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玩法介绍|吉林快3开奖结果视频|

第三十九章

  “鄔都統回來了!”曹頫指著桌上的信說,“今兒下午才到;一到就派人送信來,約咱們去便飯。盛情可感,到不可不擾他。”

  曹震靈機一动,“是,是!”他連連答應;然后又說:“鄔都統一回來,修草房的事情就好辦了。這場雪不是一兩天晴得了的,想度地形,也不能馬馬虎虎,草率從事。不如先問問鄔都統的意思,年前上個折子,也算初步有了交代。四叔你瞧,這么辦行不行?”

  “跟鄔都統商量了再說。”

  “原要跟他商量。”曹震問到:“穿什么衣服去?”

  “信上說了,‘乞輕裘相過’,穿便服好了。”曹頫又問:“約的是咱們爺兒三,讓雪芹也去吧。”

  “不必了!咱們不是還得談正事嗎?行宫里有些事,也不宜讓雪芹知道。”

  “說的是!說的是!”曹頫不住點頭。

  曹雪芹在對面屋子里聽得很清楚,心感曹震關顧,把他留下來跟杏香相聚。正這樣想著,聽得門外足步聲,掀簾一望,正是曹震。

  “你在家吃飯——”

  “我已經聽到了。”曹雪芹搶著說。

  “那句不必我再說一遍。你最好別喝酒,晚上要寫東西。”

  “寫什么?”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曹震放低了聲音說,“回頭等我想法子,讓你能跟杏香在一起。”說完,曹震就走了。曹雪芹守著曹震的告誡,跟杏香在一起吃了晚飯,滴酒不曾入口。吃晚飯喝茶,杏香提到她的心事,也是此行的目的。

  “震二爺似乎對翠寶姐還存著意見,你看這件事怎么辦?”

  “不會吧?”曹雪芹說:“震二哥不是那種人,你是從哪里看出來的呢?”

  “只說一件事好了,我請他回京路過通州,無論如何住一晚,這本來是用不著別人提,自己就該這么辦的。哪知道人家提了,他還是不肯。”杏香又不勝憂慮,“不但存著意見,而且意見深著呢!”

  如果真有其事,卻為可優;但從另一方面去看,卻又不想準備決裂的樣子,否則,他對杏香的態度就不同了。

  “你別瞎疑心。他既然能許咱們在一起,又何至于會對翠寶姐有異心。”曹雪芹含蓄的說:“你到仔細去想一想其中的道理。”

  想想果然,他們姑嫂跟他們兄弟是兩對,如果曹震打算割斷跟翠寶的關系,當然也就要設法阻止他跟曹雪芹在一起,免得潛絲扳藤,發生糾葛。這樣轉著念頭,心就寬了些。

  “震二哥年下游要紧事得趕回京里去辦;他如果抽得出功夫,一定會在通州住一晚,你回去勸勸翠寶姐,別擔心,既或有點兒誤會,有咱們倆在,慢慢兒不也就替她化解了嗎?”

  “嗯!”杏香深深點頭。

  “我得到前面去,我四叔回來了,如果不見我的影子,不大合適。”曹雪芹紧接著又說:“我回頭還來。震二爺說了,他會想法子讓我跟你在一起。”

  曹震回來很高興,鄔都統那里談得很順利;他不但贊成曹震的意見;而且有現成的圖可用。這樣,在明天下午就可以动身回京了。

  “奏折稿子,我讓雪芹來擬;意思我會告訴他。”曹震又說:“我還有好幾封信,要讓雪芹寫,得弄到很晚才能回來;怕吵醒了四叔,干脆讓他睡在我那里好了。”

  “也好,”曹頫問說:“奏折稿子弄好了,明天上午我自己抄,盡來得及;圖怎么樣?”

  “我回京找人畫了,附在密折里面一起遞好了。”

  “好!就這么說吧!”

  于是,曹震帶著曹雪芹退了出來,命魏升在他所在的屋子里守著;收拾筆硯雙雙來到杏香哪里。

  杏香燈下獨坐,困倦無聊,一看桐生點著燈籠,抱著筆硯,引領他們兄弟,雙雙而至,頓覺精神一振,開了門,高高興興的將他們迎入屋內,挑燈撥火,立即滿室如春了。

  “我讓雪芹寫點東西,寫完了喝酒,然后,我就把他交給你了。”曹震笑著問杏香:“你可怎么謝謝我這個媒人?”

  杏香本想答說:我不也給你做了媒人嗎?轉年覺得先別牽扯到翠寶的好;當下羞澀的笑道:“請震二爺自己說好了。”

  “好。由你這句話就行了。反正你欠我一個情就是。”

  這時桐生已將筆硯在靠窗的方桌上陳設妥當,曹雪芹便說:“震二哥,有什么話交待桐生;如果沒有,就讓他回去睡吧!”

  “怎么沒有?”曹震吩咐:“你到柜房里去問一問,他們廚房里還有什么吃的?不拘點心,還是菜,只要能下酒的就行。”

  “有吃的,”桐生答說:“承德縣送了四老爺一個火鍋,四樣點心,何大叔叫留著,就存在柜房里。”

  “點心是什么?”

  “包子,肘絲卷,油糕,還有一樣記不得了。”

  “把包子、油糕,連火鍋一起端了來。”曹震說道:“你明天跟老何說,我跟芹二爺趕夜工吃掉了。”

  “是。”桐生問說:“要不要跟柜房要酒。”

  “酒有。”杏香接口。

  曹震不作聲,桐生看看別無話說,便即走了。于是曹震招呼曹雪芹坐下,等他伸毫鋪紙,準備好了。方始問道:“你以前替四叔代筆寫過密折沒有?”

  曹雪芹愕然,“從回京以后,四叔有什么時候代要跟皇上寫密折?”他這樣反問。

  問的有理!曹頫以廢員回旗,連個請人代奏的身份都不具備,更哪里來的上密折的資格?曹震回想當年在金陵繁華全盛之時,自不免萬千感慨,但畢竟喜多于悲,眼里的兩滴淚水,含而未墜,嘴角上的笑意,卻欲隱還顯。

  “如今可又到了咱們家給皇上寫密折的年頭兒了,三十年風水轮流轉,雪芹!”他拍著曹雪芹的手背說:“你得好好兒干!”

  接著,曹震便指點寫密折的格式,最要紧的一點是必須時時刻刻記著,上折的是什么人,不可露出一點代筆的語氣。敘事要條理分明,切忌浮詞堆砌。措辭不必講求典雅,以恭順為主,敦摯為上。

  曹雪芹心想,這又何煩檢點?不過口中還是唯唯應著。接著,便以曹震的意思,用曹頫的語氣,寫了個修葺草房初步計劃,附上簡圖的密折,寫完擱筆,將稿子遞了過來,推向曹震面前。

  “寫得不錯。”曹震對最后一段:“特命奴才胞侄曹震,冒雪星夜帶折进京,囑其務在年內趕到,上達御前,稍釋圣懷。”更為滿意,“對了!”他指著稿子,“照這么寫法,你就算得了竅門兒了。”

  聽得曹震夸贊曹雪芹,一旁的杏香聽了也高興;笑吟吟的提高了聲音說:“上炕來做吧!”

  于是兄弟倆在炕上隔著炕幾對坐;炕幾兩頭,一頭擺燭臺,一頭是杏香打橫,照料杯盤。喝的是翠寶特為帶給曹震得药酒,色如琥珀,微帶苦味,但極香極醇;加以曹震的心情,豁然開朗,所以一連干了三杯,顯得興致極豪。

  “這酒很好吧!”杏香問說。

  “美得很!”曹震深深點頭。

  曹雪芹靈機一动,接口便念了兩句詩經:“‘非汝之為美,美人之貽’。”

  這一下便自然而然的接到翠寶身上了;曹震舉杯沉吟,是在盤算行程及年下有多少急事要辦,而杏香卻有些等不及了。

  “震二爺,明天就回去,辰光總富余了吧?”

  “嗯!”曹震點點頭,卻并未表示準備在通州留宿。

  杏香還待再說,讓曹雪芹的眼色攔住了,接著,他又把話扯了開去。

  “在鄔都統那兒談了些什么?”

  “談他這回出巡。”曹震問道:“你知道他這回出巡是去干什么?”

  “出巡,無非看看圍場;考察考察部下勤惰。還能干什么?”

  “非也!他是找地方要蓋寺廟;而且還不止蓋一座。”

  “那當然是先朝的意思;如今的皇上剛剛登基,不會干此不急之務吧?”

  “非也!”曹震說道:“是圣母的意思。”

  曹雪芹愣了一下,方始明白,“圣母”是指當今皇帝的生母;杏香卻莫名其妙,悄悄問到:“震二爺說的是誰?”

  “你不知道的一個人。”曹雪芹在這些地方很識輕重,用告誡的語氣說:“你以后在這里,或許會聽到許多奇奇怪怪的話,聽了放在肚子里,別跟人說,也別問。”

  杏香深深吸了一口氣,“我的老天爺!”她說,“這可不悶殺人了!”

  “對了!”曹震說道:“你要原意來,就得守這個規矩,是個很重要的規矩。不過,以你的聰明,要不了一個月,你就全都明白了。最要紧的是自己明白,別跟人去多說。”

  杏香不作聲,偏著頭想了半天,搖搖頭說:“好吧!等我都弄明白了再做道理。”

  “我倒想起來了。”曹震放下酒杯說:“你明天什么時候走?”

  “我跟震二爺一起走。”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吉林快3玩法介绍
赛车信誉群 西甲直播360高清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凤凰 翻翻配资 南方双彩网3d走势图 飞艇5分钟开奖直播 九五配资 河北省快三综合走势图 澳洲幸运10公众号