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33章 手相

    在頤尚度假村吃晚飯前,陳二狗打電話告訴曹今天可能不回去,電話那頭只是讓他小心湯山晚上天涼,因為沒有避諱沈海一行人,吳涼更加欣賜這個現在以及將來長一段時間都不會掀開底牌的東北口音男人,吳涼的身家雖然在煤老板中不算者,但憑借他的身份覆歷勾弓幾個內涵相貌俱佳的優質女性肯定不難,再說他與那些遠在其它省份遙控操作煤礦的煤老板不一樣,他總是坐鎮第一線,與工人共进退,跟家人分別一兩個月再正常不過,如此一來包養幾個泄欲火的漂亮情人再正常不過,但吳涼卻從未惹出半點緋聞腥臊,生活作風嚴謹,與不少煤老板的圈子不太合拍。于是陳二狗的“妻管嚴”在吳涼眼中無疑極有好感,吳涼有個生意法則就是不跟男女關系糜爛的男人做買賣,雖然可能失去不少機遇,但在山西o號文件出臺之間,吳涼的事業一直穩步上升,蒸蒸日上,人生際遇這東西著實難以定論。

    沈海和王權都好奇這位青太子給吳涼吃了什么靈丹妙药,吳涼整個人脱胎換骨一般,沒有負擔,只有旺戚斗志。沈海私底下也拉過吳涼打探是不是陳浮生承諾什么,吳涼只是笑著轉移話題“這次大仗再一敗涂地,也就是讓我一窮二白東山再起,輸得起。”

    頤尚的飯菜伙食和住宿條件果真如沈海所很一般,不過晚上沈海特地喊來的女人倒是質量出眾五個都能算做南京美女的中等水準,這筆開銷肯定要比房價還要來得昂貴陳二狗和吳涼不好這一口王解放也板著臉巨絕,到最后只能沈海和王權兩個人包產到戶,這兩個風月場所老手略微思量就有默契地決定還是資源共享,獨樂樂不如兩人樂樂,兩頭中年牲口也不管身子骨是不是經得起催殘左擁右抱走向一個豪華套房,2男注定要上演一場活色生香地“盤腸大戰”來那幾個特殊服務員行業女精英對王解放這三個人性趣遠遠出沈海王權兩位上了年紀的客人,但總不能強行要求客人接受服務,她們無奈只能堆起職業性笑容滿腹遺憾地陪兩個大叔巫山**,唯一值得慶幸地是5個姐妹伺候兩個男人總比單對單來得輕松一點,反正這類大被同眠地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干,有了第一次往后就水到渠成。

    只有三個男人,就算是想搓麻將都三缺一吳涼干脆就讓尚泡了一壺碧螺春跟陳二狗長談,只不過這一次不聊煤礦,只談人生,聊經濟政事。的確,吳涼說他自己是個懂政策識大勢的人并非自夸,這位高分考入西安交大頂上海復旦經濟學博士帽子的男人不是個書呆子博學卻不掉書袋偶然說起專業領域,也能夠把深奧晦澀的經濟學原理闡述得通俗易懂這份功力,填塞式接觸經濟學領域地陳二狗自嘆不如,多問題都虛心求教,他早早被吳涼先入為主定義為北方公子哥,他的低姿態在吳涼眼中愈成為家教修養的彰顯。

    “做煤老板,是門大學問,我之前也不喜歡搞那么多旁門左道,但不由著你鶴立鸡群,所有人都不干凈,你一個人搞舉世混濁我獨清那一套,行不通,死路一條。所以這次大改革,山西煤老板們背地里再義憤填膺,再拍桌子罵娘,一見到政府方面的人還是直不起腰桿,事先了在大會上同仇敵,結果領導一出現部大氣不敢喘一口。”吳涼最后無限感嘅道,“包括我在內,沒幾個人經得住政府一查再查,真一查到底,重組評估那點錢還不夠追繳罰款所以我們擰不成一股繩,因為沒那個底氣。”

    陳二狗把吳涼送出房間的時候拍拍他肩膀道:“做生意無非做正做奇兩個法子,現在奇差不多做到頭了,以后我們換個思路。”

    吳涼若有所思,帶著期待和希望回到自己套房,掏出電話給老婆打了一個電話保平安,聽著那一頭聽了2o多年再熟悉不過的溫柔嗓音,吳涼百感交集地輕聲道:“老婆,我沒有垮掉,你放心,我不會放棄。不管走到哪一步,我都不離開你和孩子。”

    那個世界上最明白他有多苦的女人如釋重負地哽咽。

    吳涼不說話,卻也不掛電話在窗口拿著那只用了起碼五六年的諾基亞手機,靜靜聽著妻子哭聲。

    這個花花世界,有錢地男人不一定就是花心大蘿卜,沒有錢地男人也不一定沒有一肚子花花腸子,總有些幸運的女人能夠撞見正確的男人,生活也許坎,但幸福。

    “這次山西煤礦整頓肯定有一小撮幸存者極有可能就是從他們中間誕生出一批財富呈幾何級數增長

    的級富豪,吳涼這個人初步看來不錯,屬于我媳婦嘴中那種實際的理想主義者,如果他給我的煤礦資料顯示出他值得投資,我一定不遺余力幫他不濟也是一樁善事,不出意外我也是快有孩子的人,打打殺殺是難免,可也想做一兩件積阴德地好事,求個心安,你說是吧,解放?”陳二狗坐在沙上掐滅一根煙。

    除去勾弓良家婦女其余方面都不善言辭地王解放只是輕輕點頭。

    “你和虎剩熟不熟山西方面的黑道?”陳二狗毫無征兆抬頭問道。

    “河南河北和山西都還算湊合爺認識不少道上地家伙,朋友稱不上,但只要給錢,都肯賣命。小爺在道上的名聲是靠那么多年一點一點打拼出來是塊金字招牌。”一說到王虎剩,做表弟的王解放總會一臉狂熱,這個這么多年以來一如既往动輒被小爺毒打人身攻擊的男人還是改不掉對王虎剩的盲目崇拜。

    “那就好。你回去后讓你哥別把這條線斷了,我以后有用,他要錢給錢要女人給女人。”

    陳二狗舒舒服服靠在沙上松了口氣,起碼手里又多了一條路嘴上還說要吳涼做“正”其實沒坚固根基沒深厚靠山地陳二狗不搞點歪門邪道,目前來說還難做成大事,就算曹肯等他拼搏個十年八年,陳二狗自己的**也坐不住。

    “沒問題。”王解放自肺腑愉悅笑道,他就喜歡跟著表哥王虎剩干這種不招人待見地阴損勾當。

    陳二狗站起身走到窗邊猛然一把拉開窗簾,望向遠方,環胸道:“龙生龙鳳生鳳老鼠生兒打地洞,我不能讓我地子女給富人們打地洞。解放,你看看這群有錢人到底也就是那么一顆腦袋一點手腕,不比我們強多少。”

    陳二狗手機短信鈴聲響起,王解放幫他遞過手機,打開一看竟然是魁元那個叫王思嘉的女孩內容一般談不上香艷曖昧,只是簡單詢問什么時候再去魁元,陳二狗本來不想回復,把手機塞进裤兜里走到阳臺上后還是掏出來慢騰騰回了一條:有空就去。

    女孩回復快,顯然不像陳二狗這種明擺著敲鍵盤不多的落伍群眾,她了一個笑臉沒有多余的言語。

    陳二狗看了看手表差不多到12點,了一條:這么晚還在魁元上班?

    王思嘉:下班了在家上剛下載了《灰太狼和喜洋洋》,已經欲罷不能,猶豫是不是通宵。

    陳二狗:我們有代溝。

    王思嘉:你比我大多嗎?

    陳二狗:不知道。

    王思嘉:你沒有歲吧?

    陳二狗:快奔三了。

    王思嘉:你是做什么真地是賣軍火嗎?(一個笑臉)

    陳二狗猶豫片刻:投機。

    王思嘉誠實地回復:不太懂。

    陳二狗:早點睡,熬夜對身体不錢可以透支,但健康這東西不能透支,尤其是女人。

    王思嘉:嗯。(無需回復。)

    陳二狗把所有聊天記錄刪除后將手機放回裤兜,開始思考自己和所率領團隊的走向,每一步每一個環節。

    現在女人對他來說實在是連調劑品都算不上的存在,他比誰都坚信一點,男人有了權勢和地位,各色女人自然源源不斷如同過江之,陳二狗不想現在就陷入溫柔,哪怕她是曹蒹葭。

    ——————————————

    第二天陳二狗把許久不曾見面的陳圓殊約出來,地點是她選擇,一家玄武區不知名茶館。之所以見面,是陳二狗有東西要交給她。

    王虎剩有驚無險地從上海那位女人手里帶回一份核心資料,觸目驚心,簡單歸納,無非兩個字,洗錢。浦東国際投資有限公司,在夏河手中從創建到成熟到他死前的巔峰,它一直不是一家業績過于出彩的明星公司,甚至可以用平庸來形容宅,它名下的戚乾私募號稱是中国第二家投資中歐市場的成長基金,業績一般,但其中錯綜復雜地脈絡讓陳二狗一個外行目結舌,那簡直就是一架精密地洗錢機器,讓陳二狗大開眼界,甚至感慨光是這一系列操作手法內幕一項就值千把曹雖然博學,但畢竟比不上術業專攻的陳圓殊,也提議讓陳圓殊給他梳理盤根交錯的資金因為陳二狗一直猶豫是否讓這位干姐姐插足进來,一直耽擱下來,昨天才終于下定主意拉她上船。

    陳圓殊還是職業裝,雖然陳二狗認不出那是手工定制還是啥頂尖牌子,她總歸依然明艷动人,將女性成熟而诱惑的氣質揮到極致,當那輛鑲嵌有海神三叉戟標志的ma莎拉帝帶著轟

    鳴聲在茶館外,就已經引起不少人側目,一個能開跑車皇后跑車皇亮女人,足夠讓尋常鉆石王老五都知難而退,她坐下后接過資料夹,邊喝邊看,一杯喝完陳二狗就立即幫她倒上,三杯茶差不多個半鐘頭,陳圓殊將資料一個字不差完畢,臉色平靜,看不出門道,不愧是江蘇商界頭腦屈一指的職場女性,并不給別人從神情驗證內心真實想法地機會。

    陳圓殊示意陳二狗不需要繼續倒茶放下資料輕聲道:“戚乾是一支不太一樣地pe,是中国家通過德国金融市場管理局認證的中德私募股權基金是一種兼做橋梁地投資方式不常見。如果稍加聯系一下和在中国市場展大環境,就知道它进入地時機并不妥當,加上夏河的聲名在外,我就猜定它十有**在洗錢,現在看來是洗錢沒錯,我還是小看了夏河和他手下那支團隊的整合能,你完全可以把他們的流程視作一個教科書式案例,鉆研透徹的話,對中国私募也就了如指掌。除此之外,我要額外提醒你兩點,第一,浦東国際投資牽扯出來地那幾條大魚別去动,別說你我也控制不住局面所以你的尷尬之处在于戚乾的資源你籠絡不到手里,否則等于你在扯開嗓子朝他們喊,是我殺了夏河,還拿了他這份保命符,你們的把柄都在我手里。第二,是個好消息,以蔡大潑為核心專攻戚乾的運作團隊戰斗力強你要是能不动聲色挖過來就等于擁有一支在任何情況下都能跑贏大盤的私募基金。當然,前提是這份資料里份量很重的蔡大潑肯買你的帳不過我相信以他的腦子和人脈,選擇你地概率小了點。”

    陳二狗自顧自喝了口茶,苦笑道:“也不見得是好消息。”

    陳圓殊抿嘴微笑,略帶著點幸災樂禍,嫵媚得驚心动魄,托著腮幫凝視陳二狗,柔聲道:“原來是這么只烫手地山,虧得我已久,現在我徹底死心了。”

    陳二狗哭喪著臉道:“姐,你忒不仗義。”

    陳圓殊落井下石道:“商場上仗義的家伙十有**破產跳樓或者回家賣紅了,姐不仗義才能坐在這里陪你喝茶還能一分鐘賺個半百來塊錢。”

    陳二狗板板手指頭算了算,嘖嘖道:“就算一5o塊,一個鐘頭就o,按照八小時制算工資一天也有兩萬四,一年就是千萬上下。姐,你干脆包養我好了。”

    “說話沒個輕重。”陳圓殊笑罵道,作勢要打,剛伸出手,卻現那家伙兩眼放光地使勁盯住她的手,就跟葛朗臺看到黄金一般。

    陳圓殊趕紧缩回手,雙手交叉藏在茶杯后面,從小到大,陳圓殊因為那雙精致到沒有瑕的纖手已經聽膩了贊美,也飽嘗了被別人用渴眼神侵犯的困擾,南京圈子里有個隱晦法不知道出自哪位牛人嘴巴是陳家大小姐一雙手就能娘美其她美女整具身体,拋開期間不言而喻的猥褻成分,剩下無疑都是對陳圓殊漂亮雙手最大地由衷贊美。

    陳圓殊地手,還有大美人周驚蟄的**,那都是南京男人夢寐以求把玩一番地終極情趣。

    “姐,我給你看看手相吧?”陳二狗咽了一口口水裝模作樣道。

    陳圓殊猶豫不決,掃視陳二狗臉龐,試圖找出一點蛛絲馬跡。

    最終陳二狗憑借二十多年一騙再騙那些已經被他騙過無數次張家寨村民的深厚表演技巧,成功瞞過陳圓殊的審查,那無辜眼神簡直就可以通殺南京廣大婦女同志,這頭牲口在男女競技場是越來越如魚得水。

    陳圓殊將右手遞出去,修長,白嫩,像一尊羊脂白玉觀音的纖手,陳二狗小心翼翼握在手心,生怕他那只長蠻老繭的手稍一用力就會捏壞這件藝術品,不知道是不是陳二狗錯覺,兩只手接觸的時候,陳圓殊似乎微微顫抖了一下,陳二狗悄悄斜眼,只是她還是古井不波的淡泊姿態,瞧不出端倪,論城府和氣量,陳二狗自然要遜色一籌。

    陳二狗握著那只太容易讓男人生出邪念的手仔細端詳,聚精會神。

    陳圓殊托著腮幫,安靜等待他會有什么見解,她對手相這類事情是信也不信,看心情而定。

    陳二狗摸一下,揉一下,還時不時湊近了就差沒聞一下,可就是一語不,讓陳圓殊大為不解,等半杯茶的功夫過后,她終于按耐不住,疑惑道:“看出什么沒有?”

    陳二狗醞釀半分鐘,緩緩吐出兩個無比理直氣壯的字,“沒有。”(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吉林快3玩法介绍
重庆欢乐生肖正规吗 吉林时时彩开奖结果 利发国际娱乐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表 平特虎肖是什么意思 广东好彩1 福建31选7开奖查询112期 大乐透复式如何兑奖 网球比分结果 网店充值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