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58章 火中取栗

    王解放没上过一天学捧过一本书,比陈二狗更没有文化,他的世界中充斥纯粹的野性血腥,是一抹凝重到化不开的黑色基调,胸中偶有不平之气,也不知道如何化解,2o多年下来,只觉着跟神仙人物一般的表哥杀人放火是顶大快人心的事情,除此之外,再就?#21069;?#33391;家妇女拐带上床,跟一头雄牲口大汗淋漓**完事后就提起裤裆走人,走南闯北,无牵无挂,不想要别人争得头破血流的荣华富贵,甚至懒得要个媳妇传宗接代,他只要小爷的娘们能生个娃喊他一声叔,就足够,他见过太多富商巨贾的一掷千金,早些年买卖坟里刨出来的宝贝,那些个人物都是直接从后备箱拎一大麻袋的现金跟他们进行交易,王解放?#21019;?#27809;有见过一个出身低微的穷苦人最终能熬出头,也许是他见识短圈子小,但真没看到一个有好下场,一个都没。

    直到遇上王虎剩大将军格外器重的陈二狗,一开始王解放应付着敷衍着,冷眼旁观,到这个不起眼的青年一刀捅进死人妖赵鲲鹏肚子,王解放开始?#25991;?#30456;看,等陈二狗一枪扎下把乔六大腿扎出一个窟窿,王解放当晚拉着小爷喝了两瓶白烧,到今天,一刀抹在郭割虏脖子上,王解放只觉着比在最精致的娘?#21069;?#23273;肚皮?#25103;?#28378;肆虐还要来得畅快,所以他才肯心甘情愿喊这个?#20154;?#36824;小几岁的男人“狗哥”。

    当最后看到咽气的夏河,王解放已经?#20013;?#24494;凉。

    “解放,你处理一下尸体,我跟庆之还要去一趟钟山高尔夫,一时半会也不一定回得来,委屈你一下。”

    陈二狗平静道,“你先跟我出去把后备箱里的几瓶酒和一条烟拿出来,我怕悍马上面弄下来的汽油不够。没法子彻底毁尸灭迹,所以前面路上多买了几瓶酒。如果不出意外,最晚清晨就能过来接你。如果到时候还没有消息,你就去找虎剩,带着曹蒹葭和陈象爻离开南京,越远越好。”

    王解放点点头,少说话多做事,这是小爷给他的大忠告。他一直铭记于心。

    一只手夹着四瓶白酒,另一只手拿着一桶油。胳膊底下夹着一条花大价钱买来的九五至尊南京,王解放露出个笑容,酒是好酒,烟也是好烟。这个年轻的狗哥为人处事嘴上从没有花言巧语,但做出来的事情都很将心比心,王解放甚至可以肯定陈二狗自己都没抽过一口至尊南京。他回到厂子里头,蹲在夏河尸体身旁,撕开烟?#26657;?#28857;燃一根,却不是自己抽,而是放到夏河嘴巴上。做他们这一行地。不怕棺材尸?#29301;?#20294;最敬重死人。往夏河身上浇上汽油,然后将四瓶白?#30772;?#30422;都用牙齿咬开。其中瓶浇在尸体身上,一瓶放在身边,啪,打火机凑近,熊熊燃烧,王解放拿起烟酒退了几步,也给自己点着一根烟,轻声道:“人在世间走一遭,不容易,但该走当走,早点?#30701;?#20063;不是坏事。?#19968;?#25226;你骨灰收起来,让小爷在你老家找个好风水,好歹落叶归根,所?#38405;?#20063;别恨狗哥,他也不容易,我跟他认识将近一年,他就没有一天是无所事事游手好?#26657;?#20320;没做成的事情,就让狗哥替你完成,你这个死法凄凉归凄凉,但总留了全尸,要是在别人手里遭了殃,指不定?#30701;?#37117;成问题。”

    王解放就这样神经兮兮陪着一个尸体燃烧着的?#19968;?#21792;叨,恐怕就算心智坚毅地曹蒹葭看到这一?#28784;不?#24515;惊肉跳。

    王解放抽一口烟,喝一口酒,惬意。

    陈二狗只是让他?#19979;?#25226;电脑里的东西删除,他就会?#37027;?#25226;整台电脑销毁,还替陈二狗顺手牵羊了几样?#33267;?#19981;大却颇值钱的古董,跟着王虎剩偷鸡摸狗那么多年,不眼拙,分得清真?#22367;?#21697;。陈二狗只是让他处理尸体,王解放就会知道把骨灰收好,让这位从河南走出来的枭雄叶落归根,这就是王解放,他懒得去做大事谋大业,但王虎剩或者陈二狗?#24895;?#20132;代的事情,总会做到极致。

    钟山高尔夫别墅。方婕泡了一壶茶,苦等消息,她刚得知郭割虏据说是单枪匹马去了陈二狗的住处,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关机,情急之下她打电话告诉王储胡?#23478;?#37027;一帮子元老人物,结果一个个敷衍了事,个个摆出一副兴致不高地姿态,不是劝她放一百个心就是称赞郭割虏如何骁勇彪悍,方婕喝了一口刚从自家老爷子那里拿来的碧螺春,眉头紧皱。

    门铃响起。

    吴妈欢天喜地地领着两个差点让方婕摔掉茶杯地男人。其中一个忙着陪吴妈寒暄唠嗑。另一个则沉默安静地尾随其后。这根本就是引狼入室。把虎狼引入也就罢了。还相谈甚欢。这才让人气恼。若非吴妈是从小把她抱大地自己人。方婕都有拍桌子开口痛骂?#29243;?#21160;。3o多年家族熏陶地修养立即体现出来。方婕稳了稳心神。不再迁怒吴妈。轻轻倒了两杯茶。八?#33268;?#36824;剩两?#33267;舭子?#20313;。?#21364;?#38472;二狗和陈庆之地落座。

    “方姨。在等郭割虏电话吧?”陈二狗坐下后。也不客气。一口喝光杯中价格不菲地碧螺春。

    被戳中痛处地方婕脸色微变。注视着这个被踩下后非但没有消沉反而?#20998;就?#30427;地年轻男人。忍不住回想起他住在钟山高尔夫地日子。那个时候虽然外忧纠缠。但起码魏家内?#21487;?#19988;能够拧成一股绳。没想到双方再次面对面坐下。竟然是杀机重重地境地。倔强到固执地方婕不想在面子?#19979;?#20102;下风。道:“浮生。无事不登三宝殿。有话就说。没必要藏着掖着。”

    “方姨不仅做事?#32431;臁?#35828;话也干脆。”

    陈二狗也不知道是赞扬还是挖苦。起码脸色真诚。把陈庆之那杯茶也喝光。舒坦地靠着椅子缓缓道:“郭割虏死了。”

    方婕?#35835;?#19968;下。

    陈二狗继续道:“两个钟头后,夏河也死了。”

    方婕手中?#27735;?#38738;瓷茶杯坠地,一地粉碎。茶水四溅。

    “方姨,我没跟你开玩笑。你最不想死的心腹,和你最想他被人千刀万剐地渣滓都死在我手里,你有什么感想?”

    从上海一直伛偻弓着身子到南京、在魏家一直谨慎尽心做事虚心做人地狗腿子陈二狗那一刻,身子脊?#22909;?#28982;挺直,直直盯住脸色剧变的方家大小姐。陈二狗这个被生活死死?#25346;?#20303;恨不得压垮肩膀地男人终于表现出爷们的?#24187;媯?#21363;使面对有资格跟?#27735;?#20844;平起平坐地女人。也不落半点下风,那柄粗犷地阿拉斯加捕鲸叉横放在他膝盖上,拿起一盏茶杯,倒了满满一杯茶。递给脸色阴晴不定的方?#36857;?#27785;声道:“方姨,?#20197;?#35753;郭割虏帮我敬你一杯酒,不过他没机会带到,我在这里敬你一杯茶,算是将功补过。你做的事情,对不起我,但没有对不起魏爷。这个仇我放在心里。不至于让我跟你较劲,但你要郭割虏逼我离开南京。我就只能做对不住魏爷地事情,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杀夏河,为?#26131;?#24049;,也算给方姨一个补偿一个交代,如果方姨仍然觉得不舒坦,大可以继续逼我,往死里逼,到时候我再做出什么气急败坏的事情,恐怕谁都预料不到。”

    “恐吓?”方婕冷笑道。

    ?#22659;?#32769;人站在楼梯口,不冷不热望着坐着的陈二狗和站着的陈庆之。

    “姜大叔曾经?#30340;?#20140;有个叫?#22659;?#21151;德的老人家,一辈子不曾杀人,但号?#24179;?#27993;伤人第一,就是?#22659;?#29239;爷吧?”陈二狗抬头望向?#22659;?#32769;人,眼睛里少了针对方婕的锋芒锐气,重新?#25351;?#24179;时地内敛姿态,他跟这位整天喂鱼养狗的老人也只是?#24717;?#20043;交,但姜子房敬重地角色,陈二狗有那个自知之明,不会目中无人,哪怕自己身后也站着一?#22351;?#25361;胜过郭割虏的白马探花,也不肯轻易踩地?#20303;?br />
    “不敢当。”沉默寡言的?#22659;?#32769;人轻声道,声音沙哑,却异常浑厚。

    “我来不是要跟方姨讨公道,相反,我只是来跟方姨讨个承诺。否则,我也不会只带一个陈庆之。”陈二狗眯起眼睛笑道,重新微弓着身子喝茶,其实这话说的言不由衷了,他身边也就三条可以?#22815;?#22320;枪,最猛的是陈庆之,接下来就是王解放,这?#19968;?#24537;着收?#23433;?#23616;,剩下的王虎剩貌似只是个狗头军师,负责殿后,陈二狗就是想跟方姨讨公道,也抽不出人手,一个不知深浅的?#22659;?#21151;德,足够让陈二狗心生忌惮。

    “承诺?”方婕?#24213;?#26494;口气,她不是陈二狗这种光脚不穿鞋的角色,不管郭割虏死没死,她都有一个大烂摊子要收拾,陈二狗真要玉石俱焚,?#22659;?#21151;德也不是无敌的存在,没法子既拿下两个姓陈的男人?#30452;?#22905;毫无损。所以一听陈二狗话里头有转机,她也不再僵持。

    “你把石青峰在内的8家场子交给我管理,五年,给我五年时间,五年后我全部奉还。”陈二狗身体微微前倾,只要幅度适中,掌握足够?#29243;?#30721;,谈判学上说这能给对手产生一?#26234;幣颇?#21270;地被动妥协,陈二狗也不管是否有用,先拿来用一用再说。

    “你想让我给你做跳板?”方婕冷笑道。

    ?#20843;?#36194;,比你死我亡或者两败俱伤总来得实惠。”

    陈二狗摇头道,死死盯住方?#36857;?#19981;给她一?#30475;?#27668;的机会,“死一个郭割虏,总得顶上一个,否则魏家肯定乱套,今天地情形跟郭割虏?#27833;?#20113;南的时候又大不一样,我不说,方姨你自己也清楚。再者,最重要地是方姨你?#20154;?#37117;明白,我欠魏爷一份大恩情,我对付谁都不会?#38405;?#19979;狠心下死手,我到今天为止,都恭恭敬敬喊你一声方姨,我希望今天走出别墅后,还能如此。”

    “现在说这个,早?#35828;恪!?br />
    也许是?#22659;?#32769;人的出现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也许是陈二狗的“示弱?#27604;?#22905;内心极大满足,方婕端起那杯陈二狗给她倒的茶,喝了一口后不温不火道:“郭割虏一死,杀?#21069;?#25351;得让你扛,加上乔六和刚刚坐上位置没几天的夏河,等于是扇了一个耳光后再扇两个,前仇叠新恨,钱子项还不红了眼要把你碎尸万段,浮生,你不是杀几个人那么简单,而是断了钱老爷子的财源,断了钱老财迷的命根子,被你一闹腾,钱子项每天都等于大亏钱,你觉得今天走出魏家别墅你还能活多久?”

    “这个不需要方姨操

    陈二狗笑道,因为给方婕倒茶是十?#33268;?#25152;以不习惯的方婕拿起茶杯的时候洒了一些,陈二狗抽出一张?#27975;?#36731;轻擦拭,也许陈二狗自己都没有察觉什么,方婕却是心一颤,眼神一柔,悄不可闻地叹息一声,不知情的陈二狗深呼吸一口,准备起身,“钱老爷子我来伺候,要是我过不去这关,今天这番话就当我没说。”

    暗藏杀机而来,轻描淡写而去。方婕望着不知轻重的吴妈拉着那个年轻男人的手走向大门,大?#34383;?#20986;他是要去赴一场九死一生的鸿门宴。

    这男人,难道不知道自己在火中取栗?

    一不小心是会玩火**的啊。

    ?#22659;?#32769;人推开玻璃门出去喂鱼,方婕放下茶杯,靠着椅子,闭上眼睛,轻揉太阳**。

    是大风起,还是大风落?

    手上还有月票尤其是保底月票的好?#28023;?#36807;些日子等俺振臂一呼的时候,希望众大侠能够一起风骚一把。到时候俺打算喊出起点最拉风的求票宣言,当然,更新不会拖后腿,今天4号,加在一起已经4万+的更新,所以请大家时刻留意vip章节,风骚狗刨狗刨,你们威武威武!!!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吉林快3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