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33章 手相

    在颐尚度假村吃晚饭前,陈二狗打电话告诉曹今天可能不回去,电话那头只是让他小心汤山晚上天凉,因为没有避讳沈海一行人,吴凉更?#26377;?#36176;这个现在以及将来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掀开底牌的东北口音男人,吴凉的身家虽然在煤老板中不算者,但凭借他的身份?#24598;?#21246;弓几个内涵相貌俱佳的优质女性肯定不难,再说他与那些远在其它省份遥控操作煤矿的煤老板不一样,他总是坐镇第一线,与工人共进退,跟家人分别一两个月再正常不过,如此一?#31383;?#20859;几个泄欲火的漂亮情人再正常不过,但吴凉?#21019;?#26410;惹出半点绯闻?#20837;?#29983;活作风严谨,与不少煤老板的圈子不太合拍。于是陈二狗的“妻管严”在吴凉眼中无疑极有好?#26657;?#21556;凉有个生意法则就是不跟男女关系糜烂的男人做买卖,虽然可能失去不少机遇,但在山西o号文件出台之间,吴凉的事业一直稳步上升,蒸蒸日上,人生际遇这东西着?#30340;?#20197;定论。

    沈海和王权都好奇这位青太子给吴凉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吴凉整个人脱胎换骨?#35805;悖?#27809;有负担,只有旺戚?#20998;盡?#27784;海私底下?#24598;?#36807;吴凉打探是不是陈浮生承诺什么,吴凉只是笑着转移话题“这次大仗再?#35805;?#28034;地,也就是让我一穷二白东山再起,输得起。”

    颐尚的饭菜伙食和住宿条件果真如沈海所很?#35805;悖?#19981;过晚上沈海特地喊来的女人倒是质量出众五个都能算做南京美女的中等水准,这笔开销肯定要比房价还要来得昂贵陈二狗和吴凉不好这一口王解放也板着脸巨绝,到最后只能沈海和王权两个人包产到户,这两个风月场所老手略微思量就?#24515;?#22865;地决定还是资源共享,独乐乐不如两人乐乐,两头?#24515;?#29298;口也不管身子骨是不是经得起催残左拥右抱走向一个豪华套房,2男注定要上演一场活色生香地“盘肠大战”来那几个特殊服务员行业女精英对王解放这三个人性趣远远出沈海王权两位上了年纪的客人,但总不能强行要求客人接受服务,她们无奈只能堆起职业性笑容满腹遗憾地陪两个大叔巫山**,唯一值得庆?#19994;?#26159;5个姐妹伺候两个男人总比单对单来得轻松一点,反正这类大被同眠地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干,有了第一次往后就水到渠成。

    只有三个男人,就算是想搓麻将都三缺一吴凉干脆就让尚泡了一壶碧螺春跟陈二狗长谈,只不过这一次不聊煤矿,只谈人生,聊经济政事。的确,吴凉说他自己是个懂政策识大势的人并非自夸,这位高分考入西安交大顶上海复旦经济学博士帽子的男人不是个书呆子博学却不掉书袋偶然说起专业领域,也能?#35805;?#28145;奥晦涩的经济学原理阐述得通俗易懂这份功力,填塞式接触经济学领域地陈二狗自叹不如,多问题都虚?#37027;?#25945;,他早早被吴凉先入为主定义为北方公子哥,他的低姿态在吴凉眼中愈成为家教修养的彰显。

    “做煤老板,是门大学问,我之前也不?#19981;?#25630;那么多旁门左道,但不由?#25293;?#40548;立鸡?#28023;?#25152;有人都不干净,你一个人搞举世混浊我独清那一套,行不通,死路一条。所以这次大改革,山西煤老板们背地里再义愤填膺,再拍桌子骂娘,一见到政府方面的人还是直不起腰杆,事先了在大会上同仇?#26657;?#32467;果领导一出现部大气不敢喘一口。”吴凉最后无限感嘅道,“包括我在内,没几个人经得住政府一查再查,真一查到底,重组评估那点钱还不够?#26041;?#32602;款所以?#39056;?#25319;不成一股绳,因为没那个底气。”

    陈二狗把吴凉送出房间的时候拍拍他肩膀道:“做生意无非做正做奇两个法子,现在奇差不多做到头了,以后?#39056;?#25442;个思路。”

    吴凉若有所思,带?#29260;?#24453;和希望回到自己套房,掏出电话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保平安,听着那一头听了2o多年再熟悉不过的温柔嗓音,吴凉百感交集地轻声道:“老婆,?#39056;?#26377;垮掉,你放心,我不会?#29260;?#19981;管走到哪一步,我都不离开你和孩子。”

    那个世界上最明白他有多苦的女人如释重负地哽?#30465;?br />
    吴凉不说话,却也不挂电话在窗口拿着那只用了起码五六年的诺基亚手机,静静听着妻子哭声。

    这个花花世界,有钱地男人不一定就是花心大萝?#32602;?#27809;有钱地男人也不一定没有一肚子花花肠子,总有些?#20197;?#30340;女人能够撞见正确的男人,生活也许坎,但幸福。

    “这次山西煤矿整顿肯定有一小撮幸存者极有可能就是从他们中间诞生出一批财富呈几何级数增长

    的级富豪,吴凉这个人初步看来不错,属于我媳妇嘴中那?#36136;?#38469;的理想主义者,如果他给我的煤矿资料显示出他值得投资,我一定不遗余力帮他不济也是一桩善事,不出意外我也是快有孩子的人,打打杀杀是难免,可也想做一两件积阴德地好事,求个心安,你说?#21069;桑?#35299;放?”陈二狗坐在沙上掐灭一根烟。

    除去勾弓良家妇女其余方面都不善言辞地王解放只是轻轻点头。

    “你和虎剩熟不熟山西方面的黑道?”陈二狗毫无征兆抬头问道。

    ?#26114;?#21335;河北和山西都还算凑合爷认识不少道上地?#19968;錚?#26379;友称不上,但只要给钱,都?#19979;?#21629;。小爷在道上的名声是靠那么多年一点一点打拼出来是块金字招牌。”一说到王虎剩,做表弟的王解放总会一脸狂热,这个这么多年以来一如既往动辄被小爷毒打人身攻击的男人还是改不掉对王虎剩的盲目崇拜。

    “那就好。你回去后让你哥别把这条线断了,我以后有用,他要钱给钱要女人给女人。”

    陈二狗舒舒服服靠在沙上松了口气,起码手里又多了一条路嘴上还说要吴凉做“正”其实没坚固根基没深厚?#21487;?#22320;陈二狗不搞点歪门邪道,目前来说还难做成大事,就算曹肯?#20154;?#25340;搏个十年八年,陈二狗自己的**也坐不住。

    “没问题。”王解放自肺腑愉悦笑道,他就?#19981;?#36319;着表哥王虎剩干这种不招人待见地阴损勾当。

    陈二狗站起身走到窗边猛然?#35805;?#25289;开窗?#20445;?#26395;向远方,环胸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我不能让?#19994;刈优?#32473;富人们打地洞。解放,你看看这群有钱人到底也就是那么一?#25293;源?#19968;点手腕,不比?#39056;?#24378;多少。”

    陈二狗手机短信铃声响起,王解放帮他递过手机,打开一看竟然是魁元那个叫王思嘉的女孩内容?#35805;?#35848;不上香艳?#29992;粒?#21482;是简单询问什么时候再去魁元,陈二狗本来不想回复,把手机塞进裤兜里走到阳台上后还是掏出来慢腾腾回了一条:有空就去。

    女孩回复快,显然不像陈二狗这种明摆着敲键盘不多的落伍群众,她了一个笑脸没有多余的言语。

    陈二狗看了看手表差不多到12点,了一条:这么晚还在魁元上班?

    王思嘉:下班了在家上刚下载了《灰太狼和喜洋洋?#32602;?#24050;经欲罢不能,犹豫是不是通宵。

    陈二狗?#20309;颐?#26377;代沟。

    王思嘉:你比我大多吗?

    陈二狗:不知道。

    王思嘉:你没有岁吧?

    陈二狗:快奔三了。

    王思嘉:你是做什么真地是卖军火吗?(一个笑?#24120;?br />
    陈二狗犹豫片刻?#21644;?#26426;。

    王思嘉诚实地回复:不太懂。

    陈二狗:早点睡,熬夜对身体不钱可以透支,但健康这东西不能透支,尤其是女人。

    王思嘉:?#25319;#?#26080;需回复。)

    陈二狗把所有聊天记录删除后将手机放回裤?#25285;?#24320;始思考自己?#36864;?#29575;领团队的走向,每一步每一个环节。

    现在女人对他来说实在是连调剂品都算不上的存在,他?#20154;?#37117;坚信一点,男人有了权势和地位,各色女人自然源源不断如同过江之,陈二狗不想现在就陷入温柔,哪怕她是曹蒹葭。

    ——————————————

    第二天陈二狗把许久不曾见面的陈圆殊约出来,地点是她选择,一家玄武区不知名茶馆。之所以见面,是陈二狗有东西要交给她。

    王虎剩有惊无险地从上海那位女人手里带回一份核心资?#24076;?#35302;目惊心,简单归纳,无非两个字,洗钱。浦东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在夏河手中从创建到成熟到他死前的巅峰,它一直不是一家业绩过于出彩的明星公司,甚至可以用?#25509;?#26469;?#31283;?#23429;,它名下的戚乾私募号称是中国第二家投?#25163;信?#24066;场的成长基金,业绩?#35805;悖?#20294;其中错综复杂地脉络让陈二狗一个外?#24515;?#32467;舌,那简直就是一架精密地洗钱机器,让陈二狗大开眼界,甚至感慨光是这一系列操作手法内幕一项就值千把曹虽然博学,但毕竟比不上术业专攻的陈圆殊,也提议让陈圆殊给他梳理盘根交错的资金因为陈二狗一直犹豫是否让这位干姐姐插足进来,一直耽搁下来,昨天才终于下定主意拉她上船。

    陈圆殊还是职?#24213;埃?#34429;然陈二狗认不出那是手工定制还是啥顶尖牌子,她总归依?#24187;?#33395;动人,将女性成熟而诱惑的气质挥到极致,当那辆镶嵌有海神三叉戟标志的ma莎拉帝带着轰

    鸣声在茶馆外,就已经引起不少人侧目,一个能开跑车皇后跑车皇亮女人,足够让寻常钻石王老五都知难而退,她坐下后接过资料夹,边?#32570;?#30475;,一杯喝完陈二狗就立?#31383;?#22905;倒上,三杯茶差不多个半钟头,陈圆殊将资料一个字不差完?#24076;?#33080;色平静,看不出门道,不愧是江苏?#25506;?#22836;脑屈一指的职场女性,并不给别人从神情验证内心真实想法地机会。

    陈圆殊示意陈二狗不需要继续?#20849;?#25918;下资料轻声道:“戚乾是一支不太一样地pe,是中国家通过德国金融市场管理局?#29616;?#30340;中德私募股权基金是一种兼做桥梁地投?#21490;?#24335;不常见。如果稍加联系一下和在中国市场展大环?#24120;?#23601;知道它进入地时机并不妥当,加上夏河的声名在外,我就猜定它十有**在洗钱,现在看来是洗钱没错,?#19968;?#26159;小看了夏河和他手下那支团队的整合能,你完全可?#22253;?#20182;们的流程视作一个教科书式案例,钻研透彻的话,对中国私?#23478;?#23601;了如?#21018;啤?#38500;此之外,我要额外提醒你两点,第一,浦东国际投?#26159;?#25199;出来地那几条大鱼别去动,别?#30340;?#25105;也控制不住局面所?#38405;?#30340;?#38480;?#20043;处在于戚乾的资源你笼络不到手里,否则等于你在扯开嗓子朝他们喊,是?#30097;?#20102;夏河,还拿了他这份保命符,你们的把柄都在我手里。第二,是个好消息,以蔡大泼为核心专攻戚乾的运作团队战斗力强你要是能不动声色挖过来就等于拥有一支在任何情况下都能跑赢大盘的私募基金。当然,前提是这份资?#20384;?#20221;量很重的蔡大?#27599;下?#20320;的帐不过我相信以他的脑子和人脉,选择你地概率小?#35828;恪!?br />
    陈二狗自顾自喝了口茶,苦笑道:“也不见得是好消息。”

    陈圆殊抿嘴微笑,略带着点?#20197;擲只觶?#22953;媚得惊心动?#29301;?#25176;着腮帮凝视陈二狗,柔声道:“原来是这么只烫手地山,亏得我已久,现在我彻底死心了。”

    陈二狗哭丧着脸道:“姐,你忒不仗义。”

    陈圆殊落井下石道:?#21543;?#22330;上仗义的?#19968;?#21313;有**破产跳楼或者回家卖红了,姐不仗义才能坐在这里陪你喝茶还能一分钟赚个半百来块钱。”

    陈二狗板板手指头算了算,啧啧道:“就算一5o块,一个钟头就o,按照八小时制算工资一天也有两万四,一年就是千万上下。姐,你干脆包养我好了。”

    “说话没个轻重。”陈圆殊笑骂道,作势要打,刚伸出手,却现那?#19968;?#20004;眼放光地使劲盯住她的手,就跟葛朗台看到黄金?#35805;恪?br />
    陈圆殊赶紧缩回手,双手交叉藏在茶杯后面,从小到大,陈圆殊因为那双精致到没有瑕的纤手已经听腻了赞美,也饱尝了被别人用渴眼神侵犯的困扰,南京圈子里有个隐晦法不知道出?#38405;?#20301;牛人嘴巴是陈家大小姐一双手就能娘美其她美女整具身体,抛开期间不言而喻的猥亵成分,剩下无疑都是对陈圆殊漂?#20102;?#25163;最大地由衷赞美。

    陈圆殊地手,还有大美人周惊蛰的**,那都是南京男人梦寐以求把玩一番地终极情趣。

    “姐,我给你看看手相吧?”陈二狗咽了一口口水装模作样道。

    陈圆殊犹豫不决,扫视陈二狗脸庞,试图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最终陈二狗凭借二十多年一骗再骗那些已经被他骗过无数次张家寨村民的深厚表演?#35760;桑?#25104;功瞒过陈圆殊的审查,那无?#20339;?#31070;简直就可以通杀南京广大妇女同志,这头牲口在男女竞技场是越来越如鱼得水。

    陈圆殊将右手递出去,修长,白嫩,像一尊羊脂?#23376;?#35266;音的纤手,陈二狗小心翼翼握在手心,生怕他那只长蛮老茧的手稍一用力就会捏坏这件艺术?#32602;?#19981;知道是不是陈二狗错觉,两只手接触的时候,陈圆殊似乎微微颤?#35835;?#19968;下,陈二狗?#37027;男?#30524;,只是她还是古井不波的淡泊姿态,瞧不出?#22235;擼?#35770;城府和气量,陈二狗自然要逊色一筹。

    陈二狗握着那只太容易让男人生出邪念的手仔细端详,聚精会神。

    陈圆殊托着腮帮,安静?#21364;?#20182;会有什么见解,她对手相这类事情是信也不信,看心情而定。

    陈二狗摸一下,揉一下,还时不时?#25112;?#20102;就差没闻一下,可就是一语不,让陈圆殊大为不解,等半杯茶的功夫过后,她终于按耐不住,疑惑道:“看出什么没?#26657;俊?br />
    陈二狗酝酿半分钟,缓?#21644;?#20986;两个无比理直气壮的字,“没?#23567;!保?/div>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23548;?#36820;回目录)加入书签
吉林快3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