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19章 陳家大菩薩如瘦虎,東臨碣石

    當陳二狗在門口接到張三千的時候,浙江吳山之巔正值夕阳璀璨,霞光萬丈,一男一女拾階而上,最終來到一处僻靜寺廟前,這座不起眼的寺廟遠沒有“斗拱雄大出檐深遠”的氣魄,仿佛一場黑云壓山就會被風雨破敗枯朽。寺廟前有一小塊空地,一棵蒼老松樹,樹下有一張木桌和兩張椅子,材質普通,就算送人也沒誰愿意花費精力搬下山。視野極好,足以眺望西湖全景,因為這座寺并不出名,所处位置也是吳山險峻幽深处,一天也見不到幾個游客,偉岸男人站在松樹下,心曠神怡,道:“提兵百萬西湖上,立馬吳山第一峰。金主完顏亮這句有李太白風采,當代也就毛太祖一人獨具雄魁而已。”

    女人戴厚重眼鏡,遮去一半容顏,一頭青絲扎成及腰長馬尾辮,一身藏青色麻料衣衫,沒有花樣,簡樸至極,白襪黑布鞋,不染纖塵,安靜祥和站在男人身后,像一朵菩提蓮花,看似清秀婉約,與世無爭。男人似乎習慣她的沉默,轉身走向這座準備推開紅漆斑駁的寺廟大門,突然打開,一個晃眼,男人繼續前行,閑庭信步,而那個扎馬尾辮的女人卻已經搶在他身前,一個青年則被她不知怎么出手便如一枚離弦箭矢倒飛出去,開個門就無緣無故挨一頓痛打的年輕人揉揉**站起來,沒有大礙的模樣,他仔細打量了一番容貌風范挺神仙但行事手法卻極其妖怪的詭譎女人,嘖嘖稱奇,把男人晾在一邊。扎馬尾女人任由這個青年守寺人肆無忌憚地觀察審視,她只是微微仰頭注視釋迦牟尼佛像右側的密宗麻曷葛剌像,這尊石像并不常見,一龕三尊,她在欣賞,身側地男人也心有靈犀地留意這尊石像,這個戴金絲眼鏡的男人雖然身材異常健碩,但一身阴柔氣息較之南京魏端公還要勝出不止一籌。這個男人就像一枚日蝕。他緩緩道:“主尊麻曷葛剌,是大日如來降服魑魅時顯現的忿怒明王像,面呈兇相,袒胸鼓腹。足蹬魔女,雙手合持人顱,兩側是骑獅骑象的脅侍文殊和普賢,這么看來的確跟我有緣。”

    “有緣,孽緣?”

    青年不以為然地撇撇嘴。突然臉色劇變,瞇起眼睛死死盯著不之客,小心翼翼道:“你是陳龙象?”

    “上一代守寺人是你師傅還是你父親?”男人也沒有給出答案,顯然不是一個太把別人當回事情的自我中心主義者。

    “頂多能算半個師傅,不明不白死的,也不知道是酒色過度還是羽化升仙,反正除了這一座破寺廟就沒給我留什么值錢東西。”青年哀而不傷。他這么一個人,既不能說吊兒郎當玩世不恭。也不是一本正經,身上沒從寺廟沾染熏陶出幾分仙風道骨。

    “那他欠下的半壺虎跑龙井茶是喝不上了。這一欠,就是4o多年。到頭來還是一場空。”男人感慨道,轉身便走。

    “我那個半吊子師傅就算沒死。或者師傅地師傅沒死,有茶也不是給你喝的。”青年坐在寺廟門檻上,望著即將消失于視野的一男一女喊道。

    男人停下腳步,回走幾步,笑道:“怎么說?”

    “我師傅回光返照的時候提起過,他地師傅也就是我的半個師祖欠你們陳家半壺虎跑龙井是沒錯,但當時兩個老爺子就說好,如果那個牛逼烘烘到不行的陳半仙老神仙喝不上,就留著給他孫子喝,陳龙象,聽清楚沒,是給孫子,不是給兒子。”青年微笑道,一副將生死置之度外的然姿態。

    “哦?”男人輕輕皺眉,第一次真正拿正眼看那位青年。

    “別這么看我。嚇我沒用。要殺要剮隨你便。陳龙象你就算天下第一也還是個人。又沒法子讓我在十殿地獄油鍋來回炸上幾百個來回。大不了就是死翹翹一死百了。爺十八年后又是一條好漢。”青年叫囂道。

    “我一個一天不吃五谷雜糧就會餓地升斗小民哪敢自稱天下第一。我也不會殺你。殺人是犯法地。再說狀元王玄策哪有那么容易死。你也不舍得死吧?少跟我裝傻。你對付云南罌粟大梟洪蒼黄寶貝女兒那一套未必能一招鮮吃遍天下。”男人笑道。他雖然對命學堪輿青烏之術向來嗤之以鼻。對于掘金刨墳地阴損勾當更是深惡痛絕。但這個3o來歲就能夠成為香港頂尖富豪座上賓地年輕人。他有欣賞。不管黑貓白貓能抓到老鼠就是好貓。他就是因為鄧公這句話才在隨后海南和深圳淘金大潮中崛起地標桿人物。對于不擇手段出了名地狀元王玄策。好感遠遠多于反感。只不過還談不上青睞。他從不沾惹無關地人和事。為人处事不拖一點泥帶一滴水。如果不是最后那句“給孫子不是給兒子”留住他腳步。他早已經下山去蕭山機場坐私人飛機去天津談一筆生意。

    “當年那點破事我也聽說過一點。十年文革大浩劫都能撥亂反正。你們一家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王玄策好奇道。

    男人一笑置之。沒有要回答地意思。

    不甘心地王玄策瞥了眼他身后地詭魅女人。看不出年紀。也許24。甚至也可能是34歲。一張無欲無求不悲不慟不驚不喜地菩薩臉龐。這讓王玄策想起當初在樓蘭盜墓弄到手地一幅樓蘭王后圖。也是一般拒人千里地神圣姿態。他忍不住多嘴問道:“你腦袋那么值錢。身邊就帶一個女人。不怕一不小心被人摘掉?我可是聽說東北天字號巨擘納蘭經緯跟內蒙古之王孫滿弓都出價要你項上人頭。”

    “如果納蘭王爺和孫老虎聯手地話。我一定會多派一點人手。”男人微笑道。轉身離開。

    身側穿布鞋地女人也隨之轉身。

    王玄策猛然間臉色駭然,就像9年那次和5名同伴一同成功摸进了陜西鳳翔秦公大墓,按照他們那一行老祖宗頂下的規矩在東南角點上一根大紅燭,結果蠟燭突然熄滅,只有王玄策一咬牙退出墓洞,其余4個不肯放棄一墓地金銀珠寶,結果等王玄策返回地面,墓地毫無征兆地倒塌,將4人活埋其中,那一刻,王玄策便是跟現在一樣渾身冷汗。

    王玄策當然不是現男人身邊的女人是妖魔鬼怪,他只是很僥幸地現一個看似不痛不痒的小細節:女人步行時始終踮起腳跟,不管王玄策心目中近似妖孽的陳龙象步伐如何,她總能保持絲毫不差的相同距離。

    耐心等她走遠。

    王玄策關上寺門后嘗試著下山的時候踮起腳跟,結果第9分鐘的時候就刺痛入骨,這還是下山,如果是上山,恐怕連5分鐘都未必能坚持下去。疲倦坐在石階上,王玄策怔怔出神,除了納蘭王爺和孫老虎這類自身作戰能力令人指的大禽兽,大人物身邊往往有一兩個很能打的心腹,這是規律,像老佛爺澹臺浮萍身邊就有瘸子姚尾巴,左手刀曾經一戰砍瓜切菜4名持枪殺手,再比如上海竹葉青有光頭大蒙蟲,而云南土霸王洪蒼黄手下就有一名隱姓埋名的歐洲頂尖枪匠,玩狙出神入化。那些風流人物,王玄策都或多或少接觸過,也大多名动一方,但陳大菩薩身后的女人似乎從未出彩過,沒有誰見過她出手,道上也沒有關于她的任何傳說事跡。

    妖人。

    想來想去王玄策只能如此形容那個不知姓名來歷的女人。

    夜幕降臨,王玄策躺在石階上,喃喃自語:“傳言說這尊大菩薩還有個不曾露面的親生兒子,不知道虎不虎。”

    雄偉男人走下吳山,跟女人坐进一輛停在山腳的邁巴赫62,直奔杭州蕭山機場,駕駛員的是一名精悍中年男人,恭敬道:“董事長,有消息說李少爺已經在南京。”

    男人點點頭。

    女人猶豫一下,平靜開口道:“要不要我去一趟南京。”

    男人搖頭道:“他這次魔障我去都無濟于事,關鍵還是靠他自己,為了一個女人神魂顛倒,再驍勇韜略,也是楚霸王的命。告訴南京方面的人,他要鬧別攔,不過爛攤子也讓他自己收拾,他要是敢把曹家那女人搶回來,我倒是還有一分佩服,畢竟那才像他父親的種。”

    女人嘆息道:“夸父那孩子早把你當作父親。”

    男人冷笑道:“那是他的事情。再者其中有幾分真心幾分野心,只有他自己清楚。”

    司機噤若寒蟬,強迫自己不去留意這對男女交談。他身為李家心腹成員,最清楚不過這位外姓家主霸道無匹的兇殘手段。

    女人推了一下鏡框,輕聲道:“富貴像你一半,浮生像你另一半。”

    偉岸男人面無表情道:“陳富貴像我的種,至于另外那個病秧子,我倒希望他是個扶不起的阿斗,安分守己做老百姓。”

    女人突然微微一笑,道:“龙象,如果我沒有記錯,陳老爺子曾經對李大先生說過一句話,兩個陳龙象都比不上一個陳浮生。”

    陳龙象哈哈大笑,豪氣縱橫,望向窗外,譏笑道:“兩個陳龙象,都能一口氣吞下納蘭經緯跟孫滿弓,那豈不是等于說那個不成氣候的病秧子能做中国第一號大梟?”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吉林快3玩法介绍
全国投资理财公司排名榜 兴业配资 股票分析网站源码 股票行情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全网配资 血战到底单机版下载 下载长沙麻将免费下载 下载上海哈灵敲麻 今天江苏的快三走势图 广西快3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