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31章 狙

    小到大都是主角的陈庆之在遇到陈二狗王虎剩之后,角,偶尔绽放光?#21097;?#20063;只是衬托某棵狗尾巴花的灿烂,到如今,昔日能够与北方地字号巨把酒言欢的白马探花竟成了别人的私人保镖,真不晓得以往游侠一般的陈庆之是否心有怨言。日子惬意与否,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起码白马探花自己看起来精神饱满。

    “那几个?#19968;?#24590;么样?”陈二狗问坐在a4后座的陈庆之。

    “交朋友做生意,沈海和黄博比较?#31185;祝?#21069;者经验老道,结成戚戚相关一荣俱荣的同盟,不舍得两败俱伤,后者再游手好闲终究有人脉在摆在那里,做什么都可以事半功倍。吴凉今晚上有话想说却没说,估计是个突破口,二狗你可以通过沈海旁敲侧击一下,是个机会。至于那个江苏中烟的王权,没意思。”陈庆之缓缓道,将几个人分析大致一遍,?#27426;?#37202;三个多钟头冷眼?#24616;郟?#20182;对将很多精力放在察言观色上的王权格外嗤之以鼻。

    “沈海和黄博,或者那个吴凉,谈妥是可以做成大事,但那都是长线的大鱼,王权这类势利货色,反而最适合短线操作,蚊子肉再小也是肉啊,想当年我在阿梅饭馆,一毛钱都会抠下来塞进腰包存起来。”陈二狗笑道,虽然说离开阿梅饭馆也就两年不到的时间,但回想起来却已经是三十年河东?#28216;?#29289;是人非的感觉,摸了摸下巴,陈二狗似乎是想琢磨出一点沧桑的思绪,没奈何着实对这方面没天赋,只能就此作罢。

    “二狗,看得出来,那个?#25214;抖阅?#26377;点心思。”陈庆之笑眯眯道,近墨者黑,跟风骚的王虎剩大将军处久了谁都难免会放浪起来,连素来刻板严谨的陈庆之也逃不过一劫。

    “我从来不指望家里红旗不倒外头彩旗飘飘的生活,一来没那个精力,现在我恨不得?#21069;?#19968;个人掰成两个人用,晚上能够耕作好咱媳妇那块责任田已经是极限,二来媳妇也管得紧,上次被她搜出来姜子房送给我的精彩动作片,一连几个晚上都没肯让我碰她,差点没把?#19968;?#27963;憋死,不怕你笑话,当时连跪下来请求宽大处理的心都有了,?#35805;?#27861;,谁让媳妇太水灵,怎么看怎么吃都不厌。”陈二狗哈哈大笑道。

    陈庆之微笑不语。

    “你上次跟我提到过商甲午的底细,再说一遍,我梳理一下。”一谈到正事,陈二狗立即收敛轻松心态。

    “这个年轻人是满族人,祖辈是正统的满清遗老,向上推四辈,都是亲王级别地大皇族,不过这个敏感群体经过三反五反和后来的文革,早就没了脾气,现在活着的大多是普通老百姓人家,不过商甲午是个例外,2o多年前家变后老管家姚尾巴带着他流亡?#25103;劍?#26368;后不知怎么遇到了台浮萍,这个老头子不简单,是长三角公认的江浙?#25103;?#29239;,有姚尾巴做心腹,如虎添翼,据说近十年再没有谁?#20063;?#30693;死活地暗算澹台浮萍,姚尾巴这个老瘸子左手用刀,如果仅就冷兵器而言与他对?#26657;?#20182;差?#27426;?#33021;算天下第一,传闻那柄刀他从捧起,就再没有离过身,这种对手,值得敬重,哪怕放在民国那个宗师辈出地年代,也没有几个像姚尾巴那样的武痴,我们该庆幸如今浮躁的社会还硕果仅存这样的老人。”陈庆之一说到瘸子姚尾巴,?#20219;?#31070;采奕奕,能够让白马探花一谈到名字便神采飞扬的人物,也许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能不能一枪狙?#20445;俊?br />
    陈二狗阴森森撇一撇嘴。道:“不是有把狙叫克罗地亚射程远。威力巨大。再给你配备加强弹。我就不信狙不死他。”

    陈庆之愕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雇佣职业杀手狙杀猎物。这在中国沿海达城市又不是没有先例。我就听到过几例。还特地让媳妇从中国国家安全部调出档案资料研究。手法很专业。干净利落。只有最早一起狙杀案是观瞄手补射爆头。其余都是一枪致命。那叫一个狠辣。应该不是中国人。除非是特种军人出身。”陈二狗俨然是职业杀手圈地内?#23567;?#20182;对这些寻常老百姓当做天方夜谭地事情特别上心。略带遗憾道:“干这个?#24184;?#26368;大地缺陷就是圈子太小。目标过于集?#23567;?#20570;这事情怎么都不可能自力更生。总得有把狙击和一系列繁琐配套装?#28014;?#25152;以货源方面很容易被警方?#31243;?#25720;瓜。就像庆之你要是用那两把狙去做掉谁。我估计很快?#31361;?#34987;江苏国安局找上门。我现在怀疑我地档案是不是已经一清二楚放在哪个政府?#26869;?#22320;桌上。”

    “我以后做事?#27426;?#19981;留下后遗症。”陈庆之心一紧。尤其是最后一句?#30431;?#35302;动很大。

    我地王牌。还不需要你那么早暴露。”陈二狗笑道。?#35805;?#27861;预料到他即将全线接触地对手就是玩枪地老手。其中一个甚至是枪匠级别地狂人。不幸中地万?#20197;?#26159;陈庆之虽然接触枪?#21040;?#26202;。但胜在有玩刀出神入化地扎实基础。所以进步神。这未必是一张可以屡试不爽地王牌。也绝?#38405;?#31639;是一张阴牌。符合陈二狗地阴险作风。

    “庆之。虽然现在每天都挺累。跑这跑那想这想那。黑道白道上都提心吊胆。但挺充实。”陈二狗轻声道。

    陈庆之点点头,沉声道:“二狗,最近象爻在跟嫂子学习金融,无意间跟我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没有完美的个人,但有完美的团队。”

    “有道理。”陈二狗对这句?#24052;?#26679;深以为然,随即陷入?#20102;跡?#21891;喃道:“我们这支团队还需要补充新鲜血液,必须储备二线梯队,那样才能算作完美,我们缺做政府工作的公关人物,缺技术性骨干,缺执行力出类拔萃的?#26102;就?#23478;,缺太多角色,我们现在船小好调头,各种矛盾还没有?#29916;?#20986;来,但不能等出问题再临?#21271;?#20315;脚,所以不得不挖一挖方姨墙角,甚至?#19968;?#32771;虑让陈?#24425;?#36827;入我们的团队做类似运营官的角色,我就是要蛇吞象,有?#23614;?#21487;?”

    陈庆之在陈二狗的小区门口下车,他接下来自己坐出租车回去,他现在除了练枪还是练枪,如痴如醉,再过?#27426;问?#38388;差?#27426;?#23601;可以称为走火入魔,不比姚尾巴玩刀逊色多少。陈二狗把奥迪在楼下地停车位上,他的车上肯定始终有一?#38752;?#27849;水,因为怕?#21019;?#19968;身满嘴的烟味酒气回家,所以下车的时候都会喝一瓶水当做漱口,仰起头,陈二狗喜欢这种暖洋洋的感觉,有微亮地灯光透过窗?#20445;?#27599;当这个时候,他就知道这个世界这座城市还有一个女人在?#20154;?#26159;娘这么做,今后,他希望这个媳?#31350;?#20197;做到两个人都白?#22278;裕?#30452;到他没有力气出去闯荡为止,摇摇头,晃掉这种过于感性的思绪,走?#19979;ィ?#25353;响门?#28601;?#31561;曹蒹开门,他就一把抱起她,吓了她一跳。

    做夫妻也有?#27426;?#26085;子,聪明如曹蒹葭如?#23614;?#30693;道陈二狗要做什么坏事,但她还是做最后微薄挣扎,脸红耳赤道:“我做了粥。”

    陈二狗火急火燎道:“粥可以明天吃,你必须今天被我就地正法。”

    玛索地?#25214;?#20063;许是穿黑丝袜的?#20498;剩?#26377;一双让男人过目难忘地性感长腿,不瘦不?#21097;?#26082;有肉感也不缺骨?#26657;?#19968;个在南大读研的年轻女人身上自?#27426;?#28982;有一种知性气息,学生时代偷偷暗恋过?#22856;?#28418;亮老师地男人一见到她,很有可能缴械投降,所以她成为玛索的?#20449;?#32477;非侥幸,这种容貌精致的美女很容易挑逗起男人的原始**,?#25214;?#26080;疑是出彩的异性,只可惜今晚与她喝酒游戏的牲口是陈二狗,同时这个男人身后站着一个强大到让人忽略全部外在条件的女人,从一开始?#22949;?#23450;?#25214;?#26159;输家。

    脱掉衣服前的曹蒹葭,可以让任何人知难而退,主动远观不敢亵玩,至于脱光后的曹蒹葭风情如何,这辈子都只有一个人清楚。

    这个祖上积德的男人深谙有这种媳妇不努力做老黄牛就是暴殄天物的道理,所以一分钟都不肯浪费,?#21271;?#25151;间那张舒服大床,玩?#23545;?#26469;越让人眼花缭乱的双手脱起衣服更加巧妙娴熟,而从一个女神蜕变为熟女人妻的曹蒹葭也逐渐适应这种在少女时代被她视作耻事的行房,开始尝试着去迎合自己的男人。

    饱尝曹蒹味道,陈二狗终于理解王虎剩为何对女性的丰腴**格外偏好,现在每当他手舌双管齐下,?#24403;?#26361;蒹葭的?#23614;浚?#37027;感觉就是?#24403;?#25972;个世界,尤其当她拗不过陈二狗软磨硬泡羞涩着套坐在他身上,小蛮腰慢摇,轻磨丰臀,他满脑子就只有一句阿拉伯谚语,“那是旋转的天堂?#34180;?br />
    曹蒹是性冷淡,褪下刺眼的背景外衣,忽略她的大智慧,归根到底她逃不掉还是个女人,所以她也会在陈二狗孜?#23614;?#20518;地勾引下动情,也会在自己男人坚持不懈地耕耘中?#30475;?#21627;吟,她最后的矜持,对陈二狗来说,只是另一种春药而已。

    她?#20154;?#37117;明白他要在这个?#21280;?#19978;征服自己。

    她从没有让陈二狗戴避孕套,因为曹蒹葭认为她只要能给陈家传宗接代,她就是最大的赢家,起码她在给陈二狗娘和爷爷?#25103;?#30340;时候问心无愧。再者,她也很期待能教出张三千的男人能将他们的孩子培养成何种惊艳的样子。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吉林快3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