慈善捐款落實情況把把關,省得被中飽私囊,讓我閨女的錢掏得冤枉。”

    “爸,你真不生氣?我這就給你泡茶去。”陳圓殊雀躍道,一張臉光彩璀璨,也難怪潘央到今天還是割舍不下。

    “茶等下再煮,坐下。”陳春雷摘下眼鏡,揉了揉太阳**,搖頭笑道:“說一點不生氣是騙孩子的,不過你眼不眨一下丟出75o萬只是一部分原因,還有一方面就是因為這場慈善晚宴和那幅的確不俗的草書,錢老狐貍成功把你爸給拖下水,主动幫浮生那孩子開后門不說,還得厚著一張老臉去宣傳部求人辦事。這可不是個好兆頭,錢狐貍打攻坚戰是江蘇省的第一號好手,這不已經邀我去他那邊下象棋,指不定又生出什么讓我推卻不掉的難題。”

    “爸,您老人家身正不怕影子歪,錢書記家就是龙潭虎**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陳圓殊打趣道。

    被逗樂的陳春雷爽朗笑道:“道理都在你這,我還能怎”

    “對了爸說給浮生開后門是什么意思?”陳圓殊試探性問道。

    “你也知道我們省由組織部牽頭要舉辦一個千名民營企業家后備人才培養計劃,我是點了頭的是組織部與統戰部、国資委和共青團接下來兩年的一件大事,江蘇省經濟半壁江山是民營經濟,把你們俗稱的‘富二代’納入執政資源未嘗不是一種可行性較強的新思路,培訓人員的審核比較嚴格,本來已經全部到位,我的意思是讓陳浮生也加进來,我呢,也充一回老資格他傳道授業一番。錢書記那邊沒意見,你看陳浮生肯不肯答應?”陳春雷正色道。

    “浮生就是一條泥鰍,能鉆的空子都要去鉆一下,這個機會對他來說求之得,怎么可能拒絕。”陳圓殊松了口氣道,迫不及待想要第一時間把好消息傳給陳浮生。

    “太肯鉆營的年輕人才最怕誤入歧途。”陳春雷語重心長道。

    “肯鉆總比做寄蟲好吧?爸生的鉆不是鉆營,是鉆研。”陳圓殊察覺到父親言語中的深層含義,不禁替陳浮生辯駁,道:“他又沒有在旁門左道上动腦筋,爸真該看看他的書房,撼春當年在大學借了一千多本書,你要是給浮生條件他心無旁騖地只看書,他也能看完。”

    陳春雷一愣是老人這么年第一次聽到陳圓殊心境祥和地說出“撼春”這個名字,心中如釋重負塊大石頭終于落地,感慨萬分道:“既然有女兒打包票作擔保,我就大膽去開這次后門。”

    陳圓殊嘴笑道:“爸,聽說嫂子最近對您特好,不是送補品就是來家里做家務。”

    陳春雷笑了笑故作嚴肅道:“別以為不道是陳浮生搞的鬼,堡壘啊果然是從內部攻破的,先是你,接著是杜虹梅,接下來我估計就是東川和亞韜了。”

    陳圓殊嬌艷笑。陳春雷也展顏笑道:“我也懶得管了,清官難斷家務事,陳浮生能替我把后勤事務打理順了,我還真不識趣地去找他麻煩不成,到時候我還不得眾叛親離啊。”

    “爸,你也評一評《寄辛幼安見懷韻》,事先說明,只許稱贊不許批評。”陳圓殊孩子氣道。

    “好字。”陳春雷略微思索。

    “完了,就兩字?”陳圓殊一瞪眼。

    “字由心生。”

    陳春雷知道無法蒙混過關,干脆實話實說,“处事謹慎如鼠,為人卻舉措雄闊,是大才,大材。要是能在正途上磨礪個十幾二十年,那就是獨當一面的風流人物。”

    陳浮生到達錢家小樓已經晚上1半,這一次談事沒有放在客廳也沒有放在書房,錢老爺子讓黄丹青炒了幾個下酒菜,讓手腳麻利的小保姆拿出一瓶“貢品”茅臺,有價無市的那種珍品,爺倆個邊吃邊聊,黄丹青幫忙倒酒,陳浮生繃著一張臉,沒有些許得意便猖狂的姿態,錢老爺子磕了一顆花生,小酌了一口佳釀,笑道:“年輕人別老琢磨著怎么跟我們這些老家伙學城府,該高興就高興,人生得意須盡歡,盡歡須放浪嘛,一張字畫拍出75o萬,怎么說都是個傳奇,以后哪怕跟你孩子們談起也是妙趣橫生的資本。”

    陳浮生為難道:“老爺子,我這正慌著呢,哪敢得意。”

    黄丹青示意小保姆離開廚房,有些話,进入太多耳朵總不是好事。

    “。”錢老爺子好奇道。

    “我的字要是拍出75o塊,我一點都不忐忑,畢竟從小就跟著酒鬼爺爺在地上瞎折騰,但75o萬吶,我現在都跟做夢一樣。再說,老爺子您是官場上的大人物,好歹要避嫌,我這一出太高調,枪打出頭鳥,到時候出了什么事情還不得麻煩您老來幫我处理,而且就算別人嘴上不說,肚子里肯定有腹誹。”陳浮生猛喝了一杯茅臺酒,一抹嘴道:“而且我現在手上好幾件事情都小心翼翼展開中,倒不是說不能見光,但也怕惹是生非節外生枝,江蘇這么大,哪容得我一個人出風頭,總有眼紅又閑著沒事盡喜歡整幺蛾子的牲口。到時候真吃了啞巴虧,都快3o的大老爺們了,也不好意思哭著喊著找阿姨訴苦啊。”

    黄丹青捂嘴輕笑,替陳浮生倒了一杯酒,眼中滿是寵溺。

    “在江蘇,你別怕枪打出頭鳥。”錢老爺子只是清清淡淡說了一句話。

    陳浮生吃了一顆天大定心丸,立即沉穩下來。

    他離開錢家的時候,老狐貍聽著黄丹青哼著《雪擁藍關》,喝著以往只有大喜事或與老上級才拿出來的好酒,腦海中想著這個孩子前段時間靜悄悄替他解決掉的棘手難題,會心一笑,自言自語道:“丹青,這孩子平時膽子不大,但真到了該出手的時候,心狠如狼啊。”

    黄丹青收拾碗筷笑道:“那是,也不看是誰的兒子。”

    处事謹慎如鼠。為人心狠如狼。

    大才,大材!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吉林快3玩法介绍
大红鹰彩票网 - 购彩大厅 黑龙江p62 开元棋牌是真人吗 围棋术语顺口溜 涵德智心怎么赚钱 中国体育彩票七位数 篮球规则犯规 极速快乐十分 湖南快乐10分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