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38章 一個瘋子和一只飛不過滄海的蝴蝶

    陳二狗沒事情的時候就看書,看累了就帶著黑豺逛鐘山高爾夫,晚上沒法子逛了,就拿出從廚房順手牽羊來的白蘿卜雕刻,手里那把小刀是花了幾塊錢買來的廉價貨,陳二狗從小就喜歡玩獵刀和弓箭,因為他一出生身子就落下病根,不能像陳富貴那樣靠著一雙手就能在十幾歲把張家寨虎背熊腰的大老爺們揍成豬頭,所以他很喜歡借助外物,打架喜歡拎磚頭,狩獵喜歡扎枪,平時無聊就拿小刀刻些東西,可以說他是一個身上沒有點東西就沒有安全感的家伙,也只有他這種人能隨身帶著幾袋子石灰、手臂上捆綁匕來對付趙鯤鵬,學生時代在粉筆上雕刻出來的大多是那個差不多忘記容顏臉孔的女孩,到了上海起初是高不可攀的曹家女人,如今幾乎都是沐小夭了,十幾年的苦功夫,讓他這雙手雕刻出來的東西惟妙惟肖,只不過一雕完,無一例外都會立即毀掉,陳二狗一直認為這只是很旁門左道的雕蟲小技,是很下九流的勾當,這也不能怪他,張家寨就是一個粗獷的地方,容不得精致的物件,偶爾來了個張三千娘那么水靈的女人,結果還是投了河,哪怕是陳二狗他娘,也讓生活硬生生蹉跎成了一個看上去比城里女人蒼老一二十歲的傴僂消瘦婦人。

    直到最近幾天,陳二狗才學會上網查詢資料,然后就欲罷不能,如饑似渴地在浩瀚信息海洋中搜羅著自己想要的東西,書中自有黄金屋和顏如玉,等上了網,陳二狗才知道這黄金和美人也實在太泛濫了點,得挑花了眼后才能找到自己想要的,除了網上閱讀,他最大的樂趣就是輸入陳富貴或者王虎剩的名字,然后一個一個打開查詢結果,五花八門,不管如何。有了網絡,陳二狗才可以免費閱讀《二十四史》,才能夠了解當下最熱門的時訊,只不過他沒有碰游戲和qq或者msn這幾塊,對他來說,感覺花大把時間在聊天或者游戲上過于奢侈了一點。

    時間過得很快。他到鐘山高爾夫都有差不多三周時間,期間除了方婕讓他開車去過兩趟位于南京化學工業園區的公司總部,再就是送魏夏草去了趟上海浦東国際機場,剩下的時間都交給陳二狗自己支配,這讓陳二狗得以從新開始拾起大學考證的进程。

    王虎剩和王解放在石青峰私人會所吃香的喝辣地,幾次去石青峰都容光煥,尤其是王解放,這頭牲口剛把會所隔壁一家會某位館徐娘半老的副經理給拿下了,據說現在石青峰成員去那里推拿健身都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地享受打折待遇。陳二狗了解過那家半私人性質的會館,雖然不如石青峰名頭大,但在南京也小有名氣。其中spa和瑜伽部分格外吸引有錢沒处撒的富家太太,陳二狗還真怕王解放**一桿枪把她們都給一口氣端了。

    一天,陳二狗接到陌生號碼,竟然是真正稱得上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大美人周驚蟄,身在蘇州的她急匆匆告訴陳二狗魏冬蟲就要到南京火車站,她現在有急事抽不開身,告訴完陳二狗班次就匆匆掛掉電話,陳二狗立即就拿上奧迪地車鑰匙下樓,現在喬八指被郭割虜剁死的風波還沒有過。他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把事情辦砸,所以坐进車后不忘給王虎剩打了個電話,讓王解放也抓紧趕過去。

    所幸到了火車站,在出口等了十幾分鐘后等到了安然無恙的魏冬草,三個月不到,小妮子仿佛沒了起初那骨子大富家千金的戾氣和專屬于魏端公女兒的靈氣,見到了陳二狗,也沒有神情波动,只是二話不說跟著他坐进再熟悉不過的奧迪a6。對于一身西裝的陳二狗,也懶得多瞧,那雙本來原本藏有狡黠和阴險的眸子黯淡無光,陳二狗有點心疼,這孩子以前雖然無理取鬧到尖酸刻薄的地步,但那樣地魏冬蟲也要比現在心如死灰的少女來得順眼,陳二狗也不好問這段時間生了什么,只是輕聲問了去哪里。

    “你住进鐘山高爾夫了?”魏冬蟲不輕不重問了一句。

    陳二狗點點頭。

    “那就是真打算做一輩子魏家的狗奴才了。”魏冬蟲輕聲道,這一次卻沒有往日地嘲諷。也許是沒心神氣去鄙夷了。整個人窩在后排角落,有氣沒力道:“那就去鐘山高爾夫好了。這位司機。”

    開了幾分鐘,魏冬蟲突然道:“去山水華門。”

    陳二狗點點頭,這孩子肯定是受了不小的打擊,魏端公的孩子心高氣傲才怪,但沒了父親的庇護,獨自去北京那么大一個城市,不吃點苦受點委屈也不可能,這么一折騰,落差立即就出來了,陳二狗再看魏冬蟲就沒了最初的心疼,溫室里的花朵搬出去曬一曬淋一淋終究是好事,他可憐她,誰來憐憫他?

    “可我鑰匙丟了。进不去。”魏冬蟲呢喃茫然道。

    “我幫你解決。”陳二狗一咬牙道。神色依舊平靜。她要他給她摘星星摘月亮辦不到。但做小事情。還真難不倒陳二狗。

    蜷缩在角落地魏冬蟲望了望跟幾個月前似乎不太一樣地男人。重新低下頭。

    開上了將軍大道。陳二狗突然阴沉沉道:“冬蟲。能不能爬到前面來。最好把安全帶系上。有點麻煩。”

    魏冬蟲抬起頭。一臉猛然地愕然。那張跟陳二狗一般同樣風吹日曬后微黑了點地臉孔充滿不解。

    陳二狗沒說原因。轉頭露出張微笑地臉。

    然后魏冬蟲就真姿勢不算好看地爬到了前排副駕駛席上,系好安全帶,這也許就是她跟魏夏草的最大不同。

    魏冬蟲一坐好,陳二狗瞇起眼睛瞥了眼后視鏡中兩輛車,一輛6地巡洋艦,一輛雷克薩斯es35o,前一輛從鐘山高爾夫門口盯梢到南京火車站然后消失一段時間,进了將軍大道才出現,另一輛則從南京火車站一直跟到這里,雖然上一次去上海浦東国際機場也有車輛跟蹤。但都沒有這一次明目張膽,是終于忍不住要露出獠牙撕咬獵物了嗎?陳二狗手指摸索著方向盤,轉頭看了眼也瞧出不對勁的魏冬蟲,輕聲道:“別怕,天塌下來,我先替你頂著。”

    猛地一個提。奧迪a6風驰電掣沖出去,一下子把原先2來米的間距拉開到1oo多米。

    魏冬蟲小臉白,眼睛卻有了一絲光彩。

    后面的兩輛車軌跡泛著一股蠻橫的狠意,竟然有種同歸于盡的意思,直道上拼的就是車子性能,沒有太多技巧可言,姜子房那樣地高手開一輛破桑塔納在將軍大道上也只有被開蘭博基尼的三流車手羞辱,所幸這輛奧迪a性能不俗,加上有隱性改裝。幾次油門踩下去,哪怕幾次被迫加到了22o碼感覺還有很強大地提升空間,這才使得奧迪能夠幾次被追尾的險況中漂亮逃脱。

    奧迪a6和6地巡洋艦以及雷克薩斯就像三尾游魚。在將軍大道上快游曳。

    陳二狗沒有进山水華門把自己給畫地為牢了,而是帶著后面兩輛不撞飛奧迪誓不罷休的惡徒帶向更為偏遠僻靜的路段,幾個彎道漂亮的甩尾下來陳二狗把雷克薩斯甩開了四十多米,而稍加笨重的6地巡洋艦看上去已經對他地車不構成威脅,但陳二狗知道這條路跑下去遲早會有被攆上地時候,對方既然是有備而來,不把他弄出個人仰馬翻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他最怕地是僥幸沖出這兩輛車的包圍沖擊后,在前方地某個路口某輛守株待兔的敵人會伺機而动。這是大山里狩獵時他和富貴經常用的土法子,先由幾頭鷹隼現獵物后開始攆,然后他帶著黑豺追著跑,再換富貴和白熊接力棒一樣繼續追,等那頭畜生精疲力竭了,很容易就被致命一擊,陳二狗也怕會被未知的對手這么活活玩死。

    在上海箭館,他尚且能抓住一絲機會試圖從趙鯤鵬手中扭轉主动,可見陳二狗根本就不是一個甘于束手待斃的二桿子熊貨。

    “坐好。要是怕就閉上眼睛。”陳二狗柔聲道,在紧要關頭他竟然還能騰出手摸了摸魏冬蟲腦袋。

    她沒閉上眼睛,反而張得更大加,一口氣飆到24o碼。

    后面地雷克薩斯也被一路逗得火冒三丈,見有追丟的可能,也瘋了似的把油門踩到底咬著牙憋著一口怒氣沖殺上來,陳二狗飆到24o碼故作了一次姿態后立即就放緩到23o,很快就22o,繼而21o。因為是一個漸次下降地過程。甚至連身在車中的魏冬蟲都察覺不到,雷克薩斯es35o爬到最高馬力后終于一步一步接近目標。興奮之下哪里注意到這個可以忽略不計的小細節。

    就在追上奧迪a6半個車身就想要橫撞過去的一剎那,奧迪突然一個毫無征兆地急剎車,讓最高行駛的雷克薩斯遠遠沖出去,而奧迪并沒有就此停滯,而是再次極限加,猛追上去,兩輛車霎時間就轉變了角色,一直被追擊的奧迪a6反過來成了狩獵者,而陳二狗也沒有浪費機會,也沒有心疼奧迪a6,硬生生以一種近乎霸道的姿態咬了一口那輛雷克薩斯的車尾,讓那輛e35o一下子甩出車道,撞上護欄,而借著這股扭曲沖勁,陳二狗猛打方向盤,一個漂亮到幾乎可以用華麗來形容的36o度漂移就此產生,轮胎和地面產生地摩擦聲,动機的轟鳴聲,淹沒了陳二狗狂野的喘息聲,以及魏冬蟲那種死里逃生后呆滯目眩的尖叫聲。

    6地巡洋艦姍姍來遲,大致看到了這一幕,估計車內的人嚇得不輕,見過不要命的,怎么也沒見過這么狠的。

    36o度車体轉身后,奧迪a6便跟6地巡洋艦頭對頭,中間只間隔了8o米的樣子,然后陳二狗便再度近乎粗野地極限加,按照奧迪a6的官方說辭是百公里加需要96秒,但陳二狗知道他這輛动過手腳地奧迪撑死了需要8秒左右,然后這輛車就筆直沖向那輛6地巡洋艦,簡直就是魚死網破的架勢。

    起初6地巡洋艦還仗著車輛優勢一副你敢撞我我就敢撞你的姿態,可到了間隔3o米的時候立即就變味了,畢竟這游戲沒有存檔重新來過的機會。死了就是死了,殘疾了就是殘疾了,最后十米的時候,6地巡洋艦的駕駛者幾乎已經能夠看到那張平靜地白凈臉龐,他終于撑不過那種跟死神跳舞的煎熬,一個急轉向。斜沖向欄桿,兩輛車擦肩而過,對雙方來說都可以算是鬼門關走了一遭。

    那輛被奧迪咬住車尾率先遭殃地雷克薩斯走出一個踉蹌地平頭紋身男人,看樣子傷得不算太重,看到這一幕,剛點燃叼在嘴上的一根煙掉在地上,本來就滿眼冒火地眼睛充滿血絲,一拳砸在車窗上,吼道:“他妈地**你喬六少祖宗十八代!讓我來跟這種神經病玩命。回頭我把喬八指的墳都給刨了!”

    “瘋子,瘋子……”

    6地巡洋艦內的某個男人徹底崩潰了,一身血跡。淚流滿臉,重復嘮叨著一個詞語。

    陳二狗當然沒瘋,他越身臨險境,就越清醒,只不過他是個不習慣把后背留給畜生的山里人,來到大城市后,碰上了哪怕趙家公子那樣看似不可逾越的對手,也要掙扎一番,何況他如今不再一貧如洗。他不僅占有了一個城里漂亮女孩的心身,還得到了諸葛老神仙和陳家大小姐的青睞,做成了魏家的司機,未來石青峰私人會所的主人,所以他越來越像個城里人,越來越精明,也越來越知道投機和冒險。

    是個爺們,就不應該拒絕人生賭桌上地每一次賭博。

    找了個人煙稀少的地方把車停下,陳二狗檢查了下奧迪a6。現沒大問題,就是車頭撞壞了一塊,修一修不是大問題,方婕真要怪罪下來他就打定主意到時候自己掏腰包,賠上全部家當不夠就先用張兮兮那瘋女人卡里的錢,他就不信這錢未來賺不會來。

    魏冬蟲小心肝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她覺得吧這輩子就算再見著了李夸父那樣決意一輩子非他不嫁地男人,也不可能跳得這么夸張。

    一路下來她始終沒有閉眼,陳二狗說了什么做了什么她都牢牢記在小腦袋里。她很奇怪一個心甘情愿給他們家養狗的小保安為什么能把車飆到這個境界。她老爹也喜歡開著破吉利飆車,郭割虜那根木頭也被她逼著彪了幾次。所以魏冬蟲不是外行,她懂得陳二狗那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的动作意味著什么,但她不懂的是這個男人怎么敢在最后關頭玩那一手,正常一點的人都應該跑快點撒開腳丫跑啊跑,怎么可能還要回頭直接迎頭沖上去。

    瘋子?神經病?

    魏冬蟲搖了搖頭,這家伙叼著煙檢查車子的時候還挺帥,跟馬路上見著了漂亮年輕mm就叼著煙上前拍一下**的無良老爹一樣,帥到掉渣,當然,現在二狗跟老爹差了沒十萬八千里,也有五萬里,但魏冬蟲好歹把他劃到了帥這個行列。

    連續深呼吸十幾次,魏冬蟲蹦蹦跳跳下了車,見他蹲在地上瞧那撞壞了的車燈,她也陪著蹲下去,拖著腮幫看他側臉,不知不覺就把他跟北京那個男人做了比較,撅起嘴巴道:“唉,怎么看都沒他帥,狗奴才,你怎么不爭氣一點,長得比他帥一點也好給我出口惡氣啊。”

    陳二狗斜叼著煙,正心疼車燈錢,聽到這話,哭笑不得道:“大小姐,長得不帥又不是我的錯。”

    “對哦。”

    魏冬蟲恍然道,可隨即又撇了撇嘴,“可長得沒他帥就是你地錯了。”

    “怎么,那個李夸父長得很拉風,到哪里都能一眼被女人們瞅出來?”陳二狗微笑道,知道這妮子既然能開起玩笑,心結也就解開了大半,他倒是不介意自己被她拿來跟李夸父比較,畢竟人家那是在魏公公和陳圓殊眼中都很重份量的家伙,牛人中的牛人,比輸了不丟臉。

    “那是,那家伙是除了我老爹之外最帥的男人了,怎么,吃醋了?”魏冬蟲嘿嘿笑道,也虧得她能笑得出來,經歷這么一場大風波,尋常女孩子早就梨花帶雨擺出楚楚动人那副模樣了,不愧是魏端公的種。

    “我只吃飯吃菜,大蒜也啃,就是不吃醋。”陳二狗起身,背靠著車頭,吞云吐霧。

    “二狗,想不想讓我給你講講我這幾個月離家出走的故事?”魏冬蟲坐在車蓋上,歪著腦袋問陳二狗。

    “不想聽,一個千金小姐跟一個闊綽大少之間的風花雪月,我可沒心情聽,我還得忙著提心吊膽怎么跟你大姨說這事情,說不定還得心疼這修車的錢,等我啥時候有錢去喝咖啡吃西餐打高爾夫了,再來聽你的故事。”陳二狗笑道。

    “你再膈應我信不信我打你。”魏冬蟲張牙舞爪道。

    “信。”陳二狗給了個讓魏冬蟲沒半點揮余地地無趣答案。

    “二狗,我能抽煙嗎?”

    魏冬蟲小聲問道,看到他轉過頭望向自己,怎么看都不像1歲女孩的她低下頭,道:“在北京,我煙都買了,可都沒抽一

    “行,不過只能抽一口。不介意就抽我這一根,我這人每天勤刷牙,保證沒口臭。”陳二狗把手里的煙遞給魏冬蟲,他沒多想,只是覺得做了一件這個孩子人生中的第一件事情,值得,不管以后她還會不會抽煙,但起碼有可能再看到某個男人抽煙的時候,不經意間就會想起他這么一號人物。

    魏冬蟲吸了一小口,嗆得不行。

    陳二狗笑容燦爛,卻沒幸災樂禍的意思。

    “其實三個月沒生什么,我就是一直在好大好大的北京找一個好牛叉好牛叉的陌生男人,最后找到了,我說,喂,李夸父,我是魏端公的女兒魏冬蟲。二狗,你知道嗎,然后那個身邊站著個漂亮到比我妈年輕時候還漂亮女人地男人就說了兩句話。”

    魏冬蟲真只老老實實抽了一口,不過沒把煙還給陳二狗,而只是看著它一點一點燃燒,用一個聽不出哀傷地語氣再講述一個對14歲女孩子來說再哀傷不過的簡單故事,“然后,他說了第一句話,魏端公?不認識。第二句話是,哦,記起來了,南京地那個太監,抱歉,太監也有女兒嗎?”

    魏冬蟲沒有哭,反而微笑得有點凄美,像陳二狗灰白色簡陋生命中見到的第二只飛不過滄海的蝴蝶。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吉林快3玩法介绍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图 亚洲市场股票指数 快乐12遗漏任5遗 时时彩app手机版下载 星悦浙江麻将官网下载安装 2018年香港赛马 股票融资软件·杨方配资平台 东方汇赢配资 今晚7位数开奖结果 美林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