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12章 搓衣板

    春风得意马蹄疾。起码在青禾实业上班的高级白领眼中陈二狗那辆奥迪a4轨迹尤为生猛。因为企?#30340;?#37096;以讹传讹的疯狂造势。加上有心人的推波助澜。陈二狗非但没有鲤鱼跳龙门的暴户气质。反而一身集团太子式接班人的磅礴气场。强大到让几位恰巧与方婕同时到达青禾大厦的集团大佬也放下身价一脸谄笑。愈坐实了陈二狗是魏公公临终前钦定女婿的传言。

    和方婕以及几个青禾领导走入一部专门提供给高层的电梯。站在逐步在青禾内部树立起绝对威信的方婕身后。打量电梯里的一幅郑板桥的画菊图《报青帝》。一词。《清平乐》。虽然陈二狗还体会不出个中滋味。但他对字却有言权。那是郑板桥的六分半书。隶楷参半。如一丛苦竹。歪斜癫倒。陈二狗爷爷生前说到这位扬州八怪之的时候对板桥体并不青睐。只是简略说一句“郑燮书?#19968;?#23736;三字提顿勾勒之间尤为明媚动人。如二八佳人”。当时喝了半瓶烧刀子的老人醉眼朦胧依着板桥体写了?#19968;?#23736;三个字。却很快?#21917;ァ?#32769;人一辈子一点不教陈二狗和陈?#36824;?#26495;桥体。只是让陈?#36824;?#20020;颜真卿清那幅凉雄浑气象森严的《八关斋报德?#24688;貳?#32780;让陈二狗数年如一日摹柳公权《?#30315;?#20891;碑》。小时候陈二狗不懂其中门道。如今偶然听到曹蒹葭“少不看红楼老不看三国”的解释后大致领悟老头子的良苦用心。

    青禾实?#24403;?#39759;端公打造成处处玄机。字画。瓷器。文化气息浓郁。陈二狗肯定是这栋大厦最能算作外人的稀客角色。虽然只陪方婕来过数次。但却是最能感受魏端公一画一瓶一桌椅心机用意的人。?#20598;?#23528;那个看似疯?#19981;?#22121;的老酒鬼潜移默化陈二狗为人处事的根基框架。到后来却是上海孙老头、曹蒹葭和魏端公这些要?#21019;?#26234;若愚要?#21019;?#26234;近妖的?#19968;?#26469;丰腴他的骨肉。

    陈二狗朝他地?#24187;?#38738;禾大佬微微一笑。尴尬的中年男人难掩?#25945;?#35754;讪微笑。电梯门敞开。陈二狗尾随方婕走出去。几名大佬都主动让这位敢在董事会议上亮刀子的年轻太子先行一步。显然默认他晋升青禾继承人的身份。最近南京总遮遮掩掩流传方乔两?#19994;?#25152;谓内幕。还牵扯进一个浦东大流氓。据说?#20960;?#30524;前这个身份神秘的?#19968;?#26377;千?#23458;?#32533;的晦?#20498;?#31995;。这些个只在商界叱咤的财富精英不比谈心陈圆殊。丝毫不?#19994;?#20197;轻心。绑架撕票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小说中地荒唐事情。前几年苏南便广为流传一连串手法凶悍的绑架案。因为那伙绑匪还有点道德底线手法干净。不撕票也不砍手指头。所以只在圈内引轰动。人人危。那段时间有些个商人甚至都早早在家里放好现金当作赎金。黑帮。涉黑团体。这些东西。都是不沾上还好。一沾上想要甩掉就得连皮带肉大出血一次。

    “韩坤。你带浮生去人力资源部参观一下。”方婕走出电梯后吩咐道。现在她已经?#29942;?#38738;禾实业。执掌小到清洁人员大到高级副总裁的一切生杀大权。说话的份量远大于当初那个动辄便被逼到手足无措落魄境地的她。

    韩坤是青禾实业人力资源部的一把手。一个中年秃顶的男人。光看外表。西装笔挺。厚重镜框。看似憨厚。给人第一印象就是走纯技术流路线的金领大叔。陈二狗虽然刻意跟青禾高层保持一段距离。但对青禾一些个主要大佬的底细并不陌生。这位坐镇人力资源部经常扮演恶人角色的韩坤长袖善舞。一般来说做hR极少能让被裁地员工感恩戴德。但在员工流动率极高的青禾却是韩坤最受好评。在方婕上台初期的倒戈运动中韩坤也是极少数没有鼓噪的高层领导之一。陈二狗本以为这是一个擅长对上阿谀奉承对下扮演好好先生的墙头草。可事实上韩坤从陈二狗进入青禾第一天就保持不冷不热地态度。?#35789;?#21040;形势明朗的今天。依然一如既往地跟“未来接班人”维持一段距离。韩坤礼节性地带着陈二狗来到人力资源部。进入大厅。拍拍手掌。?#20154;?#26377;人停下手头工作。?#37027;?#28070;润嗓子。礼节性微笑道:“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人力资源部的陈浮生经理。”

    陈二狗也象征性挤出一个认和煦的笑?#22330;?#38472;副经理。这的确是一个挺新鲜的称呼。望着那一张张神态各异的陌生脸孔。陈二狗从他们的眼中看到?#23604;邸<刀省>次貳?#36824;有极少数的麻木。但没有一双眼神像在阿梅饭馆的食客?#21069;?#36731;视鄙?#25721;?#38472;二狗把玩那枚一直小心翼翼贴身珍藏地一元硬币。有些许扬眉吐气的畅快。

    韩坤带陈二狗参观了一下他从未坐下地办公室。是单独房间。透过玻璃就能观察人力资源部的一举一动。陈二狗不知道己的出现阻碍了谁的爬升。但今天的他已经可以对?#25749;?#30053;不计。擒贼先擒王。拿下方婕。就等于拿下青禾。韩坤先行告?#24688;?#38472;二狗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的工业园区景色。怔怔出神。

    离开人力资源部的时候听到一路“陈总好”。陈二狗慌忙应承着。微笑点头。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有按照曹蒹葭意?#21450;?#36825;个部门所有员工资料背熟。这些天思想境界视野眼界都高出他一大截的准媳妇都在讲述驭人之术。陈二狗听着迷迷糊糊。因为都是长篇大论还有6续不断的实例。根本来不及消化。?#36824;?#30528;先塞进?#28304;?#24680;不得用?#19979;家?#26426;。陈二狗也不知道为什么曹蒹葭为什么像是急着把所有东西都教给他。好像一个要把一个小学生拔苗助长成大学生。陈二狗当?#24187;?#26377;怨言。只能拼命?#24688;?#25340;命学。导致都没有时间和精力调戏?#24039;?#36319;容貌成正比的媳妇。这恐怕也是曹蒹葭避免被他揩油的唯一手段。

    傍晚回到小区。曹蒹葭给他头一回做了猪肉炖粉条。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下厨。但还是第一次做荤菜。结果味道还不错。曹蒹葭就是曹蒹葭。绝对不会狗血荒唐地把盐当成?#24688;?#38500;?#35828;?#24037;稍稍稚嫩一些。每一道菜肴的色香味?#30142;?#20687;初学者。这样找不出瑕疵的女人。真不知道是该让男人惊艳称叹还?#21069;?#36951;憾。狼吞虎?#37322;?#26368;后一块鲜嫩猪肉。陈二狗干脆将剩下的粉条倒进大碗。再捣鼓一些白米饭进去。一鼓作气就干光。他吃饭的气势丝毫不逊色于玩刀子抹脖子。风卷残云般将两碟子蔬菜小炒。已经三碗饭的陈二狗拍拍肚子。打个饱嗝。坐在狭小却温馨的厨房餐桌旁。本能地想要抽根烟饭后活神仙一番。曹蒹葭瞪了他一眼。陈二狗没理会。笑道:“你上次带来地烟草抽完了。要不我也不会抽这烟。嘴巴被你养得太刁也不好。饭菜也?#24688;?#25353;照这个趋势展下去。我怕以后小馆子大排档的东西都看不上眼。”

    曹蒹葭没有阻拦陈二狗抽烟。她心情不错。一个女人能碰上个?#30475;?#21507;光她亲手做出来饭菜的男人。没理由郁闷。忙着想明天怎么动手挑战几样新菜式的曹蒹葭似乎忘记她曾经是个极度被迫讨厌抽二手烟地女人。陈二狗抽完一根烟也就作罢。帮着曹蒹葭洗碗刷筷。随后曹蒹葭在客厅泡一壶普洱茶的时候。门铃响起。陈二狗小心翼翼开门。是一个提着一小篮石榴的年轻女人。不漂亮不动人。却一身青春气息。身材还算苗条。眼神也还在清?#24717;?#30068;。穿着简单却不呆板。手腕上的珊瑚手镯以及脖子里红绳琉璃吊坠都显示出她的灵巧心机。给人地感觉就是清纯却不僵硬也不城府。陈二狗之前见过她?#24187;妗?#26159;邻居一户中年妇女的女儿。估摸也就二十五六岁。撑死刚毕业两三年。差不多可以称作小家碧玉。陈二狗如今对这一类女人已经彻底免疫。她笑容真?#31232;?#36882;过篮子。道:“这是乡下亲戚刚送?#35789;?#27060;。很新鲜。不值钱。但好吃。”

    “进来坐坐?#20426;?#38472;二狗不?#25512;?#22320;接过篮?#26377;?#36947;。

    “不了。?#19968;?#35201;帮?#19994;?#24351;辅?#21152;?#35821;。篮子就先放你这里。”年轻女人笑起来的时候格外婉约。放在一年半前。绝对是陈二狗心?#24656;?#36132;妻良母的选。她没有一点拖泥带水地告辞转身。回去己家。

    陈二狗关上门。把篮子放在客厅茶几上。曹蒹葭有喝茶的习惯。忙着注意煮茶火候。看到陈二狗对着一篮子石榴怔怔出神。足足呆将近半个钟头。坐在另一张紫檀椅上的曹蒹葭忍不住笑道:“怎么。怕下毒?#20426;?br />
    “我没吃过这玩意。”

    陈二狗笑道:“只是想让?#36824;?#20063;尝尝。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独乐乐众乐?#36136;?#20040;的。以前一有东西就习惯跟?#36824;?#20998;享。现在有点不习惯。说实话跟他睡了二十多年的炕。刚?#21019;?#22478;市那会儿。听不到?#36824;?#25171;雷一样的呼噜还真没办法?#35270;Α!?br />
    “上次去部?#21360;8还?#36319;我说要不是有?#21520;傘?#20182;非弄几辆坦克给你做婚车。?#36744;?#33977;葭忍俊不禁道。

    “这主意好。”陈二狗咧开嘴笑道。剥了一个石榴。一粒粒丢进嘴里。

    ?#26696;还?#20250;有大出息的。我相信。?#36744;?#33977;葭由衷感慨道。倒了一杯茶。捧着龙泉青瓷茶杯。茶气缭绕。

    ?#26696;还?#22914;果没办法出人头地。就是天理难容。他有多少斤两我最清楚。我这一年多总是在想。如果?#36824;?#25442;做我。他会怎么做。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赵鲲鹏会毫无悬念地惨死。魏端公会一眼相中他地才华。陈圆殊说不定会一见钟情。郭割虏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不说?#36824;?#30340;脑子。但就武力而言。手上带刀的陈庆之也未必是?#36824;?#30340;对手。”陈二狗缩在椅子上啃石榴。耸耸肩一脸嘲。“我现在只希望己别拖他的后腿。他跟?#19994;?#36947;?#26041;?#28982;不同。如果有一天真出事情。我就算必须再次抗包袱?#28508;?#36867;窜。也不会让他知道。?#19968;?#20102;他十几年。不能把他以后的大好锦绣前程都搭上。所以到时候只能委屈你陪着我亡命天?#25721;?#24403;然如果你选择抽身而退。我一点?#30142;?#20250;怪你。一点?#30142;?#20250;怨恨。这是我肺腑之言。不掺假。”

    “一个悲观主义者。必须?#32423;?#36827;行良好的积极我暗示。知不知道?#20426;辈?#33977;葭伸出一根手指点?#35828;?#38472;二狗额头。“我像不能吃苦的人吗?#20426;?br />
    “不像。”

    陈二狗凝视着曹蒹葭。道:“只?#36824;?#20320;不是一个应该被我这种刀口舔血亡命之徒?#20384;?#30340;女人。”

    “这话?#20063;?#29233;听。也不像你的风格。?#36744;?#33977;葭?#36130;?#22068;道。轻轻喝了一口茶。

    陈二狗突然哈哈大笑。不由分说跳下椅子。凑过?#28304;?#21827;了躲避不及的曹蒹葭脸?#25214;?#21475;。道:“那确实不是我的作风。媳妇你上了爷的贼船。大难临头你就是想逃也会被我扛着一起跑路。我就是一坨最牛叉烘烘的牛粪。要插就只插你这种漂亮到一塌糊?#30475;厦?#21040;昏天暗地地鲜花。一旦得手。我就打死不放手。”

    “那?#26885;?#20320;准备插几朵鲜花啊?#20426;辈?#33977;葭暗藏杀机道。

    “当然是多多益善。”陈二狗脱口而出道。

    “这么彪悍。怎么不去做?#20598;?#23528;村委会主任啊?#20426;辈?#33977;葭眯起眼睛道。

    “口误口误。应该是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陈二狗挠挠头笑道。

    “是饮完一瓢又一瓢。喝光弱水三千吧?#20426;辈?#33977;葭杀机愈盛。

    陈二狗无言以对。

    “别以为?#20063;?#30693;道你跟周惊蛰之间那点小九九。听王虎剩?#30340;?#20284;乎连李唯那小妮子动过心?#36857;?#21018;才送石榴来的女孩子水灵不水灵啊?电话号码有没有留一个啊?要不干脆我介绍几个北方美女给你?#20426;辈?#33977;葭笑得妩媚。

    “媳妇。冤枉啊。”陈二狗见机?#24187;睢?#36214;紧喊冤。“俺可是?#20598;?#23528;公认地一等一良民啊。张寡妇夸我有色胆没色心。瘸子村长也称我有村庄荣誉?#23567;?#26449;子里哪个小崽子不把我当做学习榜样。”

    “没搓衣板。明天我去?#35828;?#33041;?#24688;?#22810;买几块键盘吧。?#36744;?#33977;葭不温不火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23548;?#36820;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吉林快3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