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12章 搓衣板

    春風得意馬蹄疾。起碼在青禾實業上班的高級白領眼中陳二狗那輛奧迪a4軌跡尤為生猛。因為企業內部以訛傳訛的瘋狂造勢。加上有心人的推波助瀾。陳二狗非但沒有鯉魚跳龙門的暴戶氣質。反而一身集團太子式接班人的磅礴氣場。強大到讓幾位恰巧與方婕同時到達青禾大廈的集團大佬也放下身價一臉諂笑。愈坐實了陳二狗是魏公公臨終前欽定女婿的傳言。

    和方婕以及幾個青禾領導走入一部專門提供給高層的電梯。站在逐步在青禾內部樹立起絕對威信的方婕身后。打量電梯里的一幅鄭板橋的畫菊圖《報青帝》。一詞。《清平樂》。雖然陳二狗還体會不出個中滋味。但他對字卻有言權。那是鄭板橋的六分半書。隸楷參半。如一叢苦竹。歪斜癲倒。陳二狗爺爺生前說到這位揚州八怪之的時候對板橋体并不青睞。只是簡略說一句“鄭燮書桃花岸三字提頓勾勒之間尤為明媚动人。如二八佳人”。當時喝了半瓶燒刀子的老人醉眼朦朧依著板橋体寫了桃花岸三個字。卻很快撕去。老人一輩子一點不教陳二狗和陳富貴板橋体。只是讓陳富貴臨顏真卿清那幅涼雄渾氣象森嚴的《八關齋報德記》。而讓陳二狗數年如一日摹柳公權《神策軍碑》。小時候陳二狗不懂其中門道。如今偶然聽到曹蒹葭“少不看紅樓老不看三国”的解釋后大致領悟老頭子的良苦用心。

    青禾實業被魏端公打造成处处玄機。字畫。瓷器。文化氣息濃郁。陳二狗肯定是這棟大廈最能算作外人的稀客角色。雖然只陪方婕來過數次。但卻是最能感受魏端公一畫一瓶一桌椅心機用意的人。張家寨那個看似瘋癲渾噩的老酒鬼潛移默化陳二狗為人处事的根基框架。到后來卻是上海孫老頭、曹蒹葭和魏端公這些要么大智若愚要么大智近妖的家伙來豐腴他的骨肉。

    陳二狗朝他地一名青禾大佬微微一笑。尷尬的中年男人難掩窘態。訕訕微笑。電梯門敞開。陳二狗尾隨方婕走出去。幾名大佬都主动讓這位敢在董事會議上亮刀子的年輕太子先行一步。顯然默認他晉升青禾繼承人的身份。最近南京總遮遮掩掩流傳方喬兩家地所謂內幕。還牽扯进一個浦東大流氓。據說都跟眼前這個身份神秘的家伙有千絲萬縷的晦暗關系。這些個只在商界叱咤的財富精英不比談心陳圓殊。絲毫不敢掉以輕心。綁架撕票的事情對他們來說并不是小說中地荒唐事情。前幾年蘇南便廣為流傳一連串手法兇悍的綁架案。因為那伙綁匪還有點道德底線手法干凈。不撕票也不砍手指頭。所以只在圈內引轟动。人人危。那段時間有些個商人甚至都早早在家里放好現金當作贖金。黑幫。涉黑團体。這些東西。都是不沾上還好。一沾上想要甩掉就得連皮帶肉大出血一次。

    “韓坤。你帶浮生去人力資源部參觀一下。”方婕走出電梯后吩咐道。現在她已經掌控青禾實業。執掌小到清潔人員大到高級副總裁的一切生殺大權。說話的份量遠大于當初那個动輒便被逼到手足無措落魄境地的她。

    韓坤是青禾實業人力資源部的一把手。一個中年禿頂的男人。光看外表。西裝筆挺。厚重鏡框。看似憨厚。給人第一印象就是走純技術流路線的金領大叔。陳二狗雖然刻意跟青禾高層保持一段距離。但對青禾一些個主要大佬的底細并不陌生。這位坐鎮人力資源部經常扮演惡人角色的韓坤長袖善舞。一般來說做hR極少能讓被裁地員工感恩戴德。但在員工流动率極高的青禾卻是韓坤最受好評。在方婕上臺初期的倒戈運动中韓坤也是極少數沒有鼓噪的高層領導之一。陳二狗本以為這是一個擅長對上阿諛奉承對下扮演好好先生的墻頭草。可事實上韓坤從陳二狗进入青禾第一天就保持不冷不熱地態度。即使到形勢明朗的今天。依然一如既往地跟“未來接班人”維持一段距離。韓坤禮節性地帶著陳二狗來到人力資源部。进入大廳。拍拍手掌。等所有人停下手頭工作。悄悄润润嗓子。禮節性微笑道:“向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人力資源部的陳浮生經理。”

    陳二狗也象征性擠出一個認和煦的笑臉。陳副經理。這的確是一個挺新鮮的稱呼。望著那一張張神態各異的陌生臉孔。陳二狗從他們的眼中看到艷羨。嫉妒。敬畏。還有極少數的麻木。但沒有一雙眼神像在阿梅飯館的食客那般輕視鄙夷。陳二狗把玩那枚一直小心翼翼貼身珍藏地一元硬幣。有些許揚眉吐氣的暢快。

    韓坤帶陳二狗參觀了一下他從未坐下地辦公室。是單獨房間。透過玻璃就能觀察人力資源部的一舉一动。陳二狗不知道己的出現阻礙了誰的爬升。但今天的他已經可以對此忽略不計。擒賊先擒王。拿下方婕。就等于拿下青禾。韓坤先行告辭。陳二狗坐在椅子上。望著窗外的工業園區景色。怔怔出神。

    離開人力資源部的時候聽到一路“陳總好”。陳二狗慌忙應承著。微笑點頭。有點后悔為什么沒有按照曹蒹葭意思把這個部門所有員工資料背熟。這些天思想境界視野眼界都高出他一大截的準媳婦都在講述馭人之術。陳二狗聽著迷迷糊糊。因為都是長篇大論還有6續不斷的實例。根本來不及消化。只顧著先塞进腦袋。恨不得用上錄音機。陳二狗也不知道為什么曹蒹葭為什么像是急著把所有東西都教給他。好像一個要把一個小學生拔苗助長成大學生。陳二狗當然沒有怨言。只能拼命記。拼命學。導致都沒有時間和精力調戲智商跟容貌成正比的媳婦。這恐怕也是曹蒹葭避免被他揩油的唯一手段。

    傍晚回到小區。曹蒹葭給他頭一回做了豬肉燉粉條。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下廚。但還是第一次做葷菜。結果味道還不錯。曹蒹葭就是曹蒹葭。絕對不會狗血荒唐地把鹽當成糖。除了刀工稍稍稚嫩一些。每一道菜肴的色香味都不像初學者。這樣找不出瑕疵的女人。真不知道是該讓男人驚艷稱嘆還是暗遺憾。狼吞虎咽完最后一塊鮮嫩豬肉。陳二狗干脆將剩下的粉條倒进大碗。再搗鼓一些白米飯进去。一鼓作氣就干光。他吃飯的氣勢絲毫不遜色于玩刀子抹脖子。風卷殘云般將兩碟子蔬菜小炒。已經三碗飯的陳二狗拍拍肚子。打個飽嗝。坐在狹小卻溫馨的廚房餐桌旁。本能地想要抽根煙飯后活神仙一番。曹蒹葭瞪了他一眼。陳二狗沒理會。笑道:“你上次帶來地煙草抽完了。要不我也不會抽這煙。嘴巴被你養得太刁也不好。飯菜也是。按照這個趨勢展下去。我怕以后小館子大排檔的東西都看不上眼。”

    曹蒹葭沒有阻攔陳二狗抽煙。她心情不錯。一個女人能碰上個每次吃光她親手做出來飯菜的男人。沒理由郁悶。忙著想明天怎么动手挑戰幾樣新菜式的曹蒹葭似乎忘記她曾經是個極度被迫討厭抽二手煙地女人。陳二狗抽完一根煙也就作罷。幫著曹蒹葭洗碗刷筷。隨后曹蒹葭在客廳泡一壺普洱茶的時候。門鈴響起。陳二狗小心翼翼開門。是一個提著一小籃石榴的年輕女人。不漂亮不动人。卻一身青春氣息。身材還算苗條。眼神也還在清澈范疇。穿著簡單卻不呆板。手腕上的珊瑚手鐲以及脖子里紅繩琉璃吊墜都顯示出她的靈巧心機。給人地感覺就是清純卻不僵硬也不城府。陳二狗之前見過她一面。是鄰居一戶中年婦女的女兒。估摸也就二十五六歲。撑死剛畢業兩三年。差不多可以稱作小家碧玉。陳二狗如今對這一類女人已經徹底免疫。她笑容真誠。遞過籃子。道:“這是鄉下親戚剛送來石榴。很新鮮。不值錢。但好吃。”

    “进來坐坐?”陳二狗不客氣地接過籃子笑道。

    “不了。我還要幫我弟弟輔導英語。籃子就先放你這里。”年輕女人笑起來的時候格外婉約。放在一年半前。絕對是陳二狗心目中賢妻良母的選。她沒有一點拖泥帶水地告辭轉身。回去己家。

    陳二狗關上門。把籃子放在客廳茶幾上。曹蒹葭有喝茶的習慣。忙著注意煮茶火候。看到陳二狗對著一籃子石榴怔怔出神。足足呆將近半個鐘頭。坐在另一張紫檀椅上的曹蒹葭忍不住笑道:“怎么。怕下毒?”

    “我沒吃過這玩意。”

    陳二狗笑道:“只是想讓富貴也嘗嘗。有一句話怎么說來著。獨樂樂眾樂樂什么的。以前一有東西就習慣跟富貴分享。現在有點不習慣。說實話跟他睡了二十多年的炕。剛來大城市那會兒。聽不到富貴打雷一樣的呼嚕還真沒辦法適應。”

    “上次去部隊。富貴跟我說要不是有紀律。他非弄幾輛坦克給你做婚車。”曹蒹葭忍俊不禁道。

    “這主意好。”陳二狗咧開嘴笑道。剝了一個石榴。一粒粒丟进嘴里。

    “富貴會有大出息的。我相信。”曹蒹葭由衷感慨道。倒了一杯茶。捧著龙泉青瓷茶杯。茶氣繚繞。

    “富貴如果沒辦法出人頭地。就是天理難容。他有多少斤兩我最清楚。我這一年多總是在想。如果富貴換做我。他會怎么做。最后得出一個結論。就是趙鯤鵬會毫無懸念地慘死。魏端公會一眼相中他地才華。陳圓殊說不定會一見鐘情。郭割虜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不說富貴的腦子。但就武力而言。手上帶刀的陳慶之也未必是富貴的對手。”陳二狗缩在椅子上啃石榴。聳聳肩一臉嘲。“我現在只希望己別拖他的后腿。他跟我地道路截然不同。如果有一天真出事情。我就算必須再次抗包袱狼狽逃竄。也不會讓他知道。我毀了他十幾年。不能把他以后的大好錦繡前程都搭上。所以到時候只能委屈你陪著我亡命天涯。當然如果你選擇抽身而退。我一點都不會怪你。一點都不會怨恨。這是我肺腑之言。不摻假。”

    “一個悲觀主義者。必須偶爾进行良好的積極我暗示。知不知道?”曹蒹葭伸出一根手指點了點陳二狗額頭。“我像不能吃苦的人嗎?”

    “不像。”

    陳二狗凝視著曹蒹葭。道:“只不過你不是一個應該被我這種刀口舔血亡命之徒拖累的女人。”

    “這話我不爱聽。也不像你的風格。”曹蒹葭撇撇嘴道。輕輕喝了一口茶。

    陳二狗突然哈哈大笑。不由分說跳下椅子。湊過腦袋啃了躲避不及的曹蒹葭臉頰一口。道:“那確實不是我的作風。媳婦你上了爺的賊船。大難臨頭你就是想逃也會被我扛著一起跑路。我就是一坨最牛叉烘烘的牛糞。要插就只插你這種漂亮到一塌糊涂聰明到昏天暗地地鮮花。一旦得手。我就打死不放手。”

    “那敢問你準備插幾朵鮮花啊?”曹蒹葭暗藏殺機道。

    “當然是多多益善。”陳二狗脱口而出道。

    “這么彪悍。怎么不去做張家寨村委會主任啊?”曹蒹葭瞇起眼睛道。

    “口誤口誤。應該是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陳二狗撓撓頭笑道。

    “是飲完一瓢又一瓢。喝光弱水三千吧?”曹蒹葭殺機愈盛。

    陳二狗無言以對。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跟周驚蟄之間那點小九九。聽王虎剩說你似乎連李唯那小妮子动過心思?剛才送石榴來的女孩子水靈不水靈啊?電話號碼有沒有留一個啊?要不干脆我介紹幾個北方美女給你?”曹蒹葭笑得嫵媚。

    “媳婦。冤枉啊。”陳二狗見機不妙。趕紧喊冤。“俺可是張家寨公認地一等一良民啊。張寡婦夸我有色膽沒色心。瘸子村長也稱我有村莊榮譽感。村子里哪個小崽子不把我當做學習榜樣。”

    “沒搓衣板。明天我去趟電腦城。多買幾塊鍵盤吧。”曹蒹葭不溫不火道。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6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吉林快3玩法介绍
海南飞鱼走势图 银河国际线上娱乐平台 安徽快3 三d走势图 买彩票和买的网站吗 通比牛牛娱乐 北京赛车 梦想彩票苹果 六合两码中特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